我讨厌春天

走在拥挤的大街上,我突然觉得浑身燥热。抬头看天,阳光并不刺眼,可身体却觉得被炙烤着一样。我环视四周,女孩们大多穿起了大衣和风衣,而我身上包裹着的依然是沉重沉闷的黑色长款羽绒服。我终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春天又来了。

我讨厌春天。

我并非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在去年之前,春夏秋冬对我来说不过是服装上的差异,从未对它们怀有任何的感情和情绪。可现在的我,明确的,讨厌着春天。

去年的这个时候,雪花意外降落,又悄然消失于午后,我并未意识到我的世界即将坍塌。那天也是一个晴日,天气暖洋洋,让人心里容易生出悸动。我刚刚结束了八个小时的夜班和八个小时的白班,已经困到无力支撑眼皮的地步。我晃悠着走出医院大门,脑子里只有“赶快回家睡觉”这六个字。于是在下台阶的时候,一个踉跄,扑到了前面的胸口上。我抬起头,看正上方那张充满诧异的脸,是无比普通的脸,瘦且方,气色很差,像是被蒙上了乌云。困意依旧,我动作迟缓地脱离开这个陌生的怀抱。“你没事吧?”声音从我的头顶传来。我摇摇头,意思是没事。困意犹如洪水猛兽,我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我向右侧闪开,然后继续往前走,脑子里依旧只有“赶快回家睡觉”六个字不停回转。

上了公交,我径直走到最后一排的角落坐下,扣上呢子大衣的帽子,我就将自己封闭在了属于我的世界里,终于可以闭上眼睛安心睡一会了。几乎是瞬间,我就进入了睡眠。

睡眠很浅,我在车辆的摇摆中醒来。车上一个乘客都没有,但我身边却有温暖的气息传来。我扭过头去看,是一张瘦且方的脸,脸上的眼睛闭着,头是歪向另一边的,他似乎睡的很香。我觉得这张脸很眼熟,但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于是我盯着这张脸,仔细地回忆。我感觉关于这张脸的记忆是近期的,是和温暖的天气相关联的,是与某种急切的渴求相关联的。我翻遍记忆的抽屉,却找不到对应的画面。

突然间,眼前的脸活动起来,眼睛缓缓睁开,五官也像苏醒了一样发生着微妙的变化。我将眼神移开,望向窗外,柳树枝头若有若无的笼罩着嫩绿色光芒,我觉得心跳在一点点加速,有什么在左心房强烈的震颤。“你真好看,就像春天一样。”左耳边传来声音。这本来应该是让我诧异的话,但此刻的我却并没有意外的感觉。我看向左边声音的来源,那张瘦且方的脸上弥漫着笑容。这个人有一双月牙一般的眼睛。我也随着这眼里的笑意而不自觉的笑起来。

我觉得心里暖融融的,是一种被温暖的水流包裹着的幸福感。这二十七年来,我从未考虑过爱情这件事,但今天这两个字却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我忘记我和他是怎么交谈的了,记忆中的画面进入了下一阶段,我的手被他握在掌心里,我们在公交车最后一排聊着很开心的事情。虽然不记得是什么内容,但我心里的感觉却无比深刻的被印在了记忆里。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感,内心满满当当的,似乎这个世界再没有什么是未知的、是虚无的,前所未有的充实感萦绕在我心里。车窗外是阳光,既不刺眼也不燥热,只有明亮和温暖。我完全沉醉在这份幸福感当中。

我们两个一直说说笑笑,窗外的风景不断变化,路过了颐和园、路过了满是红叶的香山,又路过了清幽的树林……所到之处,都是我最爱的风景。

……

不!这不对!这不是我回家的路。

……

我猛地惊醒,发现自己坐在公交车的最后一排,我的旁边空无一人,我的头贴着冰冷的窗户,口水流到了袖子上。我赶紧低下头去擦,心里充实的幸福感瞬间被抽空,我甚至听得见心脏一点点萎缩干瘪下去的声音。

窗外是光秃秃的树枝和笼罩着雾霾的天空,我从未对这个世界如此绝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