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妆博主宇芽被家暴上热搜,家暴真的不是家务事,它就是犯罪

11月25日是“制止暴力侵害妇女行为国际日”。而就在这一天,著名美妆博主宇芽在微博上,发布了对其前男友沱沱的风魔教的家暴行为的控诉。

视频引起广泛关注,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榜首,转发量数十万。

在这个信息爆炸、热点频出的时代,人们已经习惯了有热点就跟上,转过头就遗忘。

但是临崖觉得,不是每一个热点事件我们都可以坦然地做一个吃瓜群众,比如这次的家庭暴力事件,它需要的不仅仅是我们的关注,更需要我们的声援支持。

因为我们对事件当事人的支持,某种程度上也是对我们自己的支持。

事实上,家庭暴力与我们每个人的距离远比想象中要更近,在家暴行为不能从制度上和法律上得到有效遏制之前,我们根本无法预料我们身边的女生,会不会遇到下一个沱沱的风魔教,成为下一个被摧残伤害的宇芽。

说起家暴,很多人都能想到一部中国影视史上现象级的电视剧,2001年开播的《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这部演绎家庭暴力的剧情片,因为过于灰暗阴冷压抑酷虐,甚至被很多人生生看成了恐怖片,以至于留下严重的心理阴影。

而当时此剧的热播,也引起了巨大的社会反响,它将一个人们不以为意却又实质病态的社会现象,通过直击人心的方式展示出来,以此来提醒麻痹的大众,更提醒麻痹的受害者自己。

但是家暴行为真的因为人们一时的警醒和更多的关注而销匿了么?

并没有!

2011年,中国妇联和国家统计局组织的第三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结果显示,中国有24.7%的家庭存在家庭暴力,其中明确表示遭受过配偶殴打的已婚女性为5.5%。

在一个个血淋淋的案件曝光之前,我们根本不知道那些被家暴摧残的女性,在那样黑暗无边的地狱,怎么样挣扎着度过每一天。

经常打我,把我的衣服脱光脱净,一丝不挂,把我拉屋里打,谁也不准拉。

他给我五花大绑地绑在床上,皮带抽我,一鞭子一鞭子抽。

用手掐着我的脖子,用脚踢我,把我掐个半死没有气了,我不打他,我不打他那晚我肯定就死了。

他把斧头放在我枕头边的时候,所以我就亲手杀了他。

在这些真实而残酷的案例中,大多数受害者在一开始遭受家暴之后选择忍气吞声。

她们或认为家暴是家务事,家丑不可外扬;或担心求助得不到保护,反而招致施暴者更变本加厉地报复;或从经济和心理上对施暴者存有依赖。

总之就是在被伤害、原谅、重新充满希望、再一次被伤害、再一次原谅.....中无限循环下去,日复一日地经受身体的伤害和精神的摧残,直到最后她们才发现,她们能看到的唯一出路就是杀死施暴者以解脱自己。

如果深究中国当今发生家暴的原因和人们对待家暴的态度,可以明显看到传统文化和法律的影响因素。

在封建社会,男人一直被认为是社会的中坚和家庭的支柱,在历代王朝的律法中,关于家暴的律文对男人也有极大的倾向性。

在《唐律》中把夫妻关系定义为天地关系,即“夫者,妻之天也。移父之服而服,为夫斩衰”。

在这种关系下,丈夫对妻子的家暴用刑很轻,甚至还可以免予刑事制裁;妻子对丈夫的家暴则用刑很重,就是过失者也要被处以刑罚。

诸殴伤妻者,减凡人二等。过失杀者,各勿论。诸妻殴夫,徒一年;若殴伤重者,加凡斗伤三等。过失杀伤者,各减二等。《唐律》

而之后的《宋刑统》《大明律》《大清律例》在关于家暴方面的规定,基本沿袭唐律,而且总体上加大了怂恿尊长对卑幼家暴的力度,即丈夫对妻子家暴用刑更轻,而妻子对丈夫家暴用刑更重。

凡妻殴夫,至折伤以上者,各加凡斗伤三等,至笃疾者,绞。《宋刑统》

夫殴妻,非折伤,勿论;至折伤以上,减凡人二等。《大明律》

而这种在律法上的同罪不同罚只是千百年来无处不在的男尊女卑的一个缩影,以至于到现在在很多农村地区男人打老婆还是一种司空见惯习以为常的行为。

但是如果因此就认为家庭暴力只会发生在偏远农村和粗街陋巷的下层家庭,认为受害者女性都是文化水平低、在物质经济上必须依赖男人的家庭妇女,那就大错特错。

实际上家庭暴力有可能出现在任何一个家庭,它与施暴者和受害者的年龄、出身、职业、受教育程度和经济收入都没有必然的联系。

远的不说,2017年10月四川广安女副区长被男友施暴致死的案例就犹在眼前。

而且并非只有针对身体上的伤害才算是家暴,性暴力、精神暴力、经济控制与身体暴力一起同样被普遍认为是家庭暴力的表现形式。

与身体暴力相比,性暴力更隐秘更难以启齿,同时对女性的伤害也更大。

而威胁、辱骂、贬低以及对心理和精神的操纵控制等精神暴力,因其隐蔽性和不可捉摸性,在日常的家庭生活和男女关系中更常见但也更容易被人忽视。

比如刻意地全盘性地否定女生的工作生活、严格限制女生与其他男性的正常交往等,而这些控制操作往往还假以“爱”的名义。

以至于很多受害者常被对方言语中的“爱”和“在乎”所蒙蔽,没有意识到精神暴力、高压控制也是家庭暴力,即使自己在心理上受到了很大创伤也往往无法察觉。

在诸多家暴案件中,最后走到致死程度的虽然只是少数,但这些悲剧很多都是可以避免的。

那就是在暴力第一次发生的时候,在苗头刚刚出现的时候,受害者就要明确地说“不”,留存证据并报警,或者选择身边信得过也有能力帮助的人进行求助。

家暴只有零次和无数次,对无底线辱骂的容忍就可能换来下一次的推搡,对推搡的容忍就可能换来下一次高高扬起的巴掌,只有零容忍才能防微杜渐。

虽然我们的立法正在不断完善,社会上关于家暴是犯罪而不是“夫妻间动动手”的共识正在形成,各种对家暴受害者的保护机制正在建立,但实际上真正能对帮助受害者远离家暴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她们自己。

临崖知道这很难,坚强勇敢如宇芽也是在经历了一次比一次严重的五次家暴之后,才彻底下定决心离开沱沱的风魔教,并公开控诉他的家暴行为。

所以临崖也想告诉仍身处有暴力的亲密关系中的人们:家暴是不可容忍的,但请允许自己的懦弱、害怕、孤独,请允许自己现在还没有那么勇敢,这都不是你“承受”暴力的理由。

与此同时,你可以有向外求助的能力和选择,你可以离开这段不好的关系,也有能够让自己走出心理创伤的可能。

而对于那些旁观者来说,临崖觉得更重要的事情是如何避免陷入一个有暴力的亲密关系。

目前网上有一个广泛流传的所谓英国埃克塞特大学教授马丁·赫伯尔特总结的家暴者的13条心理特征,临崖觉得未必完全准确,但也值得参考。

家暴者的13条心理特征

长期低自尊,感觉自己能力不足;

有孤立感,缺乏社会支持;

缺乏社交技巧和自我肯定;

有精神病史;

有酒精和药物滥用史;

冲动控制力薄弱,存在其他反社会行为;

占有欲和嫉妒心很强,总是怀疑被遗弃;

喜欢将错误归于外因而谴责他人;

对另一半缺乏同理心,对配偶的痛苦不能理解甚至无视;

将日常压力导致的愤怒转移;

有社会经济方面的问题,如失业或财务问题;

儿童时期曾受到暴力虐待或目睹暴力;

目前有使用威胁、暴力的行为。

希望大家以此为戒,在开始一段亲密关系的时候,能够尽量小心谨慎。

因为暴力不是开始于一个人卡住另一个人的脖子,它开始于当一个人说“我爱你,你属于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