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断片的往事

96
木头奶奶
2017.02.25 11:05* 字数 1510
拍于梧龙古村落

现在,我和父亲约定每周的星期二和星期五晚上去看他。父亲老了,他常忘记了时间,每次我去他总会说“你怎么这么久没来?我已经很长时间没见到你了。”哥哥姐姐们在场时总会纠正他的说法,我却只是笑笑的由他说了去,内心里有更多的歉意。

今年,父亲开始有些老糊涂了,每次和他聊天都是断片的往事。

周二晚上,他突然提起1985年秋在图书馆少儿室工作期间到厦门参加会议,回来时顺路到漳州卫校看我的事。霎那间,那些被尘封的往事奔涌而出,泪水不听了使唤。

我是幸运的。哥哥姐姐们当年都因为父亲的身份问题而受到牵连,未能如愿读书,这成了全家人的遗憾。1985年我考上了卫校,当时家里的条件并不好,父亲坚持让我去上学,这给他和家里带来了不小的负担。

想起来当年的我还是蛮懂事的。学校里每个月会发12.5块钱的生活补贴,父亲每个月给我寄10块钱。早餐就是稀饭加咸菜,偶尔买个馒头,中餐和晚餐一般都是二两干饭和一、两毛钱的菜。最常吃的便是豆芽菜了,因为便宜,量多,所以几乎天天吃,同学们问起我便说是自己喜欢。最香的算是红烧肉了,二毛钱一盘,但是量少,有时候为了解解馋买盘红烧肉,其他菜就省了。三年里我很少主动向家里要钱,放假时还能省些钱回家。期间有个声乐老师看中我,主动想要教我声乐,可是一节课五块钱我根本付不起,便主动放弃了。

那次父亲要到厦门开会,提早几天便写信告诉我回来顺道到学校看我,让我盼望了好些天。那时从家里到学校要坐四、五个小时的车,从没离开过家的我第一次远离父母,极不适应,常常一个人钻在被窝里哭,有时恨不得马上逃学回家了,这样的情形,整整延续了三个月。父亲要来看我自然令我高兴万分。他见到我,了解了些生活和学习情况,看了我住的地方,问我还有没有钱?交代我要注意营养,每天要吃饱,要加强锻炼,认真学习等等。我带父亲在学校里转了一圈,然后一起到学校附近的一家小餐馆吃饭,吃完饭父亲便匆匆赶车回家了。

见到父亲,心里是温暖的。送走父亲,却又不舍。回到宿舍,一个人闷闷不乐躺在床上,真想和父亲一起回家呀。

现在想来,正是有了离开家的那段经历,才让自己慢慢体会到独立生活的艰难。父母不只是我们生活上的依靠,更是精神上的依赖。家永远是我们行走的归途。一路的风景,一路的花香都是过眼烟云。难过了,无助了便回家陪父母呆着,哪怕只是发呆,也如此安心踏实。

拍于梧龙古村落

莫泊桑说:“我们几乎是在不知不觉地爱着自己的父母,因为这种爱像人的活着一样自然,只有到了最后分别的时刻才能看到这种感情的根扎得多深。”我同意这种说法,这也正说明我们对父母的爱是后知后觉的。可是父母对我们的感情却是从孕育我们开始的,他们倾注了一生的心力,用那份期盼、喜悦、担忧、陪伴、忍耐、呵护以及坚守同我们一起前行,他们总是小心翼翼地时刻观察我们的喜怒哀乐,高矮胖瘦,他们的无微不至甚至让我们难以理解。只要离开他们的视线便担心、惦记,哪怕我们只是到邻居的同学家晚归,他们也会着急着、想念着,更别说是出一趟远门了。

我记得,父亲在我出嫁以前从没有哭过,就在我结婚的那天早上父亲却哭了。那天我和父亲一起和往常一样围坐在圆桌旁吃早饭,父亲没有说话,我也一脸的无所谓,因为嫁的地方离家不远,正是上班的地方,我只认为去上班没有天天回家罢了。只见父亲没吃完饭便离开了饭桌,我也没当一回事。在我离开餐厅经过后院的刹那,发现父亲独自一个人站在那儿,用毛巾擦着眼角,我走近一看,父亲眼睛红红的,正想问他,他却转身掩饰着。霎那间,我被震撼了,许久说不出话来,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父爱是深沉的,虽然父亲从没有表达过,但却用他的方式时刻在付出。婚后的生活让我更深刻地体会到了当时父亲落泪与不舍的含义。每每想起这些,我依然眼含热泪。父亲爱我永远胜过于我爱他。

亲情,在时光中体悟
亲情,在时光中体悟
3.4万字 · 1.5万阅读 · 29人关注
亲情是值得一生回味的。我慢慢记下来,你慢慢来看。一定会有那么一个细节,或者一句话触动了你内心的柔软,然后我们会心地笑了。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