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树先生和陆雨姑娘

三月份的天气总是这样。春意里的太阳好得让人感觉,只要站在阳光里,就能感受到暖暖的幸福感。

周一午后,七喵去上学了还没有回家,七花很乖地窝在我的脚边,朝着阳光的方向伸着着它的小爪子,懒洋洋的,像是在和太阳说着悄悄话。

而我正虚掩了门扉,轻开百叶窗露出一条缝儿让阳光渗进来,准备睡个午觉。

每天下午这个时候小憩片刻是我开了小七杂货店之后雷打不动的习惯之一。

沐浴在这从树叶缝隙中斑驳落下的些许好似偷来的阳光里,我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阿树先生,就是在这样的好天气里款款而来,轻推门扉,而后像是突晓惊扰了我的梦境般由远及近地走进了我的视线里。

又或者说是恍惚间走进了我的梦里,梦里的我回到了青春年少的那年,而他就是我的白衣少年。

分不清梦境和现实,直至门扉完全打开,满地的斑驳倒影晃了晃,我才惊醒。

这才看见,他的脸上带着歉意的微笑,步伐也是一步步极轻地迈着。身子一直微微弯着,是很绅士的道歉姿势。即使看见我从藤椅上起身,也未有所懈怠。

我心里想,倒是个温和的人儿。

加上瞧着他手里还提着个小行李箱,和那温润干净的模样,随即打消了为难他扰我清休的念头,转身一句:“坐下吧,自便。”

进去里间随意整理了一下面容之后,鬼使神差地换上了之前收在箱底的一条白裙子,妆容倒依旧是没变的素颜,只是把满头的长发束在了脑后。

出来客厅的时候,看见他站在书架旁,手里捧着一本书认真地读着,高高瘦瘦的身影在斑驳阳光的影映下显得很好看。

他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和背后的木制书架看上去竟毫无违和。

以往来到小七杂货店的人,表情或痛苦,或喜悦,或不安,或迷茫,总之都是世间万态中的一种。而他始终都是温温和和的,像一杯白开水般宁静。

我开始对他的故事产生了好奇。

走到吧台里面,调了两杯烧仙草奶茶,什么都没加。这是我年少时候常喝的,至于他是否喜欢,我决定赌一把。

把奶茶用托盘端出来的时候,故意弄出了一些声响,是想让他察觉。

因为实在不忍心打破他与小七杂货店完美融合的画面,那美到让我觉得他才是店主的画面。

他有些尴尬地把书放回到了架子上,脸上依旧是稍带歉意的微笑,在看到我之后有一瞬间的讶异,而后转为青涩的释怀的浅笑。一如之前温和地坐在了我面前的单人沙发上。

端起面前奶茶轻抿一口之后,面露笑容:“果然是个神奇的店呐。”

“自然。”

在一句自问自答式的“要从哪里开始跟你讲呢”之后,他缓缓道来了与陆雨姑娘之间的故事。

阿树先生和陆雨姑娘相识在同一个高中。

那时候的他们还是很普通的同学关系。

阿树,是那种学校里随处可见的无所事事的男生,长相酷酷的,什么事情都爱凑个热闹,唯独对学习一点儿也不上心。
而陆雨,就是那种每个班上都有的勤勤恳恳的女生,学习成绩很好,长相一般,是老师的好帮手。

因此高一高二的时候,后排的阿树和前排的陆雨并没有什么交集。

直到高三,课业日渐繁重起来。陆雨作为课代表帮老师代收作业,而阿树几乎从来不写作业。

老实乖巧的陆雨,就这样每次在知道阿树没写作业之后偷偷帮他写一份交上去。久而久之,竟然到了每次写作业都会习惯性地帮阿树多写一份的地步。

阿树知道了之后,就像所有处在青春期的男孩一样,心里产生了这样的疑问:“陆雨她是不是暗恋我啊?”

阿树这才正眼看起陆雨来。原来她也是个耐看的姑娘,之前鼻梁上架着副眼镜没感觉,偶尔摘下来的时候模样倒也还算清秀。还有她那对小虎牙,笑起来的时候特别好看。

青春期的心动就是这样来得猝不及防,让人措手不及。

阿树说,他从来没想到,就那样每天多看了陆雨几眼,就看进了心里。不过连他自己都分不清,一开始对陆雨到底是喜欢多一些还是好奇多些。总之他选择了靠近她。

于是阿树去跟老师申请要和陆雨坐同桌,美其名曰“好好学习”。

从那以后的每天,阿树都过得很开心。

当他说起这一段的时候,脸上洋溢的也都是幸福的笑容。

他说,很多年后,包括后来他们真的在一起的那段日子,他都觉得最开心最幸福的是这个时候。因为什么都还没说破,一切都朝着美好方向在前进,他看着自己越来越靠近她,那种将得还未得的心情真的是太美妙了。以至于后来听到他们把这称之为暧昧的时候,他甚至觉得这个词语玷污了那种妙不可言的感觉。

他们成为同桌之后,陆雨不仅继续帮他写作业,甚至开始每天早上给他带粥。

我表示疑惑,同桌间帮忙带个早餐很正常啊。

阿树微笑着摇摇头,说:“不,你不知道,那之前我一直胃不好。陆雨特意在周末的时候和妈妈学了煲八宝粥的方法,每天很早起来只为了给我做一碗又热又营养的粥,捧着饭盒一路小跑到学校,还一定要看着我全部喝完才肯罢休。那时候我才知道,陆雨犟起来的样子也很可爱。”

这句话音未落,阿树又是长长的叹息:“可惜啊,那段时间我的胃真的养好了。后来她离开了,从此我的胃病反复,落到现在都变成病根子喽。”带着些自嘲的笑声响起,转而又陷入回忆里。

当你真的在乎一个人喜欢一个人之后,其实是会变得胆小起来的。

阿树在越来越明白陆雨的心意之后,反而开始顾虑起“如果我们在一起了,会不会影响她的成绩呢?”这些他以前从来不会思考的问题来。

而陆雨似乎也并没有更深一步的表示。阿树想,也许现在这样对他们俩来说就是最好的相处方式吧。

阿树到那个时候才知道,原来真的喜欢上了一个人,是会变成“只要在她身边就很开心,甚至不需要在一起不需要任何名分”这样的。

在高三的紧张氛围里,阿树和陆雨就这样过着每天守护对方的日子,忙里偷闲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直到高中的最后一个寒假到来。

阿树说,那是他过得最难熬的一个寒假,因为有整整一个月的时间见不到陆雨。

于是在寒假开始的第七天的时候,阿树终于抑制不住他对陆雨的思念之情。他小心翼翼地给陆雨打了第一个电话约她出来玩。

然后当陆雨肯定地回了一个“嗯”之后,他听着电话那一头响起“嘟……”之后的下一秒,突然抱起还在旁边玩耍的堂弟,高兴得转了好几个圈。全然不顾堂弟后来的哭闹不止,转身进了房间开始思考明天要穿哪件衣服。

阿树说,那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原来这世上还有比打游戏买装备KO大BOSS更开心的事情。那就是和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约会。

第二天,阿树一早就冲着还在做早饭的妈妈说一句“妈,我今天不回来吃饭了~”而后就蹬着脚踏车飞快地到达了约定的餐厅门口。

说到这里,阿树忍不住扑哧一笑:“小七,你知道吗,当时我们约的是一起吃中饭。可是我这个傻瓜,竟然早饭都没吃就去那里等了一上午。而且一点也不觉得饿,反而等的时间越久越期待她的出现……”

我看着阿树滔滔不绝地描述着那时的感受,仿佛那件事就发生在昨天一样。他嘴里不断地说着自己当时好傻,但是脸上明明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青春爱恋里的少年们,真是可爱啊,突然间很想他们。”

直到十一点多,陆雨才出现。

阿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停顿了几秒,然后眼睛像是透过什么看见那时候的陆雨一样,最后视线落在了我身上。

我明白了,那天的陆雨大抵穿的也是一件白裙子。如果刚好的话,也是头发一股脑的束在脑后了吧。

果然也是个简单别致的姑娘。

在我说出心中疑惑之后,阿树点了点头,算是肯定了我的想法。

“不过她的相貌和气质与你相比少了几分。但就是差了这几分,刚刚好是我喜欢的样子。”他又想了想,最后还是犹豫着说出了口。

“哈哈哈,你这是在夸我然后让我给你打折嘛。”

其实心里是真心地在为那时候的他们祝福着。祈盼着他们能够幸福得久一点,再久一点。

那一天,他们玩得很开心。

阿树说,他那时候的开心特别简单,是只要看见陆雨,只要和她在一起,不管做什么他都开心。

只是没想到后来会发生那件事,从此打破了他们心照不宣的默契。

晚上快回家之前,陆雨说想去唱歌。阿树知道,是因为以前他答应过陆雨,要唱歌给她听。

于是阿树带她去了最近的KTV,店面很小,但是人很杂。

阿树单纯想的只是,这里离陆雨家比较近,等会方便送她回家。

可是当他们进去不久,还没等阿树再给陆雨多唱几首歌,就有几个不怀好意的人闯进了他们的包厢。什么也不说,就逼他们划拳,输了喝酒。

当时的阿树和陆雨还是高中生,势单力薄,只得乖乖应了他们。为了陆雨不受他们欺负,阿树甚至都不论输赢,只是一股脑地把他们倒的酒一杯接着一杯地喝光,直到他们觉得无趣离开之后才停下来。

直到那些人走,阿树已经不知道喝下了多少酒。这可是他第一次喝酒,还是这么多。

转头看向身边的陆雨,心里还在暗自庆幸自己保护了她,却没想到下一秒看见她无声无息的眼泪。

迷迷糊糊的喝到断片的状态,却在看见她哭了的那一瞬间慌乱了起来,急急忙忙想要伸出手去帮她擦擦眼泪。但是身子根本不听自己使唤地一动不动,结果在用意念起身的那一刻整个人斜斜地重重地倒向了陆雨。干涸的嘴唇擦肩而过一片湿润,甜甜的,像草莓味棒棒糖的味道。然后在倒下去完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看见陆雨放大的一刹那间酡红的脸。

醒来之后的第二天,阿树说他觉得自己的头疼得像是要裂开一样,但他还是清楚地记得昨晚陆雨的眼泪和那个莫名其妙的“吻”。

阿树说,当时真的觉得自己特别混蛋,怎么可以这样对陆雨。

他甚至还用了“非礼”这个词来形容自己对陆雨做的事情,他说的时候连自己都笑了。

“那时候幼稚的自己还真是可爱啊。”

“嗯,我也觉得。”我笑着回应他。

当阿树意识到自己“非礼”了陆雨的时候,他很快就做了另一个决定——他要对陆雨负责。

于是在一个星期之后,陆雨收到了这样一封信。

信的大概内容是,对于那天的事情阿树觉得很抱歉,但是他真的很喜欢陆雨,也会对她负责。不需要陆雨做任何回复,因为他不希望打扰她的学习。只是希望陆雨明白他的心意。

寒假结束之后,回到学校,陆雨表现得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阿树就明白了,陆雨心里是喜欢他的,而且已经原谅他了。

那天之后,阿树开始想方设法对她好,好到把她当成媳妇儿来对待。

每天省下自己的早餐钱和零花钱去买她最爱吃的草莓酸奶和原味烧仙草,偷偷放在她的桌肚里。但其实两个人心里都知道对方的好。

又平静地过了一段时间,在离高考还有两个多月的时候,阿树去参加了一个高考冲刺班,这是他决定要对陆雨负责的同时做的另一个决定。

他想陪陆雨一起上大学,想一直在她身边守护她。

在去那个高考魔鬼集训营的前一天,阿树把很久以前攒钱买的七月份许巍演唱会的门票给了陆雨,还吩咐了他最好的哥们每天买草莓酸奶和原味烧仙草给她。

门票的背面写着两个字:等我。

阿树说,在集训营的那段日子真的每天都跟打了鸡血一样拼命。晚上只睡四个小时,第二天依然精力充沛。因为再苦再累只要想到以后可以和陆雨在一起,就觉得一切都很值得。

那时候,他每天晚上睡觉前都会求着管理员借电话打给陆雨,哪怕只讲十分钟,哪怕有时候没什么话好说。但是阿树说,他只要听到陆雨的声音,只要知道自己这么努力是为了陆雨,就觉得很开心很开心。

那时候,每一天都很漫长,因为看不见陆雨。每一天都很充实,因为集训任务真的很重。但是阿树还是会在每一个想起陆雨的瞬间在本子上写下想对她说的话。集训才不过四十来天,那些话就写了好几本。

之后高考结束了,阿树和陆雨很自然地就在一起了。

他们如约去了许巍的演唱会。

“哪怕人群拥挤如潮,有我紧紧牵着你的手不放开。”

在演唱会的茫茫人海里,阿树说他们什么也没记住,只意识到了一件事,此时此刻,有彼此在身边,就是最大的幸福。

高考成绩出来之后,阿树为了陆雨,把所有的志愿都填了她想去的省内城市。

他说,在遇见陆雨之前,他是一个拼命想离开家的人,但是在遇见她之后,他真的改变了很多。

最后他们如愿以偿地上了同一个城市的大学。

讲到这里,他端起尚有余热的奶茶啜了一口,闭上了眼睛,像是在慢慢回味着当中的甜味。

大学之后,他们之间就和所有异校恋情侣一样有了隔阂。不在一所学校,即使同在一个城市也无济于事。

两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圈子,每天做的是不一样的事情,上的是不一样的课,见的是不一样的人,久而久之就没了共同话题。

那时候的阿树,已经很优秀了,他参加了一些社团和学生会,而且还混得风生水起。

而陆雨,一如既往地勤勉踏实,但她似乎对阿树的优秀越来越慌张。

能在学生会混到部长级别已经快到极致,紧随其来的就是每天忙到深夜的社团工作。

一开始阿树还能每天打个电话给陆雨,可是临近换届提拔的时候,阿树越来越忙,忙到没有时间吃饭睡觉,又怎么会有时间和精力打电话给陆雨。

而陆雨由一开始的发消息隔天才能收到回复,到后来的只要打电话找不到阿树就着急担心到胡思乱想他是不是喜欢上别人了。

这两件事碰在一起,陆雨和阿树就开始有了大大小小的争吵。

说到这里,阿树咳了两声,我以为他是呛到了。

结果他虚掩着笑意对我说:“告诉你个前提,但是你不准笑我。”

我哭笑不得,连忙应了声“嗯嗯,保证不笑你!”

心里却不由得想到,阿树真的和他很像呢,可爱的地方特别像。

阿树这才肯细细道来,其实他高中是个很花心的人,有很多女生追他的的那种,但是他极少表态,从来没有个确切的女朋友,倒是一直和她们关系都挺好。

可是自从和陆雨在一起之后,知道陆雨会吃醋会在意他和别的女孩关系之后,他就断绝了和那些女生的联系。

可是陆雨不信。尤其是在上大学之后。

“其实我心里知道,陆雨是怕我被身边优秀的女孩子吸引了。怕我再像以前一样,怕我对她不是认真的。其实这些我都知道。”深情的阿树这样对我说道,恍惚间让我以为坐在我对面的是当年那个男孩。

所以每次吵架,阿树都迁就着陆雨,包容着她的无理取闹。

他知道,陆雨心里所有的不安都是因为自己做得还不够好。

他知道,其实陆雨很爱他。是很在乎很在乎他,很怕失去他,才会如此患得患失。

可是有些时候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甚至被误解被冤枉还没有解释的机会。

那一天,陆雨和室友出去通宵玩。

阿树那天忙学校的事情忙到特别晚特别累,但还是在临睡前嘱咐了陆雨“在外面要小心一点”之类很长一段的话。当时陆雨没有回复,阿树想她可能正在玩,于是最后说了句“晚安”就睡下了。

然后第二天一早看见陆雨凌晨的回复,阿树想她可能正在补觉,还是先不要回复不然要吵到她睡觉了。于是就把对话框搁置在那。

谁知这一搁置就出了问题。

又是一天忙忙碌碌的生活,晚上十一点的时候阿树甚至都还没吃饭,就接到了陆雨的电话,怒气冲冲的,气势汹汹的,一连串的“为什么你不给我回消息”“你是不是不爱我了”诸如此类的话。

可谁知事情越发炎凉。电话打到一半的时候,阿树的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

打开电脑,登录上线之后,就看见满屏的为什么,一句接着一句地跳出来。这让当时饿得眼冒金星的阿树更加头晕眼花了。

阿树发,你能不能听我说一句?

陆雨回,不能!

接着又是满屏的“为什么”出现在阿树的对话框里。

阿树很无奈,那我们分手吧。

陆雨终于停下了,过了很久之后,回了一个“分就分!”

阿树再打字过去“是你刚刚根本不听我说话……”,还没打完发过去,弹出来个提示,对方不是您的好友,请通过验证后再发送。

本来还想解释的心,现在一下凉了。

阿树想,既然这样,就让彼此冷静一段时间好了。

可是时间过去了很久,阿树却慢慢地失去了陆雨所有的联系。

他知道,陆雨是真的放手了。

可是,那是陪他度过高三那段黑暗岁月的陆雨啊。怎么可以说放手就放手。

阿树辗转从老乡口中问出了陆雨回校列车的班次。

又是自嘲似的笑声,阿树说:“可能是老天爷不想让我们好好在一起吧。不然我当时怎么可能鬼使神差地把十二点发车看成十二点到站呢。”

那时候刚好是冬天,东北那边凛冽的风吹得人脸直疼,又下着大雪,即使坐在站台里面,也有斗大的雪飘进来,飘进人心里,直打哆嗦。

可是阿树就这样傻傻地在客运站等了三个小时,哪也不敢去,直到陆雨出现。

本以为看见冻得身体僵硬的阿树,陆雨会感动得冲上去抱住他,哭着说:“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好不好?”

可是生活终究不是言情剧,不是每一对情侣都是如你所想的深爱着对方。也不是每一个女生都会如你所想地见到苦苦等候的男生就感动得痛哭流涕。

现实就是,陆雨对着冻得已经说不出话来的阿树只说了一个字“滚”,就转身走了。

听到这个与想象中大相径庭的情节,我以为阿树随之而来会感慨“其实陆雨终究没有那么喜欢自己吧。”

但只是我以为而已。

阿树平静了一会,接着很认真地说道:“即使这样我也知道,其实陆雨很爱我。都是因为我做得还不够好,没有给到她足够的安全感,让她受了很多委屈,她才会这样的。”

他没有具体地说出来陆雨究竟如何深爱着他,但是看着他那认真的表情,我知道他说的是真的。至少在他心里是认定了这样。

很少有男生这样吧,在女生无理取闹大发脾气之后,还设身处地为她开解,其实她不是不爱我。只是太爱我了而已。

后来他们就彻底失去了联系。

但是在阿树这里,陆雨一直都在。

他延续了高考时候见不到陆雨就给她写信的习惯。

他去了陆雨一直心心念念的大理,还去了很多地方。

在这几年里,不管工作多忙他都会抽出时间做好攻略,去看她想看的所有风景。每到一个地方都会给她写一封信,即使他知道永远也寄不到终点。

可是他始终在心里隐隐期待着,只要他做得越来越好,有一天陆雨回来他身边的时候,他就可以握紧她的手,再也不分开。

他依旧每天工作忙到很晚,但是总会留一个小时的时间用来想念和陆雨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是否哪里有欠缺,有时候是看她喜欢的书和电影,有时候是给她写信。

要好的同事知道之后,劝他想开点。

阿树就只是笑笑不说话,你们不知道陆雨有多好。

是那种说不出来哪里好,但是谁也代替不了。

这几年,他一个人终于感受到了陆雨以前对未来的期许是什么样子,是每天弹着吉他听着民谣,偶尔相伴天涯偶尔生活在家。不管世界如何,有你相伴身旁足尔。

他在后悔,没有早一点知道陆雨真正想要的,一味地追求优秀以为那样才可以配得上一向努力的陆雨。其实他一直以来都错了。

所以他在一步步努力,直到陆雨看见他的改变,直到陆雨消除所有疑虑和不安,回到他身边。

怀着这样的希望,阿树一个人过了很多年,过成了今天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模样。

“陆雨有你,真是她的幸运。”我不由得感慨,眼眶湿润,很久没有碰见如他一般的男子。

“不,说什么幸不幸运,后来的这些终究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

阿树的话总是这样让我出乎意料。

“她就要结婚了,我也要走了。”又是一句轻描淡写的“重磅炸弹”。

我甚至都没从期许他们终能久别重逢的美梦中醒来,就得知他们即将真正一别两宽。

“你要去哪里?”没有再想其他什么的余地,我慌慌张张地问出了口。

“英国。”

见我满腹疑虑,他又补充道:“是公司指派的工作,之前也有,只是一直担心陆雨哪一天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从来没有应允过。一样的联系方式,一直留在她的城市工作,只是怕她找不到我会难过而已。”

“而在得知她的婚讯那一刻起,我有一瞬间的恍惚,紧随其来的是释怀。其实这么多年,我爱的恐怕不是陆雨,而是那个高三陆雨对我不离不弃的好。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后来那几年一直不敢去找陆雨。不仅是怕自己还不够好,更怕的是即使自己做到了她喜欢的样子,她也不会回来我身边了吧。而我这几年选择了作茧自缚,把自己收藏起来,告诉自己只要努力改变,总有一天会再见到陆雨。其实我一直不敢承认的是,我把对她的爱转化成了将自己修炼得更好的动力。我喜欢上了她喜欢的那个自己。直到今天才发现,我在意的已经不是她回不回来,而是她让我变成了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很喜欢今天的自己。所以也很感谢她让我变成了今天的模样。”

“我会踏上新的征程,遇见一个更好的姑娘,而她也会相夫教子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这是那天午后他说的话里我记得最清楚的一句。

因为在那一刻,我看见阿树的眼神里有对未来充满期许的光芒。

后记:

阿树走的时候,我站在门口送他。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一瞬间有想哭的冲动。

在那么多来到小七杂货店的客人里面,阿树是最像白衣少年的一个。尤其是笑起来的样子最像,是那种眉眼弯弯无限宠溺的笑容。而我不止一次在心里觉得“陆雨姑娘一定非常幸运才能遇见阿树”。

他走之前,打开行李箱拿出了这些年他写给陆雨的本子。满满一叠,堆在存忆阁的架子上,是最显眼最满的那一个。

作为回报,我把他翻阅过的那本《那年,我们正青春》送给了他,留作纪念。

那是我的第一本书,书里每一个故事的男主都或多或少有着白衣少年的影子。

午后的阳光尚好,温度还未褪去。穿着我们初见时候的白裙子,我躺在藤椅上,沐浴在阳光里,想要重温梦境。静静等待着那个白衣少年从我梦里走来,轻推虚掩的门扉,缓缓走进我的店里。

想看更多故事请戳~听小七讲故事

杭晓湄原创文章,欢迎转发给你的朋友或分享到微博和朋友圈,公众号或者其他平台转载请通过简信联系作者本人获得授权。违者必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