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伴儿之摸鱼

乡下地方,每个村子都会修一个塘。这塘用于农田浇灌,雨水多时,他就储存多余的水分,雨水少时,农家人就会放水入田。塘周围用土修筑了一条环形的道路,约莫两三米宽,周围种上一圈洋槐树,树木多且茂密,是个难得的休憩乘凉之所。塘四周分布着大大小小的梯田,梯田依山而下,是典型的丘陵地貌特征。

春天,洋槐开花了,香甜的味道引来无数小伙伴的目光。我们爬上洋槐树,坐在树杈上掉着光脚丫吃洋槐花。洋槐花入口甜丝丝的,是孩童时代最佳的零食之选。一阵风过,洋槐花儿像一串串小铃铛,相互碰撞着。被风吹落的花朵,飘飘摇摇的落入塘中,荡起圈圈涟漪,调皮的小鱼,游出水面,咕噜咕噜的冒个泡泡,又悄悄地低下头去。

夏天一到,塘边成了孩童们乘凉的好去处。茂密的槐树叶遮挡了强烈的光线,投下斑驳的树影,微风习习,好不惬意。热极了,就跳进水里泡个澡。太阳将水面晒的暖洋洋的,赤条条的孩童们在水里嘻嘻哈哈,无比惬意的游来游去,特也开心。男孩子们胆儿大,敢往深处游。女孩们就不敢了,我们手牵着手,在塘里摸水底的螺丝,鲜虾,也有别样的趣味。那时年纪尚小,还没男女授受不亲之感。只是随着年龄增长,再也没去过塘里游泳了。孩子们常常乐不思蜀,待手指脚趾都泡的起了褶,就知道该是出来的时候了。穿好衣裤,躺到阴凉的地方,舒舒服服地睡一觉,惬意极了。

如果说游泳是夏天的一大乐趣,那摸鱼就是另一大乐趣了。几个伏天过后,稻田干裂的开了口。这时,村里就组织村民商谈放水救田。过不了几天,塘里的水就会随着一根碗口大的塑料粗管子流向各家各户的田里。眼看着水渐渐变少,鱼儿们在塘里就不安分了,时不时的跳起来溜达一下,有时溜达的久了,也就漂在水面上不愿意归队了。后来我才知道,这个现象是因为鱼儿缺氧了。小时候,大多最是欢喜这时,因为村里要组织村民下塘摸鱼了。

摸鱼一般选择上午,村长会在喇叭里组织各家派一名人员去帮忙。孩童们最是好热闹,还没等大人们到达目的地,我们已经迫不及待地在塘边转圈圈了。大人们拿着工具来了,有的拿着背篓,有的拿着提篮,有的拿着簸箕,更有甚者牵着自家的老黄牛。我们孩童们也是有任务的,对长要求我们下塘去,把水搅浑了。呼啦啦,二三十个孩子一窝蜂的下了塘,霹雳啪啦的拍打着水面。玩心大起的大人们,也脱了衣服,穿条短裤下塘搅水。老黄牛也被牵着下了塘,它在塘里撒了欢似的乱跑乱跳,没几下子,塘里的鱼就被撞晕了,或者游出水面了。

队长见大事已好,就组织大人们下塘摸鱼了。大人们拿着背篓,网兜,簸箕,在塘里走走停停。他们先用手摸,如果摸到了,就用背篓去赶,鱼仓皇逃窜,没头没脑地就进了背篓,这时,塘里就会响起响亮的笑声。大人们好像也特别喜欢这项活动,一会儿比赛谁摸的鱼多,一会儿又合作一起赶鱼,一会儿又相互埋怨对方放走了自己看到的一条大鱼。塘里好不热闹,逗得我们这群孩子们也跃跃欲试。可是,队长是不允许我们下塘里去的,因为几十个力大无穷的人,拿着簸箕,背篓,场面十分混乱,安全起间,孩子们只能坐在塘边为他们加油喝彩了。摸上来的鱼依次有序地排在塘边的空旷地带,然后队长又会按照鱼的大小,品种,死活,给他们重新排列顺序。

等到大人们疲倦了,队长就指挥大家上岸了。接下来就是挨家挨户分鱼了。按照家数,队长事先写好了很多小字条,字条是折叠着的,看不到数字。每户人家派一个人抽一张纸条,抽中几就是几。又按照人数分,一人一条鱼,或者两条鱼。哈哈,这时候,家里人口数较多的就占优势了,有时候可以分到好几桶鱼。我家人少,分不到多少,但是爸爸妈妈经常不在家,我们还是够吃的。

这样的分法非常公平,重来没有人因为这件事闹别扭或者吵架的。乡下人也和睦,从不计较一丁点的得失。大家乐呵呵地提着分到的鱼和打湿的衣裤回家了。孩子们高兴得跟只麻雀似的,叽叽喳喳,闹闹穰穰的离开了这塘。待到来年开春,鱼塘里又会放下去很多鱼苗,我们都非常期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