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琴师望西陵:高山流水觅知音

96
燕儿绫
2016.06.26 21:11* 字数 4004

我有一把琴,婉转出清韵;

身处繁华间,心中自安宁。

不求多显贵,唯愿传匠心;

高山和流水,切切觅知音。

                        ——题记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古琴师望西陵:高山流水觅知音


     许多人都有一个关于乐器的梦想,或弹钢琴、古筝,或练二胡、吉他……。绝大多数人的这类梦想均被淹没和消弭在生活的琐碎里,唯有极少数人能够坚守如一,于时光的无涯里,珍惜每日些许的时间碎片,累积经年,终得圆满。望西陵就是其中幸运的一个,在而立之年后,还能不忘初心,坚持自学古琴,历时三年,终学有所成,并将才艺与创业结合,安身立命之外,在传统艺术的挖掘、发扬与传承上,积极探索,将满腔凌云之志,在青春盛年,寄托于传统艺术之上,誓将以匠人精神奏响生命最美妙的乐章。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三年逐梦想,一朝琴悠扬

   极品的音乐总是能撼动人的灵魂,让人一“听”钟情。它就像一条钥匙,能打开人们通向梦想的天梯。望西陵永远记得自己19岁时的一个午后,父亲如往常一样打开电脑准备下围棋,一段背景音乐突地跃入耳膜。这音乐全然不似望西陵平时听的那些流行音乐转瞬即忘。这音乐,似新雨明净、微风拂水,涤荡着年少浮躁的心灵。又如一块石头投注到急流暗涌的波心,一霎时激起了一圈又一圈涟漪,让望西陵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以至于十多年后,已品尝过人生苍茫,经历过岁月尘埃的望西陵对当年那首音乐带给自己的震撼依然难以忘怀。当他无意中在QQ群里看到一个年长的朋友说:“人生暮年,最遗憾的就是年轻时没有学会一门乐器”,这句话突然让他忆起 19岁时无意中听到的那首音乐的旋律,回忆起当时自己的感叹:如果自己也能自如地弹奏乐曲,该有多好啊!他上网搜索以后,才知道那首曲子正是十大著名古琴曲之一的《阳关三叠》。那天,他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反复聆听这首曲子,暗下决心:一定要学好古琴!

     彼时的望西陵收入并不高,没有优渥的经济条件支撑他学古琴。可错过了19岁,他不愿错过30岁,更不愿如那位QQ好友一样,到人生暮年再来感叹年轻时的“错过”。买不起好的古琴 ,他就在网上买了把廉价的古琴;请不起专业老师,就买来书籍对照电脑视频一遍遍自己练习。

     在弹弦乐器中,古琴是一种特别独特的乐器,完全依靠琴徽标记,音准上要求极为严格, 而且演奏技法繁多,右手的指法有托、擘、抹、挑、勾、剔、打、摘、轮、拨刺、撮、滚拂等;左手的指法有吟、猱,绰、注、撞、进复、退复、起等。要练好古琴,首先必须练习好双手的指法。为此,望西陵对照着电脑视频,如绣花似的,一针针地抠,一遍遍地学,仅仅一个“挑”就整整学习了半个月!他还加入了好几个古琴研习QQ群,向群中好友广泛请教。等他将左右手的指法全部学会、练熟,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年多!当初的平头已是长发齐肩,没空打理,干脆梳成个马尾。这长发,从此竟成为了他的标志。

     熟练掌握指法以后,望西陵开始正式练习完整的曲子。最开始练习的就是引领他踏入音乐之门的《阳关三叠》。这首曲子,他反复练习达3000多次,历时5个月,才可以熟练地弹奏。著名古琴演奏家李祥霆说“古琴,喜欢就能学会,入迷就能学好,发疯就能学精。”那5个月,望西陵心里眼里全是古琴,人没有疯,却被家人和邻居形容为“疯子”。这之后,他又开始练习《长相思》、《梅花三弄》、《高山流水》等名曲。也许是越过了刚开始的艰难,此时练习起来感觉轻松多了,那些过去觉得无比难懂的曲谱,望西陵奇怪的感觉仿佛都似曾相识,它们引领着他的指尖在各个音区娴熟地变换、弹拨,手指仿佛长了翅膀,在琴弦上自由舞蹈、任意飞翔。每首曲子弹奏起来都如行云流水般轻松自如、自由畅快。他将自己弹奏的视频分别发给古琴界几位知名的古琴大家品评,得到了一致肯定:“你的琴声具有音韵宽厚、华丽凝重、坚毅朴实、刚柔相济的特点,已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古琴对于你来说,是天赋的艺术,可以不仅把它当作兴趣,还可以考虑当作终生的事业,把这门古老的传统艺术发扬光大!”

     得到老师们鼓励的望西陵信心大增。从当初决定自学古琴,到学有所成,已过去整整三年!这三年,他已逐渐与这“圣人治世之音,君子修养之物”合而为一。他身居闹市红尘,却又似乎远离红尘,几年来借着明月光影,弹奏四时旋韵,心情得以豁达高旷,心灵得以清澈明净。他愈加渴望将自己的生命永远交付给流水行云的琴音,在中国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里参悟生命悠远的禅意。

    钟情古文化,誓言付终生

     越深入学习古琴,望西陵也越来越痴迷古琴文化。他了解到,古琴艺术带着三千年历史流传发展到今天而没有断层,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延续性、连贯性所带来的优势形成的。虽然没有失传,但其生存发展情况却不容乐观。唐人刘长卿曾有诗感叹:“泠泠七弦上,静听松风寒。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这又何尝不是今人的一种感叹和伤怀?这也让望西陵感受到了古琴曲高和寡的孤独现象。但,同时 ,他也听到了来自于许多爱好中国传统艺术的人们对于要保护、传承、发扬和兴盛古琴文化的强烈呼声。

      2013年7月,望西陵辞去工作,同一个同样热爱古琴的朋友一起创办了“古琴研习所”。作为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优秀项目,在宜昌团市委领导的大力支持下,研习所进驻到了宜昌团市委为扶持青年创业、兴业而倾力打造的“青年文化创意产业园”。这里不仅成为了宜昌及周边地区所有古琴爱好者交流的场地,更成为了对古琴有强烈学习愿望的人们的学习场所。时而嘹亮浑厚、宏如铜钟;时而透明如珠、丰富多彩;时而清轻松脆、如风中铃铎;时而明亮铿锵、如敲击玉缶的各种音域的琴音,一时间成为了产业园最为动人的风景线!

     研习所成立之初,由于没有做过多宣传推广,加之人们对古琴难学的片面认识,来报名学习的人并不多。但作为一个创业项目,如果没有足够的经济效益作支撑,项目很难生存和发展。望西陵在一开始投身其间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他知道,这个行业的市场培育期会比较长,必须脚踏实地,克服浮躁心理,不言放弃,坚持到底,终会迎来曙光。

   很多人奇怪望西陵为什么会如此沉得住气。其实,这源自于他的身后有一个强大的粉丝群,他们一直在给他加油打气,出谋划策。望西陵在刚开始学古琴时,就加入了百度的 “古琴贴吧”。由于他表现活跃积极,又热情大度,并且还是极少数自学成材的,因此,加入贴吧一年多后,就被大家推举为吧主。如今该吧已汇集了全国各地6.5万粉丝。这6.5万人,正是中国重新繁盛古琴及其他传统艺术的希望。几年来,常常有粉丝从各地来宜昌拜访望西陵,交流切磋琴艺。同道中人的热爱与执着,让望西陵决心并有了足够的信心在传统艺术文化的天地里深耕细作。他一边认真备课教琴,一边深入大学、社区、群艺馆等地推广演出,讲授古琴等传统文化知识。同时通过QQ群、古琴吧、朋友圈等渠道广泛发布招生信息。近半年的努力,有兴趣和有耐心学习古琴的人越来越多,产业园的研习所已经容纳不了那么多学生,望西陵和朋友只好再找了一个教学场地,两人各自负责一部分学生。学生多了,收益增加了,可这也只能维持研习所正常运转。望西陵希望将项目拓展得更宽一些,不仅使更多的传统文化得到传承和发展,也可使自己视为终生的事业能够稳健长远发展。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古琴和弓箭,结伴有缘人

   在学习和教授古琴的几年中,望西陵得以接触和了解到更多的传统文化。在古代,六艺是君子的六门必修课,其中的“乐”和“射”,他最为感兴趣。“乐”的训练,是古人对美好心灵品质的培育和提升,而“射”则是对人们体能的有效训练。望西陵在学习古琴的同时,也有意识的通过网络和书籍对弓箭知识做了仔细、认真的学习,并在习琴之余常约三五好友到郊外习弓射箭,摸索规范的箭阵表演。他也希望能够通过一文一武的教育,让人们在文武兼备、知能兼求的同时,拓宽业务,壮大规模,持续发展。

   这个设想得到了合伙人的支持 。2015年6月,望西陵从研习所分离出来,成立了“黄龙书院”,并正式组建了夷陵翼弓箭社,在练琴教琴之余,开始用心研习和发扬同样具有数千年历史的弓箭文化。

     天高云阔,水天一色,古琴激越间,一群身着各色汉服的年轻人,一字排开,神情肃穆,背弓搭箭,弓似满月,箭似流星,数箭齐发,直指靶心。这仿若“穿越剧”的场景一时看呆了过路行人,连树上的鸟儿也停止了欢鸣。弓箭表演的训练视频在各个朋友圈里转发,社交网络的传播速度快,传播范围广,一时间,古琴和弓箭成为城中人们热议的话题;望西陵,这位致力于宏扬中国传统文化的创业者,也成为人们关注和寻访的焦点人物。三峡电视台,三峡人物周刊等媒体纷纷前来采访报道,更多的宜昌市民知道了宜昌市青年文化创意产业园里有位致力于弘扬民族传统文化的“望老师”。 许多中青年人也通过电视新闻爱上了动作有法,急徐合度,雍容有礼,不仅可以使体能增强,而且可以涵养德性、陶淑身心的弓箭表演艺术,纷纷加入望西陵的弓箭社。宜昌夕阳红老年艺术团专门找上门聘请他为古琴艺术指导总监。许多成年人也了解到由于成人之于儿童 ,文化程度要高许多,尤其在历史、文学以及传统文化方面的理解更为透彻,特别是对天书一般的减字谱,大多数成人很快能自己从中发现规律,并且对技巧、要领、乐理的理解归纳能力要比孩子强许多,因此,很多在年轻时有学习乐器愿望却因种种原因没有学成的有经济条件的中年人也上门拜望西陵为师,开始踏上习琴之路。

      不知不觉,在传承民族文化以及创业的道路上,望西陵的身边已经聚集起了一批志同道合的人。他把来求学的人,无论孩子或成人 ,均视为知音,用心传授 ,悉心指导。但他也深知,不管是他钟爱一生的古琴,还是弓箭,前方山高水长,一半尘世,一半理想,还需要他脚踏实地一直在路上,吸引或者感召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宏扬和传承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大潮中来,才能实现真正的源远流长。

图片发自简书App


   众所周知的战国时期的伯牙和子期“《高山》《流水》觅知音”的故事不过是令人叹惋的一出悲剧,那首有关两人千古传诵的诗篇:“摔碎瑶琴凤尾寒,子期不在对谁弹!春风满面皆朋友,欲觅知音难上难”表达的是曲高和寡,知音难觅的悲痛和叹息。值得庆幸的是,望西陵在传承古琴、弓箭等传统文化的道路上——“白雪乱纤手,绿水清虚心。钟期虽已没,世上有知音”。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