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口罩的怪女孩

96
大派勋
2016.11.13 18:04* 字数 2619

在别人眼中,她是个古怪的女孩。每天独来独往,没有朋友,最奇怪的是她每天都带着口罩生活,无论是上课、吃饭还是睡觉。没人见过她取下口罩是什么样子。

没有人知道,在她十一岁那年,家里突然起了场大火。那场大火不仅带走了她的妹妹,还毁掉了她四分之一的脸。右脸颊下半部分的皮肤变得坑坑洼洼,颜色惨白的吓人,那些一条条凸起来的痕迹,让她觉得自己看起来像个得了怪病的老妪。加上妹妹的死使她变得愈加的封闭和沉默。

爸爸把她带去新的地方生活,想让她早点淡化掉这场苦难带给她的伤痛。十一岁到十八岁,整整七年。她的伤口不仅没有愈合反而撕裂得更开。

大学生活刚刚开始,班上的人开始三三两两的结群,唯独她还是一个人。她从来不主动与别人说话。在别人看来她冷漠、孤僻、古怪得让人难以接近。

有次班级活动上人们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一男生输了后选则的大冒险。周围的人小声的提议让他去揭开古怪女孩的口罩。她还是听到了,错愕的盯着他,眼神里掺杂着恐惧、胆怯和不安。男生嘀咕了句“算了换一个,换一个什么都行。”这时班上一个比较皮的男生嘲笑着说“这都不敢。”然后一把扯下了她的口罩。

所有人都愣在那里,包括她自己。同学们的眼神全都聚集在她右脸颊的伤疤上,那些眼神就像是灼人的火焰烧得她生疼。她小心翼翼保护着的秘密,现在就那么赤裸裸的躺在众人面前。她觉得自己像是一只被扒了皮的鹿子,疼痛害怕,而又羞耻。

就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在她跑开时,她都没有大声的哭出来。她奋力的跑开,只想赶紧躲起来。那天她一个人哭了很久很久,委屈难过伤心这些所有的负面情绪全都涌上来。

在第二天她走进教室时,所有人的眼神都跟着她移动。大家看到她换了一只口罩。从教室门口到座位。她始终沉默的低着头。

她不小心把前桌的笔碰了下来,犹豫着要不要去捡,最后还是弯腰捡了起来,放回了桌子上。

前桌的同学转过来对她说:“谁让你捡的,口罩怪。”

同学不友好的态度虽然让她难受,但她还是装作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并没有给予理会。但从此之后,“口罩怪”这个绰号就在班上传开了。

每次听到这三个字她的心里像是有无数根针扎过来,她想从此以后再也不要和外界有一点点的接触。

这天晚上回家,她像往常一样打开电脑,记录下自己这一整天绝望的心情。这是她很久很久之前就养成的习惯。电脑就像是她的朋友,她把自己的心情经历全都记录在这个冷门的网站上,偶尔会有一两个读者安慰下她,说一些无关痛痒的话。

她像是活在自己的世界当中,外界的一切都和她毫不相干。她每天一个人去上课、一个人去吃饭、一个人去图书馆。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且丝毫不想改变。

除了上课,她把大把的时间都泡在图书馆里。固定的时间和固定的座位。她在图书馆里消磨了一本一本又一本的书。

某天,她发现有个人也会在固定的时间来图书馆,并且坐在固定的位置,就在她的对面。他也是独来独往吗?他也喜欢一个人呆着吗?他有没有朋友呢?他会喜欢什么书呢?她在心里想着这一连串的问题。

于是便开始留心观察起来。他选择的书,他看书时的表情,他每天穿的衣服,他头发的样子,甚至是他走时凳子倾斜的角度。慢慢的这竟成了她的一种习惯。那天她正极力想看清楚他在看什么书时,他正巧抬起头来。眼神相对时她有些尴尬,自己像是在窥探别人的秘密。然而他却回应她一个友好的微笑,然后又低头继续看书。她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木讷讷的低下头来。

在记忆中,这好像是在她受伤之后第一个主动对她微笑的人。

那天她的心情竟格外的好。依旧在网站上记录下来这件事情。

突然她发现有个人关注了她。对方还给她发了无数条的私信,无非就是些“生活还是美好的,要看见光明的一面。”“要自信,好好的生活。”“不要太在乎别人的看法。”之类鼓励她朝前看的话。对方还问她,为什么要取名为“口罩怪”。她回,因为我就是个戴着口罩的怪物。

她每天依旧过着相同的日子,独来独往的。泡图书馆,上课,吃饭,回家。唯一不同的是每次去图书馆时,对面坐的男生都会给她一个人友好的微笑。慢慢的,她也会开始回应他一个微笑。

她想或许那个人说得对,生活总有光明的一面。

她开始越来越喜欢记录,那些细微到一个微笑的事情。那些坐在对桌的男孩突然问她喜欢看什么书的惊喜的事情。每一条记录下面,关注她的那个陌生人都会评论。她有些好奇对方会是谁呢?

这天她像往常一样去上课,老师问:“今天是谁值日。”一同学脱口而出说:“口罩怪。”全班一下子哄笑起来。

“口罩怪是谁。”老师有些疑惑。

“口罩怪就是赵小均。”

老师顿了顿也笑了出来,但很快就极力克制了。并且告诉同学不许随便给别人取外号。然后叫赵小均上去擦黑板。

她努力的隐忍着,眼泪擒在眼眶里打转。她看见了老师那极力克制的笑容。她好不容易慢慢建立起来的信心,一下子就崩塌了。

放学后,她失落的回家。在回去的路上正巧看见经常在图书馆坐在他对桌的男孩。她准备好了一个微笑。对方却和旁边的女孩聊得很开心,根本没有看见她。她又尴尬的收了回来。她仔细的打量了那个女生,长得乖巧可爱,笑得也很甜。原来他并不是没有朋友,她想,这个世界上只有我这么一个怪物。

这天她只更了一句话:“原来我才是这世上唯一的怪物。”

关注她的陌生人突然又冒了出来,关切的问她怎么了。

她翻了翻动态,看完了这个陌生人留给她的每句鼓励的话和每一条动态下的评论。然后她告诉陌生人她今天很失落。她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自信,被所谓的老师击成了粉末。

陌生人告诉她,你还有图书馆的那个男生啊,他是友好的。

她说,他有朋友,我看见了。一个很漂亮的女生,而且他没有看见我。原来我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怪物。

许久陌生人才回过来一条信息:“你还有我。”然后陌生人又发了许许多多的话,关心的、鼓励的、深情的、陪伴的。

她盯着电脑屏幕,在黑暗中默默的流着眼泪。她把所有事情想了一遍。然后从抽屉里翻出来很早之前准备好的安眠药。一口气吃完了下去,然后又用刀片割破了自己的手腕。

然后她发了最后一条动态———活的人还活着,但死的人却永远的躺在了黑暗里。

刚发完她爸爸就冲了进来,她的意识开始渐渐模糊。她听见爸爸打了120,听见他在哭,他抱着她向外跑去,他的眼泪落下来,落在了她的脸上。

“不是给你说了吗,你还有我,你还有我啊。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不喜欢你,但爸爸是爱你的啊。”终于她明白了一些事情。

她只能在心里默默的说了句“爸爸,对不起。”

在她快彻底的失去意识时,眼前突然闪现出一片白色的光。一个空灵透彻的声音问她:“后悔吗?”

她说:“后悔。”

然后她跟随着那个身体如蝉翼一样轻薄透明的人消失在白光之中。

一只咸鱼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