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你们——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人生在世,身体有栖身的屋宇,心灵可有?精神可有?

著名作家毕淑敏说:“人的肢体活动,需要空间。人的心灵活动,也需要空间。”而心灵活动,无时无刻不在进行,它们活动的轨迹构成了一个人的历史,成长史。

那么,怎样的“历史”,才是我们渴望拥有的呢?它应该如同灯塔,带领我们一步一步走出狭隘走出幽闭走出滞涩,走向广阔走向明媚走向光明。它应该如同窗扉,带领我们清明我们的眼、打开我们的耳,澄澈我们的心,去看、去听、去思……

那么,我们如何创造这样的“历史”?

美国诗人狄金森说:“没有一艘船能像一本书/也没有一匹马能像/一页跳跃的诗行那样——/把人带往远方。”

曹文轩说:“未经凝视的世界是毫无意义的。”

马尔克斯说:“所有的事物都有生命,问题是如何唤起它的灵性。”

著名作家朱天依说:“我重拾写作,是因为觉得那是记录我生命的一个方式,我觉得每一个人都应该把自己的生命记录下来。”

无数坚持书写的生命说,写作是生命的记录,是留住生命留住时间的唯一方式。

更有无数前辈谆谆告诫——

书写,让思维缜密,让思想定格,让文笔流畅,让笔底生花。

书写,让人真诚,让人感恩,让人拥有感受幸福的能力。

书写不光是庄稼,是粮食,也是一剂疗养生命疼痛的良药。书写的价值不仅表现在写的当时,更表现在若干时间之后。

……

到梭罗那里,书写更是每日进行,他说:“我的日记记载着那部分我。那部分我要是不写下来,就会逝者如斯,了无踪迹;那部分我是田野的落穗,是我的收获。我不必为日记而生,可是在日记里我为众神而活。”而他享誉世界的力作《瓦尔登湖》几乎就是日记的“零存整取”。

……

读到这里,亲爱的同学们,你们是否明白,创造我们的“历史”,创造独一无二的真正的生命成长史,原是“有法可依”“有迹可循”的——

在你们青春正好生命正茂的时候,请将自己交与书籍的舟辑,让它们载着你们驶向未知,驶向远方,驶向憧憬的彼岸……

在你们拥有最明亮眼眸最敏锐思绪的此刻,请好好凝视这个美丽的世界,用心倾听一朵花的呼吸,轻轻抚触一脉叶的心跳……

然后,就紧紧握住手中的笔,在时光中,在翩飞不已的生命履历上,迅疾地去书写去记录——那无比珍贵、转瞬即逝、永不可逆的生命记忆!那一个个日子,一个个瞬间,一个个此刻!

所以,孩子们,郑重地拿起笔来吧!一字一字,以最虔诚的心最真挚的情,以渐渐生长出的全部的智性和理性,写出对这个世界最深情的眺望、最温柔的触摸、最敏锐的思索;写出对这最璀璨的年华最纯粹最滚烫的爱恋……孩子,这也是为生命作传,为青春作传!

即便有痛有泪,即便有跌倒有迷惘有挣扎……愿时光过处,这里留下的是最真实的足迹最无悔的青春……金风又起,愿你穿越岁月的迷雾,能在众多晃闪迷离的枝头,还能清晰地辨认、撷取那一枚青葱却饱满的果实!

(孩子们,书写生命,我们同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