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播一束米,秋收万斗粮——在希望的田野上

        因为知识的匮乏,我不能像专业媒体人那样,可以用文字写出自己的感受,我在这个文化很重要的世纪中,有着很低的文凭,所以我不敢说话,不敢过多地表达自己,我怕言语不恰当,我又怕生硬地说出很多话。但是每一次,我都觉得真实很美好,说出了那些我想说却无法组织好的语言。不管怎样,我想继续去记录感知的一切——种兰。

        美国诗人奥利弗说,当有一天,你终于明白了你必须做什么,并开始做的时候,你的旅程就真正地开始了。

         春意盎然,天气晴好。准备好一些蕙兰和春兰,没仔细数过,大概一百多苗。装车出发了!✊✊✊

        目的地——老家黄陂腊梅村李家湾。一路欢歌笑语,仿佛驶向梦想开始的地方!✨

        到达老家已是午饭时间,和独自一人留守祖屋的大伯客套几句,迫不及待就开饭了。

        家乡的饭菜和城市不同,就不用多解释了。一顿胡撑嗨胀,进入主题——上山种兰。

        没见过这种工具,倒像是古时的长矛!这是要上山打仗么?实用就是硬道理!

        祖屋对面的小山丘连绵起伏,黄陂属于丘陵地带,也是大别山的余脉,兰草比较适应这种土质。有玩家说,大别山的兰草奇香无比,数里之外都能闻到!

      兰草喜阴,不耐极寒也不能耐热。在大伯承包的小山丘上,得选一面相对通风和阴凉的土坡才能有利于兰草的生长。一番勘察后,终于选好了一块。

        不啰嗦,开始挖坑植苗。第一颗种好了,是不是很美!它象是在微笑着感谢——终于重回大自然!

         没做过农活,难道还没看过电视?然,真不知道还有这么多荆棘!挂得双臂全是伤痕!

     有朋友说,好长的毛哇!

        经过一个多小时挥汗如雨,全部植完!✊能看见它们在哪么?哈哈!看不见更好!我担心有识货的人来偷挖,那就白白忙活了!不过,乡亲们都比较朴实,当地的兰草早已被挖掘一空,也不会想到有人再去种植。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种植兰草不光是因为喜欢兰,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想让它繁衍昌盛,重回故里,香飘四季。当然,理想是崇高滴,人总得有梦吧!

        趁着天色还亮,和大伯寒暄几句,就准备回城了。祖屋依旧是父亲儿时的模样,仿佛看见过世的爷爷奶奶在门口坐在矮靠背椅子上。记得爷爷说,他年轻时,进城到汉口,得步行一天一夜才能到达,如今交通方便了,却……

        门前这棵枫树父亲在上次回来时跟我说,他儿时这棵树都有碗口粗了,也就是说至少也有70多年的年龄了!还是那样枝繁叶茂,人的灵魂要是也能如此就好了。

        再会,我的家!再会,我的爷爷奶奶!但愿下次来时,能闻到清新的兰香,看到遍野五彩的兰花。

         “ 兰之猗猗,扬扬其香。

              众香拱之,幽幽其芳。

             不采而佩,于兰何伤?

             以日以年,我行四方。

             文王梦熊,渭水泱泱。

             采而佩之,奕奕清芳。

             雪霜茂茂,蕾蕾于冬,

             君子之守,子孙之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