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十五) 见父母

每天早上,中午,晚上,从未间断,每天都来背孩子上学,引得班里同学的艳羡,“林堂新,你爸爸可真好啊!”“林堂新,你和你爸真像,你老爸很帅哦!”“林堂新,你还真是因祸得福额!”……

看着儿子一脸傲娇的表情,小草也笑了,只是小草自己不知道,笑容挂在脸上已经没取下来过了。

三个月的时间转眼过了,堂新终于能自己上下学了。三人一起出去吃饭,“这个星期天,去我们家里见见我父母吧,堂新一起!”林严突然开口。

小草正喝着饮料差点喷出来,一下子呛住了。“没事吧!”急忙递过来纸巾,拍着小草的背。“有点唐突了,对不起!堂新你的意见如何?”“我没意见,这事老妈自己做主。”

晚上等堂新睡下,“林严,我们出去走走吧!”“林严,这段时间谢谢你了,这段时间如果没有你,我一定会忙得鸡飞狗跳的吧!”

“林严,我直接说重点了。林严,你知道的我结过婚,儿子也那么大了,而且你也应该知道了,你和堂新他爸爸很像,所以堂新能那么快的接受你,可是林严,你还年轻,可以有更好的选择,所以,你要不要好好想想你自己的人生,你可以有更好的选择。”

“小草,给我讲讲堂新他爸爸,那个和我很像的男人,我想知道你的人生?"

“行!”街上行人陆续少了,两人干脆买了东西回家。小草被卖,与瑞丰的相遇……

第一次,小草在另一个男人面前诉说着自己的经历,小草以为是一场永不可触摸的伤痛,而现在小草竟能慢慢讲述自己的人生。聊着聊到天快亮了。

“小草,也许是命中注定我要等你吧!那么多年的时间,分分合合,兜兜转转,也许我只为等你,小草,让我代替他守候你和堂新,好吗?第一次看见你,我就已经做了决定。”

“林严,你可以有更好的选择的。”

“你就是我最好的选择。”

林严将小草拥入怀中,“睡一小会儿吧!天快亮了。”

星期六,林严早早等着小草娘俩了。林严条纹衫,休闲裤,休闲鞋。堂新运动丅恤,牛仔裤,运动鞋。小草试了满满一床的衣服,这套太过正式,像谈生意,那套太过休闲,显得不重视,那套又太花哨……

林严进屋双手稳在小草肩上,“小草,看着我,””不用紧张,你做你就好了,父母那边有我,什么事情,我来解决,嗯。来,我们穿衣服。”林严选了米色雪纺及膝长裙,白色外套,黑色高跟鞋。清新确又不失端庄。黑色如瀑的头发放下来,随意抓取上半部分,卡上一个蓝色蝴蝶,上了淡妆。”小草,你真美!”

林严轻轻为小草捋了捋肩上的头发,吻小草的额头。堂新正好脑袋凑到在门口,两人都脸红了,“你们继续,我什么都没看见!没看见!”

“该走了,不要让老人家在家等着急了。”

“等等,这是我为老人准备的。”“什么东西?”“两件都是有薄绒的马甲,老妈赶了好几个晚上做的。”堂新抢先说道。

“谢谢!辛苦你了!”“真不明白你们大人,满大街的马甲,干嘛非要熬夜自己做。”“儿子,今天话还真多。走吧!”

半小时左右的车程,“这就是我们村子了”,车边走边看,村里公路,路灯,活动场所一应俱全。车子明显减速,路边不断有熟人打招呼。很快车在一幢两层别墅前停下来。

有4,5个人迎了出来,“妈,爸,这是小草,这是小草儿子堂新。”“小草,这是爸,妈,姨,还有大姐和姐夫。”“伯父,伯母,姨,姐姐,姐夫。”小草打着招呼,又教林堂新喊人。“哟!儿子都那么大啦!”“是啊!十七了。”“好,好!”

“都别站着了,进屋吧!我们已经安排人去接你姨了,应该一会儿就到了。”边走老人说道。

两位老人看样子至少有七十了吧,脸晒得黑黑的,林严说过他排老六,大姐家在同村。老人虽岁数大,可看起来精气神都很好。父亲穿的中山装,母亲穿的碎花衬衫加马甲,黑裤子。

进到客厅,已经摆满各种水果,大姐连忙泡上茶来。林严拿出为老人准备的礼物。老人高兴的收下了。“妈!爸!这可是小草亲手缝制的。”“哟!手可真巧!”姨和大姐拆封赞美道。

“姨,大姐!时间仓促了,就给你们准备的丝巾,看看可喜欢。”“哟!还有我们的!小草,你费心了。”

一会姨也来了,坐了一会儿,就分开准备午饭去了。看得出老人家还是很高兴的,还拉着堂新问长问短,堂新都耐心的回答着。

午饭足够丰盛,老鸭汤,黄焖鱼,凉拌牛肉片,鹿肉,蒸鸡,凉拌三丝,现磨豆腐脑,蒸酥片,还有一个青菜汤。

“那么多菜呀!谢谢伯父伯母的款待了,也辛苦姐姐,姐夫姨了。”

“草,不用客气,一家人不说那么多。”吃饭间,林严不时为小草夹菜。“臭小子,就没见你对谁那么殷勤过。”“妈,快别乱说了,看小草都脸红了。”

帮着收拾好,大家回到客厅里,“草啊,既然你已经来了,咋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了。实话说,林严老早就和家里说过你了。我们林严从小家里排行最小,被惯坏了。对于他的婚事家里人是操碎了心,只见他带着,没见他有过结婚的打算,任你家人催,逼,闹,他也不为所动。你是第一个,他回家认真说要结婚的。一开始我们听见说儿子都大了,都不同意。他妈妈还和他闹过。后来也想通了,日子是他的,你们觉得行就行了,他也三十五了,你们如果觉得合适,就把这事定了吧!我们也老了,也想抱孙子了。但我有一点,你们接了婚必须在家住。你也看见了,我们老了,家里的果园得有人料理,我们是管不了了。”

小草没想到老人那么直接,看一眼林严,脸上有了愠色,小草轻轻拉了拉林严的衣服。

“伯父,伯母,很高兴你们能与我如此坦诚相待,但是婚姻毕竟是大事情,林严和我也未提起过。伯父伯母,这样,下来我们商量商量,再回你们的话可好?”

“也行,丫头,今天伯父说话唐突的地方,你不要往心里去。不过今天见了你,我倒放心了,这个倔犊子,必须有个能管住他的人,丫头你很稳重,管他,我放心。”大家又笑着聊着其他的事情。

晚饭吃过,送小姨回去,三个人才又回店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中国人亲戚关系的称谓 中国人的亲戚关系称谓,不是一般的复杂,在当前推行“一对夫妻一个孩”的现实社会里,除直系亲属父...
    诗之源阅读 3,539评论 0 1
  • 1、守护式容器: 能够长期运行 没有交互式会话 适合运行应用程序和服务 让容器在后台持续运行:启动容器,docke...
    八目朱勇铭阅读 74评论 0 0
  • 春耕犁田时候,牛是主要劳动力,但不是哪一家都能买得起牛的,一头壮实的耕牛的价格够一家人几年的收入。没有牛的只有东借...
    敦厚新哥阅读 45评论 1 0
  • 深秋时分,又一次来到京城。 天阴沉沉的,气温很低,才10℃不到。来的时候和朋友约好了,在我办事的附近...
    梦晓梦阅读 490评论 0 1
  • 和同事聊起初中高中时候的岁月,忽然意识到,曾经我有一手好牌,却被我随意的弃牌了。岁月是单程的,如此心酸也只能感慨。...
    古时月白阅读 2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