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辈子,我就只想对这个姑娘好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们绕了这么一圈才遇到,我比谁都明白你的重要,沉默久了我就决定了,决定了你的手我握了不会放掉。       

故事的男主人公是我高中时期的男朋友,对,就是我情窦初开时的男朋友,那时候的他就是我们口中所谓的“混混”,不爱上学整天不是网吧就是和其他的“狐朋狗友”一起玩乐,然而,那时候的我青春年少,却特别喜欢这样的少年。这时候你们一定会想,故事的女主人公是我嘛?嗯,故事中的女主人公并不是我。

阿杰比我大两岁,他和依依的认识是在我和阿杰交往之后。他们的相识具体时间和地点经过其实我都不清楚,我只知道依依不是我们这个城市的,他和阿杰一样,高中毕业了就没有再上学。阿杰高中毕业后成了流连于各大院校的“混混”,哪里有姑娘哪里有好玩的就会有他。而我就是他其中的一个姑娘,遇见阿杰的时候我高二,当时身边的朋友都很怕我会被他“糟蹋”,情人节的时候,我用了自己为数不多的零用钱买了一对情侣戒想送给他,好友们都觉得阿杰并不值得我这么用心对待,都劝我不要送礼物劝我别对他用心。然而,那时候的我真的是非常迷恋会打架的男生,我还是心甘情愿地对他好,也正如朋友们所想,我和阿杰交往了几个月后分手了,分手是我提的,阿杰当然是很无所谓的答应了。这之后,我和阿杰没有再联系。大概也是这段时间,他认识了他现在的老婆依依。

和阿杰再次遇见时是我即将开始大学的征途,那年暑假满心欢喜地憧憬着大学的生活,也因为结束了高三那一整年的紧张时刻,暑假的时候特别的爱玩,又碰到了爱玩的阿杰,然后我们又在一起了。复合的那段时间,阿杰总是刻意避着我,总是拿着手机低头发着信息,有一天,实在忍受不了的我和他大吵了一架,暑期还没结束,我们又分手了。后来,我去了另一个城市开始了大一的生活,也交了新男友。在和新男友感情还不稳定时,阿杰在某一个阳光正好的周末竟然不远千里来到我所在的城市找我。他带我去了酒吧,他喝了很多很多酒,也许是因为酒精的作用,他在我面前竟然哭的像个孩子,当时的我真的是一脸懵,我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只能静静看着那曾经让我非常着迷的脸,因为哭泣而扭曲着。我记得我问他怎么了,他含糊不清楚地说着:“她走了,我和她分手了,我好想她... ...”所以他来找我是因为受了别的女人的情伤来找我疗伤嘛?当时我心疼他但又有点恨他,真想一走了之,可是心软的我没有这么做,还叫来了我新交的感情并不稳定的男友,把阿杰扛到了酒店。新男友也同样一脸懵的看着我,撒谎不脸红的我不假思索的说:“这是我表哥,我阿姨的儿子,跟我未来大嫂吵架了。”新男友半信半疑也没有多说什么,那天为了照顾阿杰,我们三个人在一个两张床的标准间里度过了。

也许是因为酒精的振奋作用,阿杰一大早就醒来了,看到我和新男友一个睡床一个睡着地铺,满脸尴尬地把我们叫醒,一直说着不好意思,然后准备离开。我说:“大哥,这么远跑过来别急着回去啊,我和阿果带你逛逛啊。”而新男友也以为他真的是我的表哥,一脸乖巧的附和着。现在想来当时的我跟阿杰没发生过什么事,所以我才能如此平静的带着新男友面对阿杰吧。夜晚,阿果和阿杰很快熟络,把酒言欢,阿杰开始恢复他的社会气息,满嘴不文雅的和阿果分享着他的趣事,慢慢的他说起了他和依依的故事。

他说“我和依依是在和一群朋友吃饭时认识的,她个子高高有点微胖,有点娃娃脸,当时第一眼见到我就觉得她很可爱,我就想撩她,可是她总是拒绝我。她越拒绝我我就越想追到她,我花了很多精力,打听到了她的住所,每天早晚都去堵她,给她送早餐送礼物,那时候的她嘴上拒绝着我,可是我知道她一定是动摇了,她生日的时候,我找来了她的好朋友,给她准备了一个生日趴,生日会上我表白了,她被我惊喜到了,她答应我了,后来我们在一起的每天都很开心。没多久,我就带她回我自己家了,刚开始我妈没说什么,带的次数频繁了,我妈开始阻止我,开始只是在我面前说,我不听,她开始在依依面前说,趁我不在的时候,对依依说了很多并不中听的话,依依在重复那些话时还哭了,我特别心疼她,她只是一个21岁的姑娘,被我妈用那些'小姐、陪睡,不要脸来形容她,太伤自尊了,后来我开始找工作,开始去外面租房子,我搬到了外面和她住一起,她有劝过我回家,但是我不同意。也许真的是因为追的来之不易,我撩过这么多姑娘,可就只有她让我放不下,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的眼里容不下其他人。”说到这里,也许酒过三巡了,阿杰开始哽咽了。

我递了纸巾给他,他直接拒绝说:我们这种粗人要什么纸巾。”说完用他自己那宽大的手掌擦了擦泪。看着眼前这个平日里一副吊儿郎当的男生,现在哭的像个得不到心爱玩具的孩子,我的心还是有点疼的,毕竟我曾这么喜欢他。忍住自己悲伤的情绪,我问:“然后呢,你们为什么分手,因为你妈?”

他说:“不是,是因为她家里。依依的家里还有弟弟,她家里给她安排了相亲,让她回自己的城市早点结婚生子,也能帮家里减少点负担。”“可是她才21岁啊,这么早就结婚?”我惊讶道。我听说那边的女生都结婚比较早,是吧表哥?”阿果配合的回答道。听他叫阿杰表哥,我竟有些忍俊不禁。嗯,她回去了。我说过我会娶她的,可是她不愿意等我,她说我的父母不同意的话我什么都没有,我给不了她什么,她还有弟弟和父母要照顾,她等不了我... ...”阿杰说到这,用力捏扁了手中的罐装啤酒瓶,还未喝完的酒顺着瓶口溢了出来,像极了他的眼泪。“她回去之后,我们还是会有联系,前段时间她回到这个城市来找我,她说她马上就订婚了,她说她可能再也不会来这个城市了,见我的时候她哭了,哭的很伤心,她明明是爱我的,我说要带她回去见我妈,我要跟我妈说要马上娶她,可是她拒绝了,她连机会都不给我... ...”

阿杰在我所在的城市呆了两天就走了,他所告诉我们的故事就到这里结束了,之后我们有时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不再联系,我也一直以为他和依依各安天涯了。

在我毕业后回到自己家乡,我曾经在马路上遇到过阿杰,他的身旁有一个姑娘,也是高高的有点微胖,挺可爱,这个女孩我在阿杰的朋友圈看到过几次,我们打了招呼,我还是很关心的问了他:“女朋友吗?”他一脸幸福地点点头,后来阿杰的朋友圈也时常会出现这个女孩,他总是会晒着他女朋友的丑照,像是故意黑她,可是语气里都带着宠溺。

去年,看到阿杰晒了结婚照,他和那个女孩结婚了。我也从未想到过这个女孩就是曾经那个在他青春年少时就出现的姑娘,在分别几年后,我以为已经是别人妻的女孩最后还是回到了阿杰的身边。知道这个女孩就是依依就在前段时间,我发了个朋友圈,说想听故事,然后他评论我了,后来我回了个坏笑的表情说了句你的故事我都知道,然后他就发我信息给我讲了依依回来的故事。

他说:依依是在他们分手两年之后再回来的,在他已经放弃了依依,以为她早已嫁人甚至以为她或许已经有了孩子后依依却又出现了,依依告诉他,那个和她准备结婚的男生出轨了,被她抓了现行,她说她当时没有很难过,甚至觉得有点庆幸,然后他们分手了。之后的一年多依依留在了家里,帮忙照顾弟弟,也相亲了几个对象但都不满意,家人也以为她是受了之前那个男生的情伤,所以也没有再强迫她,后来,她还是忘不了阿杰,再等弟弟上了大学后就又来到了阿杰在的城市,然后他们又在一起了,这一次他们比之前成熟了,阿杰也已经有了稳定的工作,他们虽然也经历过一些不如意但都没有放手,他们最大的阻碍就是阿杰的父母了,阿杰的妈妈特别抗拒依依,她始终觉得不是这个城市的依依不适合阿杰,一直不肯接纳依依,依依也很努力地讨好着阿杰的妈妈,在阿杰家总是主动的帮做着家务,总是贴心的给他妈妈挑礼物,依依似乎从来没有什么怨言,久而久之,阿杰的妈妈好像也没有那么讨厌依依了,开始慢慢地接受她。阿杰说他真的觉得挺愧对依依,他妈妈很多次言语过激的说着依依,她都挺过来了,那时候他真怕依依会受不了他妈妈而再次选择离开,可是,依依没有,在去年,阿杰妈妈终于同意了他们结婚,阿杰说了一句话,让我觉得特别暖,他说:“好像年少时越花心年长时就会越深情,这辈子,我就只想对这个姑娘好了。”我调侃的说道:“过分了啊,我也是你年少时伤过的一个姑娘,到现在还走不出呢。”他说:“别闹啊,'表妹',对了,你大一时候的男友呢?”我说我们是没有你们爱的那么深切的,没多久就和平分手了,他说:“那'表哥'等着你找到你的真命天子,等着喝喜酒啊。”阿杰还说他们结婚的一年多来,也总是会有争吵,但都不会闹到第二天,他说依依给他那荒芜没有什么可以期盼的人生带来了很大的意义。看到阿杰的现状,真替他高兴。

现在想来,那时候的阿杰也才刚20出头,没有赚钱能力,一直混着日子靠着家里,真要和依依结婚了也未必能承担起责任,也许结完婚面对许多大大小小的问题,说不定矛盾会更多,反而走不长吧。大概他们是真的很爱,所以才会有这样的际遇,给了他们再次相逢的机会。

相爱的故事有很多,能走到一起的也有很多,兜兜转转还是你真好,祝福相爱着的你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