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龙河上的女船工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六月,本该变得炎热的天气,因为前一天的一场大雨,空气变得清透凉爽。

女人站在渡口搭起的遮阳棚下,眯着眼看向闸口处,她在等待即将过闸口的游客。然后,带他们上自己的竹排,开始遇龙河这一段的漂流。

女人大约四十多岁的模样,个子矮小清瘦,瘦削的身体装在宽大的衣裤里,被风一吹,空空荡荡好像一节干枯的枯树枝子。

她的皮肤因为常年裸露在外,变得黝黑且粗糙。眉眼好像没长开一般,皱巴巴地挤在巴掌大的小脸上。头发枯黄蓬乱,胡乱地用一根黑皮筋绑在脑后,活脱脱一把似乎随时要称量这干瘦身体的秤钩子。

今天早起到现在,她已经接待过两拨客人了。

很多时候,她都实在想不明白,这些城里人是不是脑子进了水,一个劲地往他们这深山沟里跑?这里山水虽美,但哪有大城市里的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灯红酒绿来得繁华多彩呀。

‘一号,一号,你们跟着师傅走。’闸口的小哥大声吆喝了起来。

女人抬起头,目光迎上了刚刚过机的一对母女。

母亲身材纤细高挑,一袭藕粉色的长裙,乌黑的长发随意飘散在脑后,眉目如画 ,面容清秀温和,唇角微扬,这是个一看就知道生活优渥,气质出尘的女子。

女人忍不住撇撇嘴:出门在外还打扮的水葱似的给谁看呢!

那紧贴在母亲身侧的小女孩,目测也就十岁左右的样子,精致的小脸蛋多少还带一点点婴儿肥。长长的头发扎成了高高的马尾,随着她的步子在脑后有节奏地摆动。短短的牛仔短裤下,一双修长的如小鹿一样的长腿笔直漂亮。

女人迅速地扫了两眼后,便将目光快速收回。不知道为什么,心里莫名的有一种气闷恼怒的感觉。

这同样都是女人,为什么有的人天生就是公主般的好命,只负责貌美如花就够了?而自己却是要这样起早贪黑的为了一家人的生活而奔忙,明明是小女子偏偏要活成糙汉子的样子?

“跟上我。”女人低哑的嗓音向着那对母女说完后,便沿着河堤快步向前面走去。

女人的个子虽然矮小,走路却是极快,那对母女便是几乎小跑着才能跟的上她。

终于,在越过了无数竹排,快要走到码头的尽头时女人猛地停住了步子:“到了。”

“到了?可是怎么没看到撑船的师傅呢?”紧跟在身后的母女也倏然停下了脚步,那漂亮的母亲四下环顾了一圈后狐疑地问。

“难道我不是人呀?”一种被轻视的感觉令女人心中腾起了一股火。

‘啊……啊!实在不好意思,我以为撑船的都是男师傅,先前只以为您是负责带我们过来的呢。实在抱歉……’那位母亲有点局促地看着女船工歉意地说。

女人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并不搭理那优雅的女人,她实在不想看别的女人那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

她解开了缆绳,兀自跳了上去。原本,应该要拽着缆绳等游客上了竹排坐好,船工才可以上去的。可是,这会她心里超级不爽,只管独自先上了竹排。

抬头看了看天色,虽然有点阴天,但是云层稀薄,太阳将云层照射得有点刺眼,空气中开始有一丝丝闷热的感觉了。

看了看椅子后面撑起的太阳伞,女人鬼使神差地三下两下将伞收了,随意扔在椅子的后面。

然后,拿起竹篙撑在水中,遂面无表情的对着岸上那脸上还挂着歉意笑容的母亲喊:‘赶紧的,赶紧上船。’

那因为重力而漫了水的竹排有些摇摇晃晃,小女孩惊叫着:‘啊……妈妈,有水呀,我的鞋子进水了。’

‘别怕,别怕,宝贝,妈妈在。你慢点踩,赶紧坐到椅子上去,没事了,没事了。’母亲在一边安慰着自己的孩子。

女人面色阴沉地站在船头,撇撇嘴:在水上漂流,见点水还不正常?这城里人就是矫情。

看那对母女在椅子上坐定,穿好了救生衣,她把竹篙猛地往水里深深插下去,竹排咯噔猛震了一下,便快速退出了码头。

竹篙带起的水花毫无征兆的大朵洒在那对母女身上,遂又引起了小女孩一阵的惊呼。旁边的母亲则温柔地轻拍着女儿的肩膀安抚着。

女人手持竹篙,在一送一收间,体会着那只属于自己心底里的愉悦与自豪。那是属于独立天地间的她,唯我独尊。

遇龙河水平缓清澈,若不是这来来往往的竹排划破了它的宁静,它简直就是一块晶莹剔透的绿水晶。

小小竹排在河道上悠悠荡荡,细细的风徐徐而来,轻轻撩拨着耳际的一丝丝乱发。

入耳的除了竹篙出水入水时的细微水声,偶有游人的欢声笑语飘荡在河面上,而大部分的游客都醉在河岸两侧的‘风烟俱尽,天山共色’的美景中了。

过了遇龙桥,水面比之前略微宽了一些,不再是那么多的竹排拥挤在一起,而是掌舵人按自己的意愿各自寻了或河水中央,或靠近水岸处的航道前行。

竹排越往前行,便是更加的豁然开朗,两岸阡陌纵横,修竹葱葱,青山俊秀,宛如现实版的水墨画。

‘宝贝,你快看呀,快看呀,好美的景色。’母亲带着一份不可名状的兴奋对着女儿说。

一边赞叹,一边还打开了手机音乐,一曲云水禅心的琴曲传来,竟是令人一下跌进那流韵空灵之中。仿佛蓦然就远离了俗世烟火,心灵被涤荡着,一些柔柔软软的东西瞬间就充盈了内心。

女船工擦了擦额头上的微汗,临近中午,哪怕太阳没有露出云层,在毫无遮拦的河面上也是感觉到了一丝水汽蒸腾的热度。

看看安静坐在椅子上的母女,虽然她们并没有提什么异议,但她的心里竟然莫名的有了一丝丝歉意。

是呀,女人呀又何苦为难女人呢。

不远处是景区专门给游人拍照的一艘游船,载客的竹排从此经过,便是有工作人员用专业的相机将游客的身影记录下来,自不管你同意或者不同意。

照片就在码头的出口处取,可随便选择要或者不要,还好并不是强迫。

‘你们要不要拍照?拍不好不要钱。’女船工声音低低地跟那位母亲说。

或许,女子是没有想到女船工会主动跟她搭话,又或许,她此刻已经完全沉醉在青山秀水中,总之她并没有回应女船工的问话。

女船工轻轻叹息了一声,没有继续再问。如果游客有拍照并选定了照片,她是有提成的。

而现在,女船工便是趁着那两个拿相机的小哥正在拍其它竹排的游客时,从旁边轻轻划过。

再往前不远处就是一处石坝,因为有较大的落差,便是在那一处漂下去,也会多出许多的刺激来。

‘你们的行程就到这里了。’女船工清了清有点干涩的嗓子。

‘啊?这么快呀,就漂这么一会呀。’小女孩似乎还意犹未尽。

女船工眼放精光地看了看不远处的石坝:‘如果你想继续漂,加钱的话,我可以带你下到石坝那里去抓鱼。’

女船工知道这母女是跟团的,但是她还是忍不住给出建议。

那位母亲看了看时间,转头对着有点不太开心的小女儿说:‘宝贝,时间不早了,我们都是一个团队,不能因为一个人而耽误了大家的行程对不对?等下次我们自由行,一定让你漂个够。’

说罢,轻轻揽起小女儿的肩头拍了拍。随即回过头温和地对着女船工说:‘师傅,我们回程吧,不好让太多的人等我们。’

女船工心下多了些许意料之中的失望,依言调整了船头,紧抿着双唇,再不发一言,只是兀自撑着竹排向着归途前行。

等到了码头的榕树下,女船工将船头尽量平稳地靠上码头的石阶。

等那对母女小心翼翼的下了船,正准备离开,却见那已经跨上石阶的女子回过头,对她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师傅,谢谢你这一程的陪伴。’

女人瞬间有些失神,那一抹笑容令她心下一热,她嘴唇翕动着,最终还是没有吐出一个字来。

望着女子离去的背影她唇角弯起,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应该谢谢你。’

长篙点水,竹排缓行,女船工又在渡口继续等待下一拨漂流的客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在掉落的梧桐 乘着叶子 追随到 落雪的暮色 原谅我 我还是没有学会 学不会 一句漂亮的誓言 也请不要祝福我 不要祝...
    _湫子阅读 181评论 3 3
  • 多么大的雨, 在秋日的深夜悄然降临。 我一瞬之间睁开双眼, 仿佛从未陷入睡眠, 又似乎已沉睡亘古沧田。 窗外还在泼...
    玛尼纳尼阅读 79评论 0 1
  • 爱有时像牛奶糖,越吃就越想,太多的甜蜜变成痛的蛀牙;爱有时像杯苦茶,刚喝会害怕,最后却品尝出了清雅的香;爱有时像是...
    哈鲁小米阅读 364评论 1 12
  • GenericAPIVIew是所有的Generic View的基类,通过组合mixin来构建不同的Generic ...
    xncode阅读 511评论 0 1
  • 他 思索一个字 苦吟一句词 然后 拈来意境 揪住韵味 最终 废弃在草稿本里
    南冠阅读 76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