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母

        弟媳一边催促着弟弟,一边拾掇着刚从车上拿下来的鞭和纸钱。今天是她母亲离世的十四周年,她们要上山去祭奠。

        十四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疼痛,被确诊肺癌不到两个月,来不及过一个花好月圆的中秋,不到五十岁的年纪,就撒手人寰了。 时间过地快呀,当时才三岁的大女儿如今都已十七了。每年的这天,她都会与妹妹一家早早从县城赶回到乡下,一起帮父亲收拾杂乱的屋子,一起下厨,一起去看望黄土坯下的母亲。

        后母是父亲在母亲走后多年,经人介绍经她们两姐妹应允才续的。生有两个女儿,都已出嫁,彼此都无负担。后母能说会道,还做得一手好菜,管得住父亲的胃也管得住父亲的心。

        父亲是个花钱大手大脚之人,从小做泥匠至今,虽没有发多大的财,但比起只守着那一亩三分地的同村人,手上还是比较宽裕的。爱好抽烟和打牌,多大的都敢上,赢过不少,输的也不少。自母亲离去后,她和妹妹各自为家庭和孩子忙碌,也无暇去顾及父亲。父亲更是难得着家,平时有活做做活,没活就码长城,农忙时直接请人将地里的粮食收割好打包堆进屋,日子看似悠哉。但一个人的生活总是凌乱不堪的,有一顿没一顿,头疼发热也没个照应。

        如今父亲成了新的家,对于赌博也收敛了许多。与后母一起种了十多亩地,闲时去做做活计。逢年过节和两头的孩子们一起吃个团圆饭,后母总是做好一大桌子菜等候她们的到来,再也不用弟媳和其妹忙东忙西了。娘家没了亲娘也像个娘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