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月废墟(五十二)深潭水怪

此时吴魏等人已被眼前的财宝冲昏头脑,手下的几名打手更是眼冒金光,巴不得立刻将这些财宝据为己有,只见几人趁吴魏和穆晓兰不注意,偷摸的往各自的背包里塞进几颗宝石,甚至连看守的四人也加入到了搬运的行列。

刘队知道机会难得,于是冲林青和叶枫使了个眼色,二人偷偷从地上拾起几片锋利的石块,相互帮对方割断手腕上的绳索。此时吴魏等人正忙着搬运宝藏,早已将刘队等人抛之脑后,没过多久所有人的绳索都已解开。

吴魏的几名手下正抬着宝箱走到石桥中央,突然潭内掀起一阵巨浪,一只长颈怪兽从潭底窜了出来,身披鳞甲、通体发黑,眼睛里冒着幽光,满口利齿足有十几公分长,就像来自地狱的恶魔。看那头部的形状,与早已绝迹的恐龙颇有几分相像,而且头顶还挂着尖角。

还没等这几名手下反应过来,其中一名便被水怪拦腰撕断,甚至都来不及挣扎,上半身已经没入到水怪的腹中,留下下半截身体在石桥上抽搐抖动,血溅了一地。

情况来的太突然,谁也没有看清那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留在石桥上的半截尸身,无疑已经让在场的所有人目瞪口呆。此时吴魏和穆晓兰正从石室内出来,看到眼前一幕,明显有些惊慌失措,没想到深潭之内还有此等怪兽。

果然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虽然同伴已经惨死眼前,但是其他人还是不肯放弃宝箱,继续拖着沉重的财宝朝洞外艰难的移动。这时深潭内又掀起一股冲天巨浪,一条粗壮且披着厚重鳞片的尾巴从潭底伸了出来,接着如泰山压顶般朝石桥上的人劈了下去,石桥直接被拍的粉碎,桥上的几名打手纷纷落水,没过几秒,呼喊声、求救声便被水浪淹没,只留下一片被染成红色的潭水,在手电的照射下,令人恐惧作呕。

此时穆晓兰这边还存活下来的已经只剩四人,四人站在潭边,眼神里透着无助。但是穆晓兰和吴魏还想心存侥幸,掏出手枪对着潭内一阵扫射,然而水怪似乎毫不畏惧,子弹打在身上就像挠痒一般,根本无法穿透它钢铁一般的鳞甲。

此时洞内情况一片混乱,刘队借着水怪的出现,带着林青和叶枫等人朝穆晓兰冲了过去,杀了吴魏和穆晓兰一个措手不及,并乘乱将二人的手枪踢到了深潭之内。而潭内更是血腥,几名落水之人还想朝岸边挣扎,但是在水怪的攻击之下根本毫无还手之力,风卷残云般就成了水怪的腹中之物。

穆晓兰和吴魏果然身手不凡,虽然只有四人,但是面对刘队等人,也并没有落到下风,特别是二人的飞刀,加上洞内光线昏暗,此时占尽优势,所以很难注意到飞刀飘来。几个回合之后,双方的身上都各自带伤,叶枫的左臂更是被穆晓兰的一把飞刀命中。

就在岸上缠斗之时,潭内突然又起一阵旋涡,水怪再一次拱出了水面,并朝岸边游来。此时几人正在酣战,根本没有注意到潭内的情况,接着一张满口獠牙的血盆大口朝人群袭了过来。此时排骨跟野狗在一旁看的真真切切,大声提醒道:“小心,水怪过来了。”

林青这才回过头,但还是晚了一步,瞬间又是两人被咬的支离破碎,林青也被水怪的头部撞到了石壁之上,手握胸前、口吐鲜血。还没等大家喘过气,水怪调转身体,竖起它的尾巴又朝岸上扫了过来,所到之处水石横飞,眼看就要扫到吴魏,这时穆晓兰冲了上去,一把将吴魏推开,穆晓兰自己则被则被水怪缠住了身体。

一顿狂猛的袭击之后,水怪拖着穆晓兰再次潜入潭内。吴魏见母亲舍身救己,想追上去营救,可是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此时穆晓兰早已没入潭底,只留下吴魏在潭边伤心欲绝。刘队和叶枫趁势又冲了过去,一把将吴魏扑倒,并用手铐将其扣住。

但是水怪继续在水中游荡,只将头顶的犄角露出水面,刘队担心再有人遭遇不测,于是迅速将剩余的人全部召集到石室之内,因为石室距岸边相对较远,这是目前所能寻到的唯一安全之地。但是水怪似乎并不愿就此罢休,再一次从潭内窜了出来,并发出一阵冲天怒吼,然后用它如铁般坚硬的尾巴朝着石室周围狂轰乱扫,所到之处土石横飞。

没过多久整个山洞开始地动山摇,接着洞顶出现一条裂缝,看来是山洞年久,无法经受水怪的这般摧残。又过了几秒突然整个地面便轰然陷落,所有的重量一股脑儿全部砸在水怪的身上,纵然这家伙硕大无比,然而也无法招架,挣扎一番之后终于潜回潭底。

还好有石室坚固,这才躲过一劫,原本双方十七八人,此时只剩下刘队、吴魏、林青、排骨、野狗和叶枫六人存活,而且排骨腰部重伤,叶枫左臂被飞刀命中,此时匕首还扎在肉内,林青跟刘队也是满身伤痕,不过总算是抓住了吴魏。

见外面的坍塌之声渐渐停止,几人这才敢将头探出石室之外,此时龙渊洞内一片狼藉,潭上的五座石桥早已沉没潭底,从上面坍塌下来的竹子横七竖八的交错于潭水之上。几人沿着倒地的楠竹相互搀扶向上攀爬,一阵艰难之后终于爬出地面。

此时竹海内的迷雾已经渐渐稀薄,原本迷雾笼罩的坟场也不在那般阴森恐怖,少了些神秘之色,坟场的中央已经凹陷成一片大坑,月光照在这一片废墟之上,满目苍痍。

等排骨醒来的时候,已是两天后,此时正躺在宜宾市中医院的病床上。刚想坐起来,可是腰间传来一阵剧痛,根本无法动弹,此时林青正从门外进来,手中拿着一壶开水,赶紧朝排骨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你现在还不能坐起来,刚做的手术,医生说了不能乱动。”

排骨这才想起来自己的腰间中了吴魏一刀,于是赶紧问道:“吴魏现在人呢?”

林青:“刘队跟野狗已经押着吴魏先回桐城去了。”

排骨:“哦,原来是这样,难怪都没见着野狗,那你怎么不跟他们一起回去?”

林青:“刘队特意让我留下来照顾你,要不是因为你帮我挡了一刀,现在躺在这里的应该就是我了,我怎么好意思留下你一个人在这里。”

这时叶枫手缠着绷带走了进来,虽然胳膊上挨了一刀,但是脸上却像没事儿似的,一进门就嚷嚷道:“凌天,你终于醒了,太好了!你是不知道啊,这两天林警官那可是日夜守在你身边,生怕你醒不过来,见你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人林警官都哭了好几回……”

林青赶紧让其打住,一脸娇羞:“我什么时候哭了,你别听叶警官瞎说。”

排骨此时虽然腰间的刀伤还在隐隐作痛,但是看着林青转过去的背影,内心却有一股甜蜜在游荡,那感觉足以让他忘却这一个多月来所经历的生死劫难。

排骨此时感觉到了林青的尴尬,于是转移话题:“那宝藏现在怎么样了?”

叶枫:“很多都已经沉到潭底了,现在我们警局正在安排打捞。”

排骨接着问道:“那水怪是怎么回事?”

叶枫挠挠头:“说也奇怪,这洞塌了之后,便再也没见那水怪的影子,不过市里已经成立了专门的研究小组,目前是猜测那潭底连接着几十公里外的一片高山湖,水怪有可能已经离开了深潭,逃到了大湖之内。”

排骨若有所思:“原来是这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移动荒塚的玄机虽已经破解,但是并未谋得走出困局的办法,几人一直在这坟场之内原地打转,眼看两三个小时已经过去,随行之...
    巴茅山阅读 1,232评论 39 39
  • 小吴的死虽然令叶枫伤心自责,但是他明白此时必须振作起来,而且从他第一天选择警察这份职业的时候,他就知道随时有可能会...
    巴茅山阅读 1,052评论 26 32
  • 问题:一笔做对的交易不一定能赚到钱,一笔做错的交易也不一定会亏钱。有人注重交易的结果,认为赚钱才是硬道理;有人注重...
    走进外汇交易阅读 38评论 0 1
  • react-html5video 插入视频(支持pc和web移动端) classnames 插件
    一张白纸清阅读 23评论 0 0
  • 这是一个家。 我从来没有一刻比现在更爱我的亲戚和家人。 也许以后只会更加爱和思念。 我急着睡觉,所以不能多说。 江...
    三持先生阅读 2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