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贵族

自从罗马帝国占领巴勒斯坦之后,犹太人便开始了两千多年的种族流亡,大规模的屠杀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这大概与不改变的犹太教信仰有关,也与古代一直处于自然经济这样一个土地为王的历史时期有关,在丧失土地所有权的犹太人谋生手段里,除了作为中间商和放贷人这类纯商业工作之外,就没什么可谋生的了,也正是因为如此,犹太人一直是为人所厌恶的。

在这样长的时间跨度上,从遗传学和进化论的观点上看,犹太人的商业天赋可能也是被逼无奈的一种妥协。进入现代社会后,这种种族特质就蕴涵了巨大的潜力。

从微观上看,一个经过奋斗由穷变富的人在其去世之前,而又没有足够的在数量上代替自己的子女时,这就意味着下一代还得白手起家去重复他们的奋斗,因为他们没有留下多少后代来利用他们成功所造就的优势,这种积累的资本很大一部分就被一代代白白葬送了。从种族的宏观来看,其种族向上的流动动力因缺乏资金和经验,以及人际交往等方面的优越性而十分困难。

美国无贵族,那些杂志,小说,历史里的血统贵族都是扯淡的,十八世纪到十九世纪之间,无论是像爱尔兰裔肯尼迪家族,洛克菲勒家族,还是传统的犹太人家族,那时候都在修铁路,做佣人,抢劫,传染病,在社会上的地位和南北战争前后的黑人没什么区别,只是经过祖辈的三四代的积累,才有了如今的局面,任何用神秘天赋或者阴谋论来评价都是十分肤浅的。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有关于所谓歧视的问题,本质上是阶级的问题,即穷与富的问题。

因此,只有保持阶级固化以及逐渐拉大的贫富差距才是维持贵族的最好手段,至于用文化来修饰,则完全没有必要,文化本无优劣,只有在某一个特定环境下才能显示出其好坏,这和建立标准尺度却去衡量不同追求一样,是强盗逻辑。

结论,现代财政学理论的社会里,财政的宏观政策一个职能就是来扼具有规模经济的自然垄断,绝对不允许有一个贵族出现的,那无异于推翻政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