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二世二年的冬天,历史给秦帝国出了一道选择题,请看秦帝国如何作答!

一 

公元前208年,关中的冬天来得比往年更早一些。不过此时大秦帝国年轻的二世皇帝胡亥的心情比这关中的初冬还要寒冷。秦二世继位才不过两年,但是在帝国广袤的大地上已经烽烟四起。年轻的皇帝不相信在帝国铁腕的法律和铁血的刀剑下会有人不要命,更不相信在自己初登大宝,威加海内的情况下会有人造反。所以他杀了回朝廷禀报各地反情的官吏,因为帝国的权威和尊严不允许受到一丝丝挑战,哪怕是消息的传播。帝国可以出现盗匪,绝不可能出现反叛。直到起义军首领周章带着十万起义军抵达戏水时,年轻的二世皇帝终于慌了神,他不得不面对这个客观存在的巨大危机。因为秦帝国的首都咸阳已经在起义军唾手可得的范围之内,而由于二世皇帝前面的掩耳盗铃,造成咸阳城内并无多少可以出击的精锐部队。最糟糕的是面对帝国从未有过的危局,二世皇帝明白不论是调动王离九原郡的精锐边军救驾,还是调动临近郡县的地方军队来增援,都已经是鞭长莫及了。敌众我寡,帝国命悬一线,二世皇帝的心情跌入了绝无仅有的冰点。


二世皇帝的心情跌入了冰点,群臣也乱成了一团。平素持重威严的李斯丞相也忍不住擦了一把额头浸出来的冷汗,但是并未提出任何退敌良策。就连以多谋善断著称的郎中令赵高此刻也成了哑巴,只见他在原地打转。疾风知劲草,管皇宫后勤的少府章邯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方略:大赦骊山的囚徒和奴隶,立马征兵入伍,让他们用军功为自己赎罪和赎身。少府章邯的方略犹如在漆黑的夜里点燃了一盏油灯,让所有人都看到了希望,方略也顺理成章地得到了绝大多数大臣的拥护和二世皇帝的认可。但是又有一个难题出来了,谁来统领这群骊山的乌合之众去迎击周章的十万起义大军。

首当其冲,领军的重担即将落在将军冯劫的身上。冯劫是大秦帝国开国四大家族之一冯氏家族的一员。冯劫曾在帝国建立初期担任御史大夫,乃秦国三公之一。但是在秦始皇后期被调入军中,不再担任御史大夫一职(注:《史记·秦始皇本纪》:“右丞相去疾、左丞相斯、将军冯劫进谏曰”),而御史大夫的职位由一个叫“德”的人接任了(注:《史记·秦始皇本纪》:“丞相臣斯、臣去疾、御史大夫臣德昧死言”)。冯劫被掉调往军队,一方面和冯家历代有从军为将的传统有关(注:《汉书·冯奉世传》:“秦灭六国,而冯亭之后冯毋择、冯去疾、冯劫皆为秦将相焉”),另一方面估计是因为冯毋择的去世。冯毋择应该是冯氏家族中军功最大者,位列武信侯,且曾陪同秦始皇东巡(注:《史记·秦始皇本纪》:“维秦王兼有天下··伦侯武信侯冯毋择···与议于海上。”)。因为冯毋择的离世和冯氏家族有从军为将的传统,曾有军功但军功小于冯毋择的冯劫由御史大夫调入军队,冯氏家族也乐意继续保持在军方中的影响力,毕竟在朝堂上为相的还有冯去疾。冯氏家族将相遥相呼应,方能保家族长期的烈火烹油,鲜花着锦。


面对冯劫即将担任骊山刑徒军统领一事,左丞相李斯的内心十分纠结。大秦帝国开国四大家族发展到秦始皇晚期,蒙氏家族坐了第一把交椅。随着王翦和王贲的去世,王氏家族逐渐凋零也是不争的事实。而李氏家族和冯氏家族则处于并驾齐驱之势。虽冯氏将相二职可以遥相呼应,但李斯的儿子李由为三川郡守,封疆大吏,明面上也不输于冯氏家族。但是在除掉蒙氏家族之后,李斯深刻体会到自己的家族实力还是和冯氏家族存在核心的差距,那就是一直在军方没有太大影响力。秦帝国以军功立业,枪杆子里出政权,不能获取军队的力量,位置再高也是花架子。冯劫虽先调入军方,但是还尚无实际作为,也并未实实在在掌握任何一支具体的武装力量,实力尚不可怕。但是如果这次让冯劫掌握了骊山刑徒大军的控制权,同时还获得了拯救帝国危机的军功,那冯氏家族的实力将远超李氏家族,从此李氏家族很难再逾越冯氏这座高山。所以李斯认为自己有充足的理由和动力阻拦冯劫担任骊山刑徒军的统领。当然此时的李斯还没能完全洞见赵高的野心和高超的政治斗争智慧,更没意识到危机已经笼罩了自己。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赵高的野心不言而喻。他成功抓住了历史的机遇携手李斯搬倒了大秦帝国第一家族蒙氏家族,并让自己由秦始皇的皇家车队调度总管(中车府令)跻身成为了“九门提督”大人(郎中令,秦朝九卿之一)。但是赵高的野心不仅于此,李斯的左丞相和冯去疾的右丞相才是他的最终目标。后面历史的发展也证明了赵高的野心,他最终取代了李斯和冯去疾,干脆把左右丞相合二为一,自己搞了个中丞相。(注:《史记·李斯列传》:“李斯已死,二世拜赵高为中丞相,事无大小辄决于高”)。既然赵高有此野心,他一定不会让自己的竞争对手进一步强大。李斯家族在军方中的影响力不大,而赵高更是毫无影响力。因此赵高坚定的认为统领骊山刑徒的权力一定不能落于李斯家族和冯氏家族之手。更准确的地说是不能落于世家子弟和始皇原有军方旧臣之手。

李斯和赵高各怀鬼胎,但目的有一致,无形之中达成了一种默契,即阻拦将军冯劫掌军。因此,冯劫最终与统领骊山刑徒军作战的任务失之交臂。李斯和赵高要阻拦冯劫的理由会有很多,包括但不限于:杀鸡焉用牛刀;将军年事已高;将军统领秦军没问题,可统领刑徒作战不一定擅长;危机关头,将军应坐镇咸阳保皇帝周全,而不应轻易挂帅出击···冯劫不能担任,那么像杨熊(注:《史记·高祖本纪》:“西与秦将杨熊战白马···杨熊走之荥阳,二世使使者斩以徇”)这样的军事将领固然也很难担任,因为赵高打的算盘是阻拦一切世家子弟和旧臣担任,最好趁此机会安排自己的人上任。李斯打的算盘是坚决阻拦冯劫上任,但同时也不能让赵高的人上任。所以李斯和赵高有局部的默契合作,但更存在天生的排斥。所以除了冯劫不能上任以外,两人各自的亲信也不能上任了。


此时章邯自告奋勇愿意挂帅出征,这是压在他心中很久的梦想。他不甘于做一个少府,大秦男儿,封侯拜相才是最终的归宿。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历史给了他这样一个能大展拳脚的机会,为何不努力争取呢!李斯对章邯上任是满意的,因为章邯作为九卿之一,本身就属于丞相的直接下属。在平时的工作之中,章邯对丞相表现得毕恭毕敬且办事能力很强,李斯有信心能把章邯收为己用。赵高对章邯的上任也持同意态度,因为他知道章邯并非李氏和冯氏的党羽。作为同为九卿的同僚,赵高也很有信心把章邯拉到自己这边,最差也要让章邯不为李冯二家所用。秦二世对章邯也不陌生,这个为皇室精心打理山海地泽税收的少府一直有着高效的办理效率且从未犯过错,给皇帝留下了精明能干的印象。年轻的二世皇帝也一直努力想摆脱父皇丰功伟业的光环笼罩,他不想仅凭父皇遗留给他的将领去完成这样一个扭转乾坤的事业。他想一手打造属于自己的军事将领和军事威望,同时想向群臣表现他高人一等的用人眼光。皇帝、李斯、赵高,都把目光投向了自告奋勇挂帅且提出解决方案的章邯,大秦帝国在生死攸关的选择题上做出了勾选,答案是章邯。


章邯雄心勃勃地出征了,在出征的时候他得到了一个消息。朝廷不仅要立即解决咸阳危机,更是要尽快平定山东各地叛乱。因此,二世皇帝在命令章邯出征的同时,也向九原边塞派出了使者,要求王离带领大秦帝国最精锐的虎狼之师挥师中原,重铸大秦帝国的军事辉煌。章邯知道,他不仅要与各地起义军分出胜负,更是要与王离一较高下。但也有章邯现在无法知道的事情,那就是在不远的将来,在巨鹿这个地方,他会亲手葬送秦帝国最精锐的虎狼之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