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香通鉴】大人,请借你项上人头一用,万勿推辞——齐国名将田穰苴

【图片来自网络】

后面我们会讲到大神吴起,而田穰苴(读如瓤驹)作为烘托吴起风采的陪衬,有必要先在这里唠两句。田穰苴,又称司马穰苴,生卒时间不详,是齐国大夫田完(田姓齐国的始祖)的后人。齐景公时,晋国出兵攻击齐国的东阿和甄城(山东省境内),燕国进犯齐国黄河南岸的领土。齐军大败,齐景公既恼火又忧虑。宰相晏婴(就是那个“二桃杀三士”的策划者和“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的主角)向景公推荐田穰苴,说,穰苴虽说是田家的妾生之子,可是文韬武略当世少有,希望国君能试试他(从田婴的话中我们约略可以窥得,那个时代,嫡子和庶出子不但待遇差别大,甚至可能连智商高低都受到歧视,虽然有不少庶出者后来也身居高位、大权在握,比如前面讲过的赵襄子,但他们付出的努力恐怕与嫡子相比是天差地别吧)。于是齐景公召见了穰苴,和他探讨军国大事,相见恨晚,立即任命他做了将军,率兵去抵抗燕、晋两国的军队。穰苴说,老大,我地位太卑微,您把我从平民中提拔起来,置于大夫之上,我怕士兵们不会服从,百姓也不会信任,我的权威树立不起来,没办法带兵打仗,希望您能派一位您信任、大家都尊重的大臣来做监军,这样我就好发号施令了。齐景公答应他的要求,派宠臣庄贾去做监军。

穰苴向景公辞行后,便和庄贾约定,明天正午在营门会合,可不许迟到哦。第二天,穰苴率先赶到军门,立起了计时的木表和漏壶(木表即在地上立一个木杆,通过太阳投影判断时间,相当于日晷;漏壶即水漏,也是古代计时工具),等待庄贾。但庄贾一向牛逼,认为率领的是自己的军队,自己又做监军,我不到你们还能提前开拔不成?平时应酬就多,这次要出发打仗,那些亲朋好友大臣小吏排着队为他饯行,一碗一碗地干,把庄贾喝得这个美。正午到了,庄贾还没影儿。穰苴一秒钟都不耽误,立即砸倒木表,摔破漏壶,进入军营,巡视营地,整饬军队,宣布了规章号令。等他布署完毕,已是日暮时分,庄贾这才打着酒嗝来了。

穰苴问,为什么约定了时刻还迟到?

庄贾讪讪解释说,没办法啊,人缘太好,亲戚朋友们给我送行,所以耽搁了。

穰苴说,身为将领,从接受命令的那一刻起,就应当忘掉自己的家庭;来到军队宣布规定号令后,就应忘掉私人的交情;擂鼓进军,战况紧急的时刻,就应当忘掉自己的生命。如今敌人侵略已经深入国境,国内骚乱不安,战士们在前方拼命,国君吃不下、睡不安,举国上下的生命都在你的身上,你居然为了送行喝成这样!

于是把军法官叫来,问道,依军律,约定时刻迟到的人怎么惩处?

军法官说,应当斩首。

庄贾一听,玩儿真的啊!这酒也醒了,嗝儿也不打了,赶紧派人飞马报齐景公前来搭救。可惜人家田穰苴请你来就是为了要杀你,杀你就是为了立威,报信的人刚走,穰苴立即下令行刑,一刀砍了庄贾的脑袋,示众三军,全军将士无不震慑。

衣赐履说:我们可以合理推测,穰苴向齐景公要人当监军是假,杀监军立威是真,慢说庄贾日暮才磨磨蹭蹭到了军营,就算只迟了一秒钟也要他死;即使没有迟到,也会找其他理由干掉他;至于在军队前宣布法令,恐怕一共也就那么几条,就是为斩杀庄贾而量身定制的。否则,明知道要出征,为什么不派人去把庄贾从酒桌上拉过来,或至少警告一下?我估计他早就在脑海里排演好多回了,见到庄贾之后,行个军礼,微笑着说,大人,请借你项上人头一用,万勿推辞!田穰苴,鸡贼得很,呵呵。

之后,齐景公派的使者拿着节符来赦免庄贾,车马飞奔直入军营。穰苴说,将在军中,君令有所不受。又问军法官说,驾着车马在军营里奔驰,军律怎么规定的?军法官说,应当斩首。使者当场被吓个半死。穰苴接下来说,国君的使者不能斩首。于是斩了使者的仆从,砍断了左边的夹车木,杀死了左边驾车的马,向三军巡行示众(倒霉的仆从、马车和那匹马,招谁惹谁了?)。穰苴让使者回去向齐景公报告,然后就出发了。

士兵们安营扎寨,掘井立灶,饮水吃饭,探问疾病,安排医药,田穰苴都亲自过问并抚尉他们。还把自己专用的物资粮食全部拿出来跟士兵分享。把体弱有病的统计出来。三天后重新整训军队,准备出战。病弱的士兵也都要求一同奔赴战场,争先奋勇地为他战斗。晋国军队知道了这种情况,就撤军了。燕国也撤军,但因渡黄河时队伍松散,穰苴派军追击,打得燕军大败,收复了沦陷领土。齐景公后来任命穰苴做大司马,再后来穰苴干脆以官职为姓,故又称司马穰苴。

齐威王时派人研究讨论古代的各种“司马兵法”,而把大司马田穰苴的兵法也附在里边,故而定名叫《司马穰苴兵法》。

衣赐履说:司马穰苴斩庄贾立威,一下子就让人想起孙子斩吴王爱姬立威,将军威望不足,恐怕难以打出胜仗来。总体上感觉穰苴比吴起善于自保,杀庄贾以立威,放使者以给齐景公面子,至于那个倒霉的仆从,在穰苴眼里根本就算不上人,说杀就杀了,有谁会想到那仆从的老婆孩子呢?而庄贾,作为景公宠臣,想来自己也觉得在景公心目中很有些分量吧?然而,说杀也就杀了,穰苴凯旋回来,升官发财,景公哪里还想起庄贾是谁?宠臣还不好找?想要的话,车载斗量,要多少有多少,呵呵。另外,我怎么感觉司马穰苴这仗打得有点让人不服呢?虽然说不战而屈人之兵是交战的最高境界,不过,一听说司马穰苴整训部队三天,晋军、燕军掉头就跑,这也太儿戏了吧?在读这一时期的史书时,经常感觉一记到齐国就有点吹牛逼的感觉,好像史家都是齐国人似的,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包括齐相田婴“二桃杀三士”,给我的感觉就跟神话似的,毫无可信度。

另,有朋友说,光读史,不联系实际,恐怕没人爱看。想想也是这么个理儿,那就说两句吧。不管混体制的还是混企业的,谁也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你的领导或老板再欣赏你,再夸你是根很大很大的葱,你也得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太牛逼了,时刻提醒自己要谨言慎行,因为,司马穰苴砍了庄贾的脑袋后,齐景公可一滴眼泪都没流啊,人家该喝酒喝酒,该把妹把妹,呵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