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自在泰国旅游,手机钱包被偷!

字数 1579阅读 648

6月1日4点梦,10:20记,13:30记完。

在曼谷市内的出租车上,我和一年龄比我稍大的女孩坐在后排,她坐在我左边,那车竟然不是右舵的。

我与这女孩并不相识,记不清她是哪国人,也记不清为何上了同一辆车,但我们聊得很投缘,不一会儿她就暗示我亲她,我看着她白皙的脸颊,脸颊下方有两颗被粉底盖住的痘痘,毫不犹豫地亲了上去。

彼时我感到无穷的快感,她也欢脱得不行。

随后我们来到一间教室里,这里在进行一场演出,可以说是座无虚席。

她开始变得生气起来,好像怪我辜负了她,我们产生了口角,并随着人流的涌动推搡起来,人挤人之中她离开了,待现场清静后,我摸了摸两边的裤兜,居然全部是空的!

Fuck!我手机和钱包全被偷了!我一个人在泰国,没手机没钱包我特么还能干什么?

钱包没了倒不要紧,里面就一张身份证,一张银行卡,和一点现金。但手机没了就要命啊,买不了机票查不了路线,要回酒店没钱打车步行也不知道怎么走,看来今晚只能睡教室了。更重要的是,我微信里的聊天记录和资产可能全部付之一炬。所以这时候,找到谁偷了我的手机是最为重要的。

我开始盯着别人的裤兜看,这时我看到一个人正站着玩手机,而他两边的裤兜里竟然还有两个手机!我心想,正常人怎么会带三个手机在身上?我便质问他:“你是不是拿了我的手机?”说着立马伸进他的裤兜把手机掏出来,正是一台 iPhone !看大小应该就是 6 !我打开屏幕,壁纸正是我心爱的张籽沐!

这特么不是我的手机还能是谁的?可正当我准备用指纹解锁进行最后一步验证时,我发现 Home 键处的钢化膜破损和我不一样,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指纹解锁不了这部手机!要知道是没有哪个黑客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苹果手机指纹锁换掉的。

正当我再次质疑他为什么壁纸是张籽沐时,我发现这部手机的壁纸和我的虽然是同一张,但他这张显得特别模糊朦胧。

他轻松地说道:“我就不能用张籽沐做壁纸啊?”说着把手机从我手里拿了回去。

我和他交谈的这一切被旁边的一个男人用相机拍了下来,他还拍了我的眼眸,难道他想用眼眸来解锁盗取我手机里的钱?难道偷我手机的凶手是他?

我又质问他:“你为什么要拍我的眼睛,是不是你偷了我的手机?”

他一副没听懂的样子,转过身去拍另一胖黑女人的眼睛,我心想这人是不是单纯的眼眸控啊?

可我急了,不管那么多了,把相机抢过来再说。他想与我争执什么,但好像又不敢,垂头丧气地下了四级阶梯后,往一条路边有翠绿竹林的小路走去,昏暗的路灯照着他高大的躯体,这时我意识到他是一个体育系的学生,我错怪他了。

我连忙问旁边看热闹的同学:“哎,他叫什么名字啊?”他们说了三个字,我也没听清是哪三个字,就赶紧照着这发音朝他喊去,“XXX,你的相机!”他远远地听到了,回过头走来,脸上满是藏不住的笑容,像一个孩子一样。

然而,我手机还是没找到啊!这时我急中生智想出一个办法,我的 Mac Book 和 iPhone 登入了同一个 iCloud 账户,这就意味着可以在苹果电脑上使用“寻找iPhone”功能定位出遗失的手机的具体位置,并发出警报。

我找到坐在教室第一排的一个中年男子,小心翼翼地询问他:“你好,我钱包被偷了,您能不能借手机给我让我和我妈打一个电话?”

我没说手机和钱包都被偷了,这样看起来像个骗子。他看了看我二话没说就掏出手机在背面解锁后递给我,我非常感激,连忙补充道:“谢谢您,我读大二,来泰国旅游的。”但他好像对这并不在意,我输入我自己的手机号码,在快要接通时跑出正在演出的吵闹的教室,我还心想他会不会以为我拿手机跑路了啊?

然后我躲在教室后面盯着,看谁的手机响了,或者谁拿出手机发现有人打来电话准备挂掉了,任何举止异常的人都是我要逮捕的对象。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然后我就从这噩梦中醒过来了,身上微汗,打开枕边的手机,4点零3分。一个月后我便要独自踏上前往泰国的路了,通过这个梦我明白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一个人在国外旅游无依无靠全凭手机,丢了真的是会生不如死。故借此提醒自己:手机和护照千万不能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