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有一个支撑点,可以找回那个优秀的自己

小时候,家里很穷,妈妈嫁给我这个穷爸爸。他是个穷二代,我爷爷因为奶奶身体一直不好,地里的农活都是爷爷一个人做,那时候没什么大米吃,爸爸一家人只好早上喝着米粒捞之可数的稀饭,还不如更名为米汤…那时候因为奶奶身体一直不好,所以家里即使有点村干部接济的米饭,也会省给奶奶吃,爷爷真的很疼奶奶,一直到现在感觉如初,很羡慕那时候纯洁的爱。爸爸上有一个姐姐,下有一个弟弟,在家老二也不被关注,常常是那个义务大于权利的角色。

穷爸爸虽然是个从小吃不饱饭家庭地位不高的人,却有着一颗坚强奋进的心。初二辍学打工,第一份工是拾粪,那时候这也算个普遍的行当,靠着这份工也挣了不少钱,维持了自家的生活。虽说自己挣的已足够交学费,但看着这样的家,妈妈这样的身体,便忍住对知识的渴望放弃了那时似乎可以脱贫的希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