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柯无梦1】“从出生开始,他爱了我24年,不可能会自杀的!”

作者:安知


林朗发现,摔下来的那个人,竟然有点像柯小瑞!

看着怀里的柯小琪,林朗马上冷静了下来,下意识抱紧了她。

林朗没有见过柯小瑞,只是看过他的照片和视频,对他的脸型有个大概印象,所以看到的第一眼,他就觉得,躺在地上那个人,很像柯小瑞。

他现在只想马上上楼,去看到活生生的柯小瑞,好证明自己的判断是错的!

他扶着柯小琪,绕开好远从旁边过去,在单元门边上的宣传页上找到了物业电话,一边打电话通知物业,一边搀扶着柯小琪上楼。

先把柯小琪送上去再说,报警之类的其他的事情,让物业自己去处理吧。

这栋楼总共8层,柯小瑞家在5楼,也不算太高,但林朗感觉自己双脚像是灌了铅一样,每一步都异常沉重,而柯小琪眼看着自己哥哥家要到了,刚才受到惊吓的心反而慢慢轻松了。

爬上5楼,柯小琪敲门,没人应声。

“可能是还在厨房做饭,没听到。”柯小琪猜测道,同时掏出了自己的钥匙开门。

柯小琪一边换鞋,一边朝里面说道:“哥,我自己开门进来了啊!我跟你说,我们刚在楼下碰到一个跳楼的,就掉在我们面前,吓死了!”

没有回应。

房子里空无一人。

桌子上摆着三个菜还是热的,厨房里还有切好待炒的食材,油烟机也在呼呼地转,但整个房子里都没有柯小瑞的影子。

林朗颓然地瘫坐在沙发上。

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柯小琪浑然不知,还在给哥哥打电话,打了好几次,都只听到“你拨打的用户无法接通”。

她里里外外找了个遍,都没有看见哥哥的身影,转而对沙发上坐着的林朗说道:“我哥不在,可能临时下楼买东西去了,他这人老这样,做菜做到一半发现缺这缺那的。我们下去找他一下吧。”

林朗不说话,跑过去拉着柯小琪的手,把她安置到沙发正坐着。

柯小琪狐疑地问道:“林朗,你要干嘛?”

林朗蹲在她面前,面色凝重地说道:“小琪,你听我说,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一定要挺住,好吗?”

柯小琪心觉不对,赶紧问道:“怎么了,你要和我说什么事情?”

“刚刚在楼下,我看清了那个人的脸……”

“什么意思?”柯小琪马上反应过来,“难道说?”

林朗含泪点了点头。

“不会的,不会的,你骗我!”柯小琪推开林朗,夺门而出,奋不顾身朝楼下跑去。

林朗见状,赶紧追了出去。

楼下已经围满了人,物业做了简单的隔离,报了警但是警察还没到。

林朗追到楼下的时候,只看到柯小琪跪在地上,抱着那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喊“哥”,哭得撕心裂肺的,保安在旁边劝说,但她始终无动于衷不肯撒手。

在林朗的示意下,保安退到了一旁,林朗上前安慰了柯小琪好一会儿,她终于止住了眼泪,但是依旧抱着柯小瑞不动,直到警察到达现场,她才松了手,任由警方把人抬走了。

办案的警官提出要他们俩跟着去做笔录,并问道:“死者是否还有其他家属?”

这时林朗才想起来,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嫂子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呢!

可是怎么通知她,这是个很棘手的问题。

柯小琪已经彻底崩溃,警察通知的话难免情绪无法照顾到,林朗左思右想,还是只能自己出面,于是硬着头皮打电话给大嫂,只说柯小瑞出了些事情,让她来警局,没说具体情况。

而这一边,林朗和柯小琪也跟着去了警局。

柯小琪全程都在抽泣,正常说话都困难,根本没法做笔录,而林朗了解的消息很有限,只知道在下了高速的时候,他们俩和柯小瑞有过最后一次通话。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柯小瑞的老婆胡晗赶了过来。

给她做了一些心理工作之后,警方向她公布了柯小瑞的死讯。

胡晗硬憋着一口气,尽量稳住自己,直到在太平间看到柯小瑞的尸体后,直接晕了过去。

两个主要家属,一个情绪崩溃,一个直接晕倒,警局只能在胡晗醒来以后,让他们三人先回去了。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6点了。

房子里还是冷冰冰的样子,中午那三个菜还静静地躺在餐桌上,林朗和柯小琪已经一整天没有吃饭。

胡晗简单煮了点面条,吃的时候眼泪一直哗啦啦往下掉,林朗胡乱扒拉了几口,也没什么胃口,只是实在太饿了。

柯小琪从回来之后,就一直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林朗劝她吃饭,怎么喊都喊不动,心里很是担忧。

除此之外,同一个屋檐下的这三个人都没怎么说话,气氛沉默得可怕。

吃完饭之后,林朗主动帮胡晗收拾,之后也各自回了房间。

林朗睡的那个房间,正对着柯小琪的房间门,他刻意不关房门,好随时照应柯小琪。

林朗躺在床上,脑子里乱糟糟的。

柯小瑞为什么会摔下楼?难道是自杀吗?可他为什么要自杀?

如果不是自杀,他又为什么会从楼上掉下去?

谋杀吗?还是有别的什么隐情?

太多太多的疑问在他脑子里盘旋。

而现在,家里两个女人,都处于崩溃的边缘,尤其是女友柯小琪,一直关在里面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前半夜的时候,他基本上没怎么合眼,一直盯着对面的房门,但柯小琪一直没有出来,一点动静都没有。

一直到四点多的时候,筋疲力尽的林朗实在熬不住了,才徐徐睡去。

林朗七点半醒来以后,发现胡晗在厨房里煮东西,她依旧流着泪,黑眼圈和眼袋非常明显,似乎昨晚也没怎么睡觉。

“嫂子,节哀顺变。”林朗安慰道,自己也叹了一口气。

胡晗点了点头,抹去眼泪,继续煮早餐。


吃过早饭没多久,两个警察上门问询。

胡晗尽量配合着警官的调查,把所有自己知道的事情都和盘托出,林朗看得出来,她其实是强忍着悲伤,硬撑到现在的。

经过这番询问,林朗才知道,胡晗原来也怀孕了!

其实前几天胡晗就发现自己疑似怀孕了,前一天也不是去加班,而是去医院做了检查,之所以没告诉柯小瑞,是想确认之后给他一个惊喜。

可惜还没来得及告诉他,就出了这样的事情。

两个女人纷纷怀孕,作为支柱的柯小瑞又溘然长逝,林朗感觉自己肩上的担子又重了几分。

警察问的都是一些最近发生在柯小瑞身边的事情,但一圈问下来,一切都很正常。

柯小瑞没有结仇,没有负债,不沾黄赌毒,夫妻关系和睦,甚至警方将摔碎的手机复原好后,在手机的购物APP里面,还发现了他给妻子预定的生日礼物。

那是一串项链,备注了指定下周三发货。胡晗解释说下周是她生日,柯小瑞可能提前准备了生日礼物。

说到这里,她又忍不住哽咽起来。

问话的警官安慰了她几句之后, 见再也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准备离开,礼貌性地跟胡晗说有事情可以随时联系警方。

胡晗开口朝着这名陈姓警官问道:“陈警官,我老公的死因有结论吗?他究竟是谁害死的!”

警官回答说:“柯小瑞的尸检报告要下周才能出来,以我们目前掌握的信息来看,无法轻易下结论,失足、谋杀或者自杀,都是有可能的。”

“不可能是自杀!”

几人齐刷刷转向说话人的方向,发现柯小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房间门口。

柯小琪穿着睡衣,头发乱糟糟的,面容憔悴无比,林朗看到忍不住一阵心疼。

可能因为太久没有吃饭,柯小琪站都有点站不稳,林朗赶紧过去扶她过来,之后把锅里还热着的早饭端给了她。

柯小琪稍微吃了一点东西之后,继续说道:“我哥不可能自杀的。”

在警察询问柯小琪的过程中,柯小琪说出了两件往事。

大约在她15岁的时候,有一回失足落水,柯小瑞奋不顾身就往水里跳,由于水性不佳,险些淹死,还奋不顾身把她往上举。

后来上了高中,有一回柯小瑞去看柯小琪,两人在校外碰到几个小混混企图欺负柯小琪,柯小瑞为了护住妹妹,跟小混混打了起来,最后身受重伤险些丧命。

柯小琪说:“他保护了我24年,从出生就开始了,把我的命看得比自己的都重要,不可能抛下我自寻短见的!”

这两件事林朗都听柯小琪说过,他也觉得,柯小瑞自杀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他考虑得更理性一些。

他和柯小琪下了高速的时候,给柯小瑞打过一个电话,当时一切都很正常,柯小瑞已经在厨房开始做饭,准备做一桌好菜招呼自己的妹妹和准妹夫。

林朗二人到了这里之后,菜都做好了三个,油烟机也还没关,厨房里还摆着切好待煮的菜,显然是做饭做到一半。

而警方的初步调查表明,柯小瑞是从楼顶摔下去的。

种种迹象都表明,他不可能是自杀的。

他为什么做饭做到一半就出去了?为什么又要去顶楼?又为什么从顶楼摔了下去?

办案的警官不愿说任何关于结论性的东西,只是很官方地说要等尸检报告出来才知道。

没办法,林朗只能打电话向公司请了假,陪着柯小琪和胡晗继续等结果。

-未完待续-

今天这篇,是连载《南柯无梦》的第2章,明天更新后续。

本号所有文章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安知故事】(anzhi1900),严禁抄袭转载洗稿,一经发现,必究到底!大家也可以在公众号后台(不是给我发简书私信)回复“南柯”提前查看精彩续集。

你们的支持是我码字最大的动力,如果有什么建议,可以留言告诉我,如果喜欢,就戳一戳右下角的“在看”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