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尘忆 · 玲珑梦【4】

阅读其他篇章请点击——

《前尘忆 · 玲珑梦》目录


明烈光线已由树杪偏移,正值午休,满庭静谧。

辅国大将军府内,熙梦正与宓瑶观赏七宝琉璃灯。

灯体六面以缤纷琉璃制成,耀若璘霦熠熠夺目。顶部由碧玉雕琢成新荷灵巧倾覆,露珠沿叶脉盈盈欲滴,与琉璃边缘融洽衔合,荷茎端弯曲如环钩,适于悬挂及手握。底面交接处白璧微微向灯体延伸,宛若浪花凝泛朗月清辉,中央镂刻六丝花瓣中嵌入夜明珠,笼罩于琉璃内部,映透旷霁光芒。

“据闻此灯由七类宝石熔炼汇集琉璃制成,置于寒山巅峰七昼夜,集满日月星辰光辉,可祛灾辟厄、攘祸除祟,三年前术士将此灯献与北漠国君,数月前北漠进献于宫廷,又承蒙君王恩赐予家严。每逢入夜,置于厅堂则满室光芒璀璨,若置于庭前,连月光较之亦稍显逊色。”宓瑶叙叙讲述所知奥秘。

“果真精妙绝伦。”熙梦由衷赞叹。

“那位术士究竟如何精工巧思,竟能制成如此珍宝,又为何将此灯赠与北漠国君呢?”宓瑶歆羡中泛掠疑惑,“如此耗费心血,必然也觉不舍罢?”

熙梦若含思索:“也许他原本想将此灯送与何人却由于其他缘故无法再送,又或者他已无力护其周全,将此灯置于北漠王廷可以避免争夺觊觎。”

“也对。”宓瑶微微颔首,“七宝琉璃灯光芒太盛,纵然置于本宅内犹被窃盗,更何况术士漂泊四方无所凭藉。”

熙梦忽尔联想到之前所闻:“当日魏王谋逆究竟属何境况,仿佛牵连颇广?”

“我也只听闻大概,弗知具体。”宓瑶语若叹息,“魏王通晓玄学佛理,性情豁达飘逸,很难与野心谋逆联系。那年先帝病逝沉重,魏王却带兵入帝京觐见,无论皇城民坊间纷纷盛传魏王企图逼先帝废黜太子另立储君。先帝派禁军平叛,又交付大理寺审议调查,魏王谋逆失败,被流放偏远之地,抑郁疾终。”

熙梦闻之亦觉可叹,默然凝视七宝琉璃灯。

侍女近前向宓瑶道:“小姐,周乾公子到访,请您前去小叙。”

熙梦遂道:“你去见客罢,我也该回家呢。”

宓瑶笑道:“无需见外,他们家与我家为故交,其父与家严昔日北漠战场结袍泽之谊,彼此常常小聚叙谈。我与他洎幼相识,常常共同玩耍习武,今日正巧,你们也可以见见。”

言语间走到会客厅,已见中央那位紫服少年走近:“宓瑶妹妹,前几日你问及那两名盗贼已打听清楚。”

“谢谢乾哥哥。今早已从师父那儿知晓。”宓瑶寥寥回应,将熙梦与之互作介绍。

循礼稍作寒暄,任意漫言闲聊。

“昨日程吟被衙役收监半日,待程啸将七宝琉璃灯从瑞锦阁赎回程吟即被释放。”周乾详细讲述调查结果,“再加探查,犹存疑窦。程吟程啸表面由陈王庇护,暗中仿佛又为其他势力效劳。”

“究竟是谁想盗走七宝琉璃灯呢?”宓瑶微微蹙眉,“莫非七宝琉璃灯内隐含什么秘密?”

“七宝琉璃灯若含何秘密恐怕唯独其锻造者知晓。”周乾道,“然瑞锦阁仿佛与岐王隐含关联。”

“岐王?”宓瑶愈加费解,“当日向先帝披露魏王谋逆罪状那位岐王?岐王长居新野,如何还与京畿中商铺关联?”

周乾颔首:“具体还待详查,你若想知道,我将继续打探。”

熙梦见宓瑶与周乾言谈愈加倾向秘密,遂借故告辞先行离去。

午后日光慵然散落,将帝京内万物笼罩进漫然闲适中。

熙梦家住永崇坊内,由亲仁坊向南,视线中再度浮现慈恩寺塔。

巍巍耸峙,庄肃典雅,纵居万众瞩目之中却无丝毫显耀之态,雍容静逸,岁月不侵,望之即觉心神舒宁。

心中莫名情愫浮动,仿佛冥冥之中授意指引,步向晋昌坊走去。


(未完待续)


❤️感谢阅读,欢迎关注~


阅读之前篇章请点击——

《前尘忆 · 玲珑梦》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阅读其他篇章请点击——《前尘忆 · 玲珑梦》目录 襄国长公主府坐落于永兴坊内,距离皇宫颇近,周围亦属宁静,远隔纷繁...
    文抒苑阅读 124评论 0 6
  • 阅读之前篇章请点击——前尘忆 · 玲珑梦【1】 熙梦家中本住隽州,由于父亲官职调任,遂举家迁居帝京。 几日内仅仅漫...
    文抒苑阅读 143评论 3 6
  • 最近经常看到老姐在写些东西,临近毕业的我也想写些什么。按时间来吧,一年一年的写。 刚进大学的时候,很忙,与绝大多数...
    纸牌A阅读 110评论 -1 1
  • 构图,确定大致位置 分主体区块 简单线条勾画 第一次尝试儿童插画,欧萌画风(๑>؂<๑)
    漫话日常阅读 127评论 0 3
  • 那天回家的时候江老师叫住她,怎么了她最近是不是不开心,还说要认真考级,那也什么奖杯证书加分都是后来的事了。很多学校...
    雪团团阅读 161评论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