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爸送我去上学

     08年夏天我如愿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家在南方,学校在北方。当晚我拍着胸脯豪气冲天地对全家宣布:“我还有几个月就满十八岁,已经算是成年人了,大学报到我自己去”。老爸慢悠悠抿了一口酒,回道:“我送你去”。我本来还想再争取一下,被我爸一句“你太矮了连行李箱都扛不动”予以驳回。

     我没有想到去那座城市上学的人会那样多,以致快到报名日了我们还是没有买到火车票,软卧没有,硬卧没有,甚至硬座也没有,最后堪堪买了两张站票。出发那天意外地在火车站门口偶遇了五个也是去同一所学校报到的同学,这五位同学托关系很早就买到了硬座,老爸和我扛着行李箱跟着他们随着拥挤的人潮挤上了那趟北上的火车。我真的从没想过火车也能像上班高峰期的公交车一样,能把人挤得动弹不得,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我忧心忡忡,这二十七个小时的车程可怎么站。火车晚点,到站的时候,我们俩站了将近三十个小时。中途没有睡觉,也没法挤到卫生间上厕所,出站的时候脚都是抖的。我对老爸投去歉意的一眼,嘴里碎碎念:“看吧,我说我自己来,你偏要送我来,站了两天一夜,累不累?”老爸回以我轻蔑一眼:“这跟在工地干活也差不多,习惯了。”当时想在火车站嚎啕大哭。

    老爸把我送到学校,帮我把行李一起扛到宿舍就急急忙忙要走。我一想到自己将会孤零零的在这陌生的异乡呆四个月顿时心里就有点慌,急忙追着他出门,欲言又止。老爸听到动静回头,对我挥了挥手,走了。晚上我给他打电话,听到电话那头哐哧哐哧的火车声,问他:“爸,你已经坐上回家的火车啦?”“嗯,坐上了。”“买的卧铺吗?你都两天没睡觉了。”老爸在电话那头吱呜了半天才说他又买了张站票,我带着哭腔喊了声“爸...”,他叹了一口气,把电话挂了。我当时抓着手机泪如雨下,想着干脆别上大学了吧,看看你把老爸累成了什么样子?拼死拼活凑足了学费,为了送你上学三天没合眼,回家为了省钱买了张站票,现在正在赶回去准备拼死拼活的给你赚伙食费。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无用过。

     九年过去,当年的一幕幕还历历在目。我的老爸,辛苦你了,我爱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