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武三思与韩侂胄看赏与罚的施行之道

字数 994阅读 294

武则天晚年时,张柬之与崔玄瑋、敬晖、恒彦范、袁恕己五人率领一干大臣发动“神龙政变”,扶立李显登基为王。

“神龙政变”的参与者之一薛季昶说,虽然二张被诛灭了,但是武三思兄弟还在,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翻起大浪来。俗话说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啊!”


张柬之则说,没了武则天,武三思兄弟就像是砧板上的肉,跑不掉的。还是把他留给天子,让天子处置吧!

季昶叹息说,我只怕是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李显上台后的作为却让人大跌眼镜:他对于张柬之五人并不方放心,一心想要培植自己的势力,于是一边大封张柬之等五人,一边借口武三思也参与神龙政变一年之后自觉羽翼丰满,联合武三思以诬陷皇后的莫须有罪名将张柬之等五人流放、诛杀。


1194年6月,南宋宋孝宗病逝,儿子宋光宗一向与父亲不和,借口自己得了病,拒绝出面为父亲发丧。朝野上下震动,对此议论纷纷。

韩侂胄与赵汝愚等等人密议发动宫廷政变,逼宋光宗退位,谋立皇子赵扩即位,史称宋宁宗。

赵汝愚因拥立之功担任右丞相,独揽朝政大权。


而韩侂胄拥立有功,也因此次拥立有功,想谋取从二品的节度使之职。

赵汝愚却觉得,韩侂胄是吴太皇太后的外甥,是属于外戚,不肯给。

朝臣陈宜劝说赵汝愚,韩侂胄如果有了异心,必然会成为大患。还是满足他的愿望为好!

赵汝愚嗤之以鼻,拒绝。

叶适也劝说赵汝愚,韩侂胄所求的不过是一个节度使,干嘛不给他呢?


赵汝愚鼻子里发出一声冷笑,就是不给,又能怎么样!

就连理学家朱熹也站出来说话,韩侂胄立此大功,本就应该得到重赏。何况他还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何不给他个节度使,远远地把他打发走,岂不是一了百了!

赵汝愚对朱熹的话不屑一顾:就算把他留在中央,他还能激起什么大祸来!

最终韩侂胄只升了一级,成了正五品的观察使。

韩侂胄大为愤怒,对赵汝愚怀恨在心。


经过多年蛰伏,他终于掌握大权,贬嫡赵汝愚及其部下,并在流放途中令人多次羞辱赵汝愚,致使其死在贬嫡途中。

在《宋史》中,把韩侂胄称为“奸臣”,在冯梦龙的必须,则把韩侂胄与武三思并称为“小人”。在我看来,无论是奸臣还是小人,对韩侂胄都不甚恰当。

政治是复杂的,人性更具有多面性。武三思本该受到惩处,却因张柬之一句话活了下来,最终不仅害了张柬之五人,更害了许多与其意见不合的大臣。


而韩侂胄,当时确实立有大功,其所求不过一节度使,却被赵汝愚一再打压,最终激起强烈反弹,该赏的没有赏到位,引起了此等反弹。韩侂胄不见得是奸臣,赵汝愚却是实实在在不会看人、不懂赏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