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北冥有鱼(99)凯旋

第一卷•第九十九章  凯旋

就在梦妖动手想杀有鱼时,鸱鸮开了话:“放了她。”

梦妖不解,有鱼知道了太多的秘密,而且孤北侯临死前已经提示,有鱼会对他不利,为何鸱鸮还要放过她?

“城主,她是仙人,而且已知晓你身份,继续留着恐会影响你执行任务。”梦妖道。

“我还要靠她去蓬莱岛,留她还有一用。”鸱鸮道。

有鱼听到鸱鸮承认它果真是妖怪,失望道:“小鸟,原来你一直在骗我利用我,枉我把你从天竺寺里救出来,你怎么可以如此对我?”

鸱鸮欺骗有鱼属实,它也没什么好为自己辩解的,闭上眼睛任由有鱼奚落。梦妖见有鱼如此侮辱城主,向鸱鸮请示道:“如今她已没有利用价值,不如将她杀了另找他人进入蓬莱岛。”

鸱鸮打断梦妖的话,命令梦妖:“先不要杀她,消掉她的记忆。”

“这……”梦妖犹豫,城主越为有鱼着想越会被有鱼所累。

“有鱼身上还带着静夜思的秘密,她还暂时不能死。”鸱鸮拿静夜思来压梦妖,梦妖只好消除了有鱼的记忆,有鱼被消除记忆后晕倒在地。

梦妖奉上孤北侯的妖元,请求鸱鸮服下恢复元气,鸱鸮拒绝了。

“妖怪上不了蓬莱岛,现在恢复法力就不能再去蓬莱岛,我还要去蓬莱岛最后一趟。等我恢复后再食妖元。”鸱鸮道。

梦妖不解苏夜寻究竟是怎么了,先是不杀有鱼,现在又想再跟有鱼去蓬莱岛,白白错过了恢复的好时机。

鸱鸮打消梦妖的疑虑:“你放心吧,下个月圆之夜我便能自行恢复,到时候我也差不多完成任务了。有鱼为人单纯,她会帮我这一回的。”鸱鸮望着昏迷的有鱼说道,他不想正视自己心中的想法,他其实有点离不开这个人类女孩了。

鸱鸮与梦妖交谈之时,又听到了其他的声音,难道草丛里还有其他人?

鸱鸮发现那人藏匿的踪迹,叫梦妖去抓住她,躲在草丛后面的琴言不敌梦妖,被带到了鸱鸮面前。

“城主,这个仙人如何处置?”梦妖请示鸱鸮。

琴言以为梦妖要杀她,她还不想死,腿一软 就跪在鸱鸮跟梦妖面前求饶:“求你们放我一马,我什么也不会说出去。”

“真是个没骨气的仙人,不如我替你们仙人除掉你这个败类。”梦妖想要杀死琴言。

“不要杀我,不用杀我,你们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琴言吓得语无伦次,磕头求饶。

鸱鸮听到琴言的话,又想到她是有鱼的同修,就看在有鱼的面子上饶过她一命。

“我让你做什么你都肯做吗?如果你食言了怎么办?”鸱鸮问琴言。

“甘愿为两位大人上刀山下火海,如果我食言,我就不得好死。”琴言发誓道。

“好,你不要反悔,中了食言咒的人,如果食言就会跟你发的毒誓一样下场。希望你遵守承诺。”鸱鸮不知何时命梦妖在琴言身上下了食言咒,放过了琴言一回。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时光过得飞快,牧州的任务完成,来协助天一道长的蓬莱弟子回蓬莱岛交差,牧州还有残余妖孽为祸百姓,天一道长决定留守牧州除妖,没有随蓬莱弟子回去。

从牧州到蓬莱岛,好像从冬季过度到了春季,有鱼踏上蓬莱岛,看到了满岛似锦的繁花,听到了久违的浪涛声,整个蓬莱岛的人都在岸边迎接他们的凯旋,欢喜之情油然而生。

晚上,蓬莱岛主道恒设下了庆功宴,为此次凯旋的弟子们接风洗尘。

蓬莱岛上规矩众多,连座次都有等级区分,有鱼突然发现自己的座次居然排在了下仙的前列,以往她都被分配在下仙的后几位。

有鱼战战兢兢,不敢下坐,排在有鱼之后的琴言看到有鱼居然在她之前,心有不服,赶紧叫来负责日常事务的玄妙手下核对,玄妙的手下告诉琴言这座次没错,有鱼的确在这个位置。

滟滟看到琴言明目张胆得欺负有鱼,就帮有鱼出气:“有些人就是见不得别人比她好,总觉得自己是天之骄子,凡事都要顺着她的意。”

琴言听出滟滟话中的意思,心有不快,旁边都是上仙,琴言不敢轻言与滟滟争论。

宴会开始,道恒逐一点评这次捉妖下仙的考核成绩,先是表扬了严晟的领导风范,再夸奖了铃兰的处事不惊,还有滟滟的聪颖机敏……

有鱼在下面仔细聆听,期待道恒对她的鼓励,可始终没有听到道恒提到自己,她从来都是蓬莱岛中不起眼的角色,也许道恒根本不屑提她。

道恒直到最后才点评有鱼,他不加评语,却给了有鱼最优的成绩。

有鱼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从未在下仙考核中获得这么好的成绩过,她明明觉得在牧州她还拖大家后腿了,这还多亏天一道长对她的教诲与提拔。

有鱼一时楞住,滟滟在一旁提醒她,她才起身谢过道恒。

琴言喝了几杯闷酒,猛然从座位上站起质疑有鱼:“岛主,琴言斗胆一问,年有鱼是最后一个到达牧州,我们其他几个早早到牧州尽心竭力除妖,她除妖怪的日子屈指可数,凭什么她能取得头等功?”

庆功宴上,琴言放肆对道恒不敬,琴言的师父玄思让琴言少说两句,代琴言向岛主赔罪。

道恒料到底下有人不服有鱼,道出有鱼胜出的理由:“有鱼是铲除孤北侯的头等功臣,孤北侯是几百年来三岛仙人的心头大患,有鱼获赏无可厚非。”

“话虽如此,可天一师叔祖未免太过偏心,原本无极乾坤阵有鱼护发的位置是我,是师叔祖临时将有鱼换上,顶了我位置,她才将我功劳抢去。”琴言道。

“若是有鱼没换成你,孤北侯就不会被除去。琴言,凡事不要过于计较。”道恒教训琴言。

琴言就是不服气,论法术她在下仙中最强,论出力,她在牧州出力最多,她明知有鱼是侥幸获取了孤北侯信任才将他骗来杀掉,她气急要说出真相:“其实有鱼她跟孤北侯——”

鸱鸮猜到琴言想诬陷有鱼勾结妖怪,就向琴言传音,警告琴言不要说出妖怪的事,不然她身上的食言咒就会发作。

琴言畏惧鸱鸮的食言咒,又欲言而止,端起酒杯向道恒与有鱼赔不是。

道恒能理解琴言的心情,他也希望是琴言而非有鱼夺取头等功劳。看见有鱼,特别是见到有鱼随身带着的泣珠剑,道恒心里十分不舒服,他此次派有鱼去牧州,故意调换了地图,还设置了重重障碍,为的就是让有鱼困在途中不好回归蓬莱岛。没想到有鱼能顺利到达牧州跟天一道长汇合。他此前还吩咐过天一道长“格外照顾”这个蓬莱弟子,天一道长最后却如此器重有鱼,着实让道恒不得不对有鱼刮目相看。

有鱼从一个默默无闻的下仙成为了蓬莱岛最有竞争力的中仙候选人,蓬莱岛上的同修们都纷纷前来庆贺有鱼。教过有鱼法术的断名尘、南枝对有鱼寄以厚望,严晟开玩笑要在中仙考核上与有鱼一决高下,滟滟发誓要向有鱼看齐。

这原本这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有鱼却开心不起来,宴会结束,人群散去,有鱼又一个人来到了岸边,跟鲲说话。

鲲多日不见有鱼,待在有鱼身边不肯游去。有鱼心事重重得望着鲲自言自语。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不知道增秀是否也到了天竺寺,这一别,又要何时才能相见了?”有鱼叹气。

鲲看着有鱼闷闷不乐的样子,甩起水花逗有鱼乐。

“鲲,真羡慕你,你心里没有装着一个喜欢的人,就不用承受相思之苦。”有鱼抚摸着鲲的头道。

鲲听到此话,才明白有鱼这次出岛遇到了喜欢的人,就游到有鱼身边,发出温柔的低吟,好像在问有鱼喜欢上了谁。

有鱼害羞得低下头,脑海里回忆与增秀分别的画面:

“增秀,我走后以后,我会每天都想你的,你要好好保重。”有鱼道。

“有鱼,回到蓬莱岛就要好好学习仙法,我会等你变强大的那天。”增秀道。

“我会好好修炼的,下一次,我要打败你,你接受我的挑战吗?”有鱼问道。

“万分期待。”增秀道。

蓬莱弟子来催促有鱼,留给有鱼的时间不多了,有鱼赶紧从身上掏出定水珠,送给增秀:“我送样东西给你,想我的时候就来蓬莱岛找我,这颗定水珠能帮你度过茫茫大海找到我。”

增秀不敢接受有鱼如此贵重礼物,但又不想有鱼留下遗憾,就收下了有鱼送的定水珠。

见增秀收下珠子,有鱼好似觉得他接受了她,她多想增秀能明白她的心意。

有鱼从回忆中回到现实,对着鲲道:“鲲,如果日后你见到带着定水珠的增秀,就载着他来见我。我真的好想再见增秀一面,我们之间好似认识了很久了,这一份熟悉的感觉,让我有戒不掉的思念。”

鲲点点头。

上弦月升起,海上泛起点点星光,绮丽的夜给蓬莱岛带来了几分梦幻的色彩。有鱼趴在鲲的身上进入了梦乡,在她的心里盛开了一个美好的梦,多希望这样的梦,永远不要醒来。


【未完待续,盗文必究】

【图片来源网络,侵权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