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一位文艺女青年特立独行的人生

李清照,宋朝的一位资深文艺女青年,她的文学成就不仅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而且她特立独行的生活也在那个男权社会里活出女人自己的色彩。

李清照心胸开阔、为人洒脱,少女时代也少有扭捏的小女儿态,此时期的词作已展现出了潇洒奔放的风姿。

如梦令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这是李清照对一次荷湖荡舟晚归的咏唱,全词以动静结合的描述,把一群酒酣心醉于大自然美景之中、为尽兴畅游而回舟争渡迷失在藕花深处不知归途的年轻人描绘的惟妙惟肖。“争渡、争渡”充分体现了少女李清照不畏险阻的青春豪情,以及奋发向上、活泼开朗的的潇洒气度。相比那些长锁深闺的大家闺秀,李清照这样纵情于山水之间颇有些放浪不羁的味道。

李清照的爱情观也是敢爱敢恨、从不掩饰自己的情感需求,也从不委曲求全做一个怨妇。当她爱着丈夫赵明诚的时候,敢于热烈的表达自己的情意,当丈夫偶有拈花惹草的行径她也毫不客气的表达自己的不满。

减字木兰花

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

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

写这首词作时,李清照与赵明诚正值新婚燕尔,幸福之情溢于言表,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出李清照对自己的容貌是相当自信的,赵、李两家都是官宦大家,李清照在当时应该是实至名归的“白富美”一枚,所以她的自信心与生俱来:“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一个撒娇妻子的形象呼之欲出:“老公,你看看到底是花美还是我美呢?”从新婚生活的一个侧面,显示出她强烈的自我意识和大胆追求幸福的丰富内心世界。

感怀

宣和辛丑八月十日到莱,独坐一室,平生所见,皆不在目前。几上有《礼韵》,因信手开之,约以所开为韵作诗,偶得“子”字,因以为韵,作感怀诗。

寒窗败几无书史,公路可怜合至此。

青州从事孔方兄,终日纷纷喜生事。

作诗谢绝聊闭门,燕寝凝香有佳思。

静中吾乃得至交,乌有先生子虚子。

李清照从来不做一个隐忍的怨妇,她风尘仆仆赶到丈夫任职的莱州,满心期望久别重逢的喜悦,不想丈夫成天“青州从事孔方兄,终日纷纷喜生事”忙于官场应酬而冷落了自己,而且下句的“燕寝”本指帝王正寝之外的寝宫,暗指丈夫在“燕寝”另有红袖添香,于是自嘲自己只有“子虚”、“乌有”两位至交了。李清照对于爱情是全身心投入,也希望另一半能对自己全心全意。这无疑是对古代三妻四妾制度的不满和对爱情中平等权利的大胆追求。

古代社会并不禁止女性饮酒,但像李清照这样豪饮的女性则不多,在饮酒这个爱好上李清照堪称“女汉纸”一枚了,她好酒且经常喝醉:“沉醉不知归路”、“浓睡不消残酒”、“莫许杯深琥珀浓,未成沉醉意先融”、“共赏金尊沉绿蚁”、“东篱把酒黄昏后”、“金尊倒,拼了画烛,不管黄昏。”这些赞美酒和描写饮酒的诗句经常出现在李清照的作品中,她视酒为知己,颇有与须眉男子并驾齐驱的气概。

李清照说自己喜欢赌博,著有《打马图经序》、《打马赋》等,并称“我要让千百年后的人们知道命辞打马是从我李清照开始的。”其实李清照并非一个疯狂的赌徒,打马游戏作为贵族妇女的游乐项目,李清照看似写游戏,实则是利用棋盘写出千军万马对垒之势,借打马游戏言兵马之事,表达“棋战如实战”,引导一种“争先”、“尚武”的精神,希望激励人们能振奋精神,收复中原。作为一个女子,这种忧国忧民的家国情怀实属可敬。

李清照的巾帼精神还表现在在战乱中的临危不乱,她一生中屡遭变故,当金人大举南侵时,她沉着地整理着自己和丈夫一生的艺术珍藏,一个女子带着15车的书籍古玩长途奔徙,尽全力保住这些藏品;丈夫死后,她又独自一个人几处辗转投奔亲友,在当时的社会,一个女人能独立完成这些事实属大智大勇。

当然,李清照最特立独行也最勇敢的当属再婚和离婚,这在中国古代是绝无仅有的,她与赵明诚虽然伉俪情深,但赵英年早逝。她在《投内翰綦公崇礼启》中直言自己在感情最需要抚慰的时候,贸然嫁给了张汝舟,但婚后不久即发现张是图谋她的收藏而不是爱她这个人,同时被张拳脚相加,当时要换做其他女人,恐怕只能以泪洗面、苟且偷生了。但李清照偏不,她向官府大胆告发了张汝舟的罪行,同时提出离婚,在宋代,妇人状告亲属,哪怕诉讼成立,也得连坐两年,李清照做出当时算是惊世骇俗的“休夫”之举,即便面对牢狱之灾也在所不惜。在被亲友救出后,她写信感谢,言辞中表达了对这种不平等制度的不满。她只后悔遇人不淑,却并不后悔再嫁本身这件事,这也表达了她敢爱敢恨、极具气魄的女性意识觉醒,甚至有了一种现代意识的人生观、价值观、爱情观。

纵观文艺女青年李清照特立独行的人生,她的豁达大度、独立自主的生活态度,忧国忧民的家国情怀,才华横溢的文学作品,都让她在中国古代文坛的男性世界中得以暂露头角、笑傲江湖,从而散发着千古不灭的永恒魅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