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耳传

 “他从来都没有名字,从生到死。”

  待看到唐僧师徒再次上路时,如来看着金钵中紫金色的灵石,如来对观音说道。

  观音看了眼神情淡漠的如来,十指合并,双目紧闭,不再言语。

  六耳的出现是个巧合,却又是命中注定的。

  那是个初夏的午后,还未被叫做悟空的石猴儿拉耸着脑袋,拖着个被咬出了血,已见了骨的腿到了溪水边。

 他本该是个漂亮可爱的小猴子,可是现在毛发已经变得稀少,伤口也是东一块西一块的触目惊心,有好几次他都以为自己会死在溪水边,可是每次他都醒了过来,也许,这个天并不想让他那么快死去。

 从出生开始他便被视为异类,据群里一些同情他的老者说,是因为他从石头里跑出来的时候造成了天崩地裂,死了不少的猴子。

 本来他出生以后也跟别的猴子没什么两样,也没人发现就是这个小毛猴干了这件事,可天庭有群吃饱了没事的神仙喜欢闹出点事儿,就在这只石猴身上撒上了些金粉,整个猴儿都闪闪发光的,走哪儿哪儿嫌。

 “我不过想融入他们,我不是异类。”石猴儿苦恼地看着水中自己狼狈的倒影。

 忽而,他听见了水里传来了空灵的吼叫声,水中的倒影随着水波从紧紧闭着的眼部开始扩散,一圈接着一圈。不知为何,他觉得水中的倒影与他十分相似,看上去却更为平稳冷静。

 “我可以帮你。”

 水中的倒影,不,那不能称为倒影了,那已经分明是另一只猴子了!石猴儿吓得往后猛的一退,镇定了一会儿,忍不住好奇地往前探头。水中的猴儿依旧保持着他离开时的状态,水面平静得让人害怕,没有鱼,没有任何生灵,犹如死水一般。

 双目紧闭的水中猴儿空灵的声音再次一字不漏地传入小猴儿的耳中:

 “天生地养,无父无母,千百年的沉寂只有我与你相生相伴,如今,你打算唤醒我了吗?我的兄弟。”

 石猴儿有点被这声音蛊惑了,最后他怯怯地问了一句:“你真的能让我融入他们吗?”

 水底传来一声轻笑,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觉得这是一声嘲笑。

 但是水中的猴子说:“以后再也不会有人伤害你,哦,不,是任何物种。”

 石猴儿笑了,笑得天真无比,他伸出手去触碰水中猴子的手,“好的,你醒来吧。”

 天地突变,海水咆哮,天的西南方猛地袭来巨大的夹杂着暗紫色奇异气体的龙卷风,整个世界似乎都在震动,比他出生那时更惨烈的灾难。石猴儿吓得想抽回手,却在那一刻被一只毛茸茸的手抓住了,在他用力往后退的同时,带上了一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猴子。

 那只猴子全身是干燥的,即使是从水中出来。他站定在石猴儿面前,低头看着摔在地上的石猴儿,长长的金色尾巴摇了摇,黑得发亮的眼睛深不见底。虽然他的体型像石猴儿一样很小,但是只是站在那里就让人忍不住恐惧。

 顷刻,他咧开嘴笑了,之后越笑越大声,笑声几近癫狂,甚至于给人穿破天界的错觉:

 “这该死的世界,我醒来了!”

 尖锐的声音使天地的震动更为强烈,龙卷风已越来多,四面八方地聚集在这个地方。这只猴子似乎在向世界咆哮他的不满!

 “咚!”

 还未完全恢复力量的猴儿禁不住这猛的一敲,晕了过去。

 石猴儿犹豫了许久,还是决定拉着这只精神有问题的猴子回家先,话说,他的脚还是好疼……

 晕过去的猴儿忧伤地想到——这石猴儿那么用力,总有一天会被他一棒子打死的!

二,

 “六耳”这个名字是水中的猴儿自己给自己取的,没什么特别的寓意,只不过石猴儿问他名字的时候他正好吃到第六个狐狸耳朵而已。

 所以后来听佛家人解释他名字与“六根”有关的时候,他拍着大腿笑了很久,然后咧着嘴扔了四个血淋淋的人耳朵到那个骗了不知道多少信徒的虚伪老和尚面前,冷笑龇牙道:“最后两个就由你来凑数吧。”

 石猴儿说他太凶狠残忍了,六耳挠挠耳朵有些不解,“万物生长不就是这样?人类为了吃猪耳也会杀不少的猪,妖怪为了吃人耳也会杀不少人。你看,小猴儿,你喜欢吃香蕉,你有没有想过香蕉从树上被你摘下来的时候也会痛呢?所有的物种都习惯于苛求别人,却往往对自己十分宽松。你们,为什么都不愿意面对真实的自己呢?”

 说完,六耳转身洗净沾满了血的手在树上摘了一个橘子,放在了一个在一直眼巴巴看着橘子的小女孩手中。

 石猴儿鼓着腮帮子,用尾巴勾住树枝倒着睡觉,不想跟这个高智商反社会人格的精神病患者沟通。

 小女孩走后六耳回过头看到石猴儿已经睡着了,只好拉着个二胡,感叹天才都是孤独的。

 石猴儿告诉六耳他有名字的时候是在一个巨大的瀑布前,那时候六耳正在考虑怎么将六畜循环的速度与人类循环的速度与太阳公转结合起来,从而让他自己漫长的生命中减少一个世纪。

 “六耳,师傅给我取名了,我叫孙行者。”

 菩提老祖?

 瀑布声很大,但是六耳还是听见了石猴儿的声音,突然间他一头冲进瀑布,水流进了他的耳朵,咕噜噜的,他什么也听不见了。

 六耳知道这种感觉,他最讨厌的人类情感之一——妒忌。

有什么好妒忌的,他通晓天下因果轮回,他自女娲补天就存在于石猴儿体内,他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他脱离于六界之外,普天之下,只有佛祖能与他打个平手!

可是六耳也知道,名字这种东西应该由长辈来取,而不是一个随口而道。听多了人间道理规则,六耳就觉得自己悲哀。

不久,在他无聊的怂恿下,石猴儿与他一起闹了天庭。幻影一样的他所向披靡,除了如来没有人能见到他。然而他一个失神,石猴儿被唯一知晓他存在的如来压在五指山下。

五六百年后,六耳站在远处冷冷地看着头戴金箍儿已被唤作“悟空”的石猴儿。

石猴儿用了五百年的时间证明自己不是异类,得到的却只有拒绝,他们拒绝他进入这个世界。

六耳是不屑于进入这个形式固定化的世界,但是千百年来他太孤独了,在苏醒的那一刻,他便希望石猴儿能将这个拒绝他们的世界毁灭。

第一次,他们大闹天宫,失败了,是因为菩提老祖给了石猴儿太多的真。

这一次,天庭又派来了一个传销集团中的传销经理级别人物,这场抗战渐渐便看不到头了。

如来对他说过:“你既为魔,为何不直接离开我的五指山?”

六耳的毛发闪耀着奇异的金光,不若如来的庄严,是一种纯净的阳光色彩。他双手放在背后,没有回话,只是在石猴儿没发现的时候再次回到五指山。

他在与石猴儿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说过了——“我的兄弟。”

魔在很多时候,都比佛讲信用。

三,

 石猴儿去了取经,六耳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一棒子打死那秃驴,便跟石猴儿作了个别,现了个形跑回花果山了。

 至于为什么不直接打了那秃驴,跟石猴儿再闯次天宫,六耳有自己的一套说法——石猴儿的法力还过低,需要组团刷怪提高自己的法力。

 翻了几个跟斗六耳回到了花果山,正巧花果山正被一美艳的紫藤妖占了个窝,六耳一个棒子下去,她便化为了妖娆的紫烟,散了。

 唤回了被迫居住在谷里的猴子猴孙,整了整花果山,花果山又恢复了以往的热闹。因六耳与石猴儿长得相似,猴子们也就自来熟,一个劲儿地“大王大王”地唤,六耳挥手豪饮了一番,也不去解释。

 六耳在花果山的日子,自在,慵懒至极。当然,时不时还会有不知死活的妖怪跑来花果山,叫嚣着要跟他大战。

 每次他们叫嚣的时候,六耳都侧耳听着他们的想法然后咯咯咯地笑得在床上打滚,“他们以为我是冒牌货所以才跟我打,还在那自我安慰孙悟空跟唐僧取西经去了,哈哈哈,笑死小爷我了!”

 下面的猴子们看得一阵疑惑,只有那个从小看着石猴儿长大的老猴子叹了声气。

 “既然这样,小爷就让他们看看什么是冒牌货儿。”停止了打滚,六耳睁开了双眼,嘴角咧到了耳朵边,尖利的牙齿洁白整齐,深黑色的双眸空洞冷漠。瞬间,六耳消失了,而花果山门外响起了凄厉的吼叫声。

 再次打开门,猴子们看见他们慵懒的王站在一群妖怪的尸体中间,血,却没有溅到他们的王身上,阳光的照射下,他们的王闪耀着的金色毛发十分刺眼。

 转过身,六耳冲猴子们耸了耸肩膀,又一次消失了。

 一直守在床边的老猴儿看着他们的王再次出现在了石床上,蜷缩着身子,尾巴不安分地摇啊摇,睡着了。

 那缩着睡觉的样子,真是像极了当年的石猴儿啊。老猴儿怜爱的笑着,让其他的猴儿准备了一些食物放在六耳触手可及的地方。

 等老猴儿走后,六耳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有些不解地看着桌子上的食物,伸手吞了几个葡萄,若有所思。

 等六耳发现自己身体越来越弱的时候,正好是二郎神带着一群神仙闯进花果山的时候,六耳知道这不是巧合。

 虽疑惑本该去取经的孙悟空怎会出现在这,可素来与孙悟空不合的二郎神也不在乎,一来他必须服从上级命令,二来正好可以接机解决了这只臭猴子。

 一群猴子有些担心地看着他们毛色变得有些暗淡的大王,可是他们的大王依旧是那慵懒的样子。

 “手下败将。”六耳走出了花果山外,不屑地看着天上的一群天兵天将,嘴咧开,咯咯咯地笑着,尾巴更是得意地摆了摆。

 二郎神站在最前面,面容威严无比,他的声音震动着整个花果山,“天庭密令,今日之后再也无花果山!花果山内妖精成群,扰民安危,今特令本将下届,除妖降魔。”

 何为妖,何为魔?

 六耳没有说多一句废话——任何与将自己当成圣人的物种辩解的话,都是废话。

 “我们大王才不是妖精!”一只毛还未长全的幼猴突然跑了出来,抱住六耳的腿,稚嫩的声音有些难以置信的坚定。

 “对,我们大王才不是妖精,妖精什么的,不就是你们定义的吗?对于我们而言,你们才是妖精。”猴儿们全都跑了出来,手上拿着各种武器,虽然说这种武器看上去很可笑,不过是一些榴莲,西瓜。

 六耳偏了偏头,看见了拄着拐杖出来的老猴儿,老猴儿冲他笑着说:“大王,我们不会让你一个去战斗了。”

六耳沉默了许久,却依旧没有理解他们这种誓死保护石猴儿的心情。对于他而言,千百年来作为石猴儿一直藏在心里的魔,实际意义上来讲,他都是一个。

他也清楚自己现在身体越来越差的原因,必然是取经路上的驯化让石猴儿越来越渴望抛弃魔,与那些人成为一类的人。

伸直了双手,六耳咆哮着,然后变得越来越大,毛发变得漆黑,太阳也在他的咆哮声陷入黑暗,一瞬间,天与地似乎回到了盘古开天辟地之时的混沌。

黑暗中,夹杂不清的惨叫,不知道有谁的,但是猴儿们唯一辨认出来的是他们大王咯咯咯的笑声,太过不羁与自傲。

忽然,大王的笑声停止了,他们听到了有自己同伴的惨叫声,一个,两个,尖声叫着,有些的血还喷到了他们的脸上。

不知过了多久,应该有了几天几夜。

佛光从天的西边晕染了过来,天亮了起来,血也流成了河,当然,天神的血可不可能流成河,这些都是猴子的。

曾经不可一世的六耳虚弱地跪坐在地,他的前面,是天兵天将的尸体,他的身后,是猴儿们的尸体。

“可惜了,二郎神终究对你们有些心软。”玉帝浑身泛着白光落到了二郎神的尸体旁边,挥了挥手。

听到玉帝心里想法的六耳不屑一笑,“重新用他的尸体塑造一个二郎神,这就是你们把人变成乖乖听话的神的做法?”

玉帝皱了皱眉头,闪身离开。这只猴子能听到别人想法这一点真让人厌恶!

玉帝走后, 天地间宛若只留下如来与六耳。

“可惜,即便是这种程度,你依旧可以活下去。”如来面容庄严地在天上看着六耳。

六耳不愿意跟如来说话,他直起身子,看着身后的一片尸体。他以为可以保护他们,他想过要保护他们。

可是,他失败了。

第一次,他觉得真正意义上的失败。

六耳闭上眼睛,身上的毛发变成了淡金色。他想起在那混乱的黑暗中,老猴儿冲他喊的是:“六耳,小心!”

话刚落,他看见了一把剑刺进了老猴儿的身体。

老猴儿喊的是六耳,不是悟空。六耳不知道老猴儿为什么会知道他的存在,但是他觉得这就够了。

六耳的手慢慢张开,在花果山的所有回忆都脱离了他的身体,然后复制进了花果山。

当所有回忆涌进花果山的时候,六耳听到了花果山里嬉闹的声音,稚嫩的猴儿们从里面跑了出来,冲他叫着:“大王,大王,教我们法术好么?”

即便是幻象,也是当初真实的生活。

“你什么时候也学会了自欺欺人?”如来嘲笑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六耳闪了个身,离开了花果山,站在远处,看着山里依旧嬉闹的声音,六耳疲惫地笑了。

也许,世间都是虚幻的,不过,我们依旧渴望去相信。

四,

 六耳第一次发现,千百年了,有些事情是应该做个了结了,他决定去找石猴儿。

 正巧,刚到了石猴儿身边,就见到了那个秃头的传销经理正在赶石猴儿走,石猴儿转过身,眼中有让他瞬间法力大增的情感——恨。

 六耳深深吸了一口气,浑身都充满了力量,身上的毛发也随之由淡金色变回了金色,漂亮得有些耀眼的金色。

 他挠了挠头,看着石猴儿远去的背影,不知怎的突然想代替石猴儿去取经。

 六耳向来是说做就做的,他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可是他却不曾想这泼秃竟这般不知好歹,推了他的水。想必石猴儿在这泼秃手下手了不少的罪。

 一棒子下去,六耳却不想打死他,应该让石猴儿亲手打死这秃子。

 只是……这一切有点出乎六耳的意料,石猴儿似乎已经被洗脑了,石猴儿还是想取真经,石猴儿还是关心那个秃子,甚至于关心那头猪跟可怜的呆子。

 让他更加疑惑的是,回到花果山,石猴儿却看不出一切只是从六耳回忆中抽出来的幻象。

 六耳坐在花果山的山底,月光照在他金色的毛上,长长的尾巴晃呀晃。他偏了偏头看着还未完全长强壮的柳树,打了个哈欠。

 他曾经偷过糖葫芦给一个好吃的柳树精,还在他面前现了形。他知道他喜欢柳树精脸上的笑容,单纯得像个孩子。只是柳树精后来遇上了天劫,被雷公电母追了三天三夜,没躲过,化为了柳条跌落在了花果山山底。

 “六耳,你还会回来吗?”

 柳条轻轻地抚过六耳的脸,有些痒痒的,逗得六耳笑个不停。

 “肯定会回来,除了我没有人知道能让我消失的办法。”六耳翻了翻身体,尾巴晃呀晃。

 柳树也晃了晃,稚嫩的声音如银铃般好听,“那我就在这等你回来。”那时,她也该可以幻化成女子型态了,那时,她也该可以陪着六耳在这虚幻的世间度过漫长的岁月了。

 柳树随着风发出好听的声音,然而这风呼啸进了山洞里却显得有些骇人。

 “石猴儿,你真的想回去吗?”

 “想。”

 “好,如果是这般,你便要听我的。”

 下地府去东海上天宫,他们如两只随性的山野猴子一般翻滚于天地之间,却没有人能认出他们,他们本为一体,从出生到现在。

 最后终于到了如来面前,六耳忍住此行弑佛的目的,与石猴儿一唱一和。

 如来笑盈盈地看着,只有六耳听到那笑盈盈的脸下藏着多少的虚伪与冷漠。

 六耳知道一切,天地间的一切他知道如来有多想除掉他这个异类,除掉他这个世上唯一的魔。

 可是也只有他知道唯一让他消失的办法是什么。

 看吧,六耳就是一个自负骄傲的猴孩子。

 所以当悟空双眼空洞真正地将棒子落在六耳头上的时候,六耳是完全没想到的。

 当他大脑缺氧,缩成一团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这是孙悟空,而不是当年那个石猴儿,那个天然随性的石猴儿早已在取经之路上消失了。

 不知道为什么,六耳想通了这一点,却更加难过了。

 原来,有些事情无论你怎么努力也没有用,还是会被固化的世界所同化。不愿意被同化的,只会被残忍地伤害。

 如来口中念叨着善哉收回了金钵,他只是一博,莫想这魔致命点果真是唤他醒来的这只猴子。

 接下来是排练好的桥段,悟空练的熟,只是六耳的假死成了真死。悟空觉得一切缘由是他们终斗不过佛,唯有成了佛才可与之斗争。

 怀着这样的恨他下了界,继续了西行之路。

 如来看着金钵里暗黑色的灵石,忽然笑声震天,“孙悟空认为是他们斗不过佛,却不知他们只是都不过自己罢了!”

 身边略知一二的文殊菩萨有些许忧虑,“这便放孙悟空走,将来未免成大患。”

 如来摇了摇大大的脑袋,“他的生命太长了,这种仇恨迟早会淡去,而且别忘了,唐僧还在他身边。”

 云层之上再次响起了悠扬的钟声,观音见此情景,双手合并,闭上双眼。

后记

 许多年后,唐僧师徒路经一个瀑布,五彩的云霞折射其中。

 路人皆言每至傍晚,可管二猴儿嬉闹对战之奇观。孙悟空看着瀑布上几近一模一样的两只猴子,天真顽劣山野之性尽观于玩闹之中。

 忽地,他想起了似乎在千百年前曾经有个声音对他说过:“我们从来不是异类,我的兄弟。”

 就这样,晚霞把孙悟空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显得有些落寞。

 不知道过了多久,远处传来沙僧的声音:

 “大师兄,我们该上路了!”

 孙悟空扛起了金箍棒,最后一次看向瀑布,还是收回了视线。

 “来了!”

 取经之路还有很远,属于孙悟空与六耳的道路却早在真假美猴王的那天有了个终结。

 在他们看不见的云端,观音垂着手往瀑布旁不起眼的暗黑色小石头上又洒下了几滴玉露。

 六耳说过,“观音,始终是个慈悲的人。”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