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外外①

       走了几天了。

  也不知是怎么了,相思总是在归雪前脚离开的时候到。

  她心想一路怎这么出卖自己的萌相,不知到雪陵的那些老家伙们会不会气死,也不知道师傅会怎么样。

  “诶”

  怎么又走了,归雪啊归雪,你就不能慢一点嘛!

  相思如是想着,心里那是一个难过啊。

  于是,她趁着没人,变回了狐狸身,将小爪子放在耳朵上,委屈地哭了起来。

  那时候,相思还是个孩子,哭累了,便没甚顾忌的睡着了。

  于是,醒来的时候,她被人绑架了。

  那些人大抵是看上了小狐狸的皮毛,此刻她正被吊着脖子关在笼子里。

  相思弄清了自己的境况,生生是一口血吐出来,诶嘛,她堂堂九灵仙族,鬼界少姬,竟然被人间的糙汉子当作小动物关起来了。

  要不要用法术呢,可这里人好多,她没把握把所有人都弄晕。

  是了,她此刻正在一处集市,正是案板上的肉,待宰。

  就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一个右眼角有一枚血红色兰花的绯衣男子走到了她的面前。

  那男子一双桃花眼,眼中盈满了笑意,他动听的声音如流水而出,他说:“我终于等到你了。”

  而后,他一挥袖,他们已经到了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

  脱离了束缚,她立马又化作了孩童模样,眨巴着眼睛看着美人,心想,应该没见过啊。

  那绯衣男子摸了摸她的头发,眼神是无比的温柔,可是,只要你细细看,便会发现他的眼里有些许晶莹。

  相思自然是发现了,她用小手抹去了那人眼中的泪水,轻声说道:“哥哥你为什么要哭?”便如同她每次思念父母之时,祖母对她那般。

  略微凉的触感入手,相思的眼睛瞬间放大,他,竟是,一抹残魂。

  “七万年,我终于等到你。虽然,你已经不是她。”那绯衣男子轻轻叹息,眼角的红印红光浅泛,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

  忽而,那人的身影晃了一晃,淡淡的紫光泛出。

  “你怎么了?”相思扯了扯他的衣角,关心地问。

  “我要走了。”

  那绯衣男子顿了片刻,他轻轻俯下身,手指轻抚相思的脸庞,而后,他在相思的右眼角浅浅吻下,那一记浅吻,仿若是虔诚的教徒亲吻着心中的神祇,不带一丝的亵渎,一吻而天荒,紫与红的光芒流转交织之间,绯衣男子的身影渐渐淡去,而在相思的右眼角,随着那身影的消逝,多了一枚雪紫色的桃花印。

  恍若一场大梦,繁华落尽,相思心中微微悸痛,那个绯衣男子已经不见了身影,他本不应该在这世上逗留,归去也好。一时之间,恍若沧桑万年,相思一瞬间竟有了不和年纪的成熟。她轻轻抚上自己的眼角,微微的寒凉刺痛,他的话语犹在耳畔。他说,这是桃花哥哥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了。他说,他爱她,他好爱她,可他不能继续陪她。他说,他该走了,魂魄归去,他不再是他,她亦不是那个她。

胡话二人组

  

  话说那小狐狸相思被美人突如其来的浅吻正晕头转向,那边归雪恰好来到了相思所在的这片区域。

  “咦?”

  一声不可置信的惊呼在相思耳边响起,她堪堪从美人哥哥那段苏醒过来,拍了拍自己的小脸,便看见一个好熟悉的身影在她身边打量着,定睛一看,这不是归雪嘛。

  “啊!归雪!”相思看见归雪,想到自己这一段日子莫名其妙的生活,扭着小身子便扑了过去。

  可是,没想到,她没扑到归雪怀里,却是到了她的手里。

  “你谁啊你?这么明晃晃的一块胎记,还敢冒充我家师妹?!”归雪捏着相思的小脸,语气里是几分不屑。

  “嘤嘤嘤,阿雪喜欢三思!”

  相思无奈,只能把归雪的秘密嚎了出来,边说还边心疼的摸摸自己的小脸,嘟起了小嘴。

  “相思?”归雪心道,这世间知晓自己对师傅存了那般心思的怕也只有相思一只狐狸,决计不可能那般巧合,只是,这货,什么时候去纹了纹身?

  “归雪,归雪!我终于找到你了!狮虎不让我下山,我就……这样……那样……然后,一直找你……可是,后来我被坏人捉住了……有美人救了我,可是,他走之前给我弄了这么一个东西……”相思终于扑到了归雪的怀中,她一边把眼泪鼻涕擦在归雪月白色的衣襟上,一边抽抽哒哒,断断续续地说了自己的经历。

  看了看,可怜的小狐狸,归雪终于是忍住了把它用一记流云诀送回小筑的心思,而后,她又仔细查看了小狐狸右眼角下的那个雪紫色桃花纹。摸上去,和相思的皮肤无异,只是有一些的凉,桃花画的甚是细致,仿佛是真真有一朵花儿落在了相思的眼角。看那小狐狸也并无什么异样,想来这朵桃花,要么本就不是有心害她之物,要么一时并不会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罢了,还是等师傅看过吧。

  于是,相思终于有机会光明正大地跟着归雪,在人间游戏了。相思很高兴,还给她们起了一个组合名,就叫胡话二人组,一狐一花,至于人嘛,她们不都是人形嘛。

魂兮归来,魂兮不复。

安陵玖在三生的述说中,想起了那个令人心疼的绯衣男子,不过她还是不明白这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

“你和给你留下这印记的人,为师当日曾给你们算过,你们有着三世的缘分,但是这缘分却也奇怪,因为我怎么也算不出这么一个人来。”

三生这么说着,可是安陵玖却是没有太在意,这前世今生的,早就沧海桑田了。

早在安陵辰渊替她将魂魄都修补好的时候,她便已经见过那个在史书中,在故事里的前世了——白鬼。

安陵玖便是白鬼,可她却又不是白鬼。这些日子,她断断续续的回想起白鬼的记忆,可是那些记忆却好似旁人的故事,并不曾在她的识海掀起几分波澜。她想了想,也许这便是额上这枚遗雪玉的功劳吧。

若不是因为有着白鬼的记忆,对于命颜,她安陵玖确实是陌生的。

“师傅,我知道,我便是白鬼的转生,可这又如何呢,我不是她,那人不是我的爱人,安陵辰渊也只是我的父君,卿挽我不认识,我只知百里挽歌是我的娘亲。我的人生还不曾有多少自己的故事,又怎么会被那些不属于我的事影响呢?”

安陵玖这么说着,三生和归雪也不再多说,只是想着那千栩神君,归雪难免多提醒了几句,不过也只是这般,而后他们便说起曾经的一些往事来了。

听见父母和安陵玖的少年时光,本是昏昏欲睡的归歌立马瞪圆了眼睛,眨巴着看着三人,很是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

那是一年开春,这日归雪恰好从山下回来,踏着淡月光,哼着歌的她,走到离小筑还有好一段路的地方,一阵小声的呜咽传入耳朵,咦,这个声音有的耳熟。

  她匆匆奔回了小筑,小筑门前,她的师傅三思,那个冷面帅哥,那个清风绝绝的大神,竟然抱着酒壶,就那么不管不顾地坐在小筑门前,哭了!

  归雪惊呆了,小脑瓜子里转了一圈又一圈,简直不敢相信,这人就是她的师傅。

  “师傅?”归雪戳了戳她那哭得和孩子一样的师傅。

  “不要走!不要走!”似乎捉住了救命稻草,三思片刻也没有三思,直是捉住了归雪的袖子,嘤嘤地又哭了起来。

  “好好,不走,不走,我们回家。”归雪一阵头皮发麻,翻了个白眼,强忍下嘲笑师傅的心,拖着师傅回了小筑。

  “好了,搞定,回去睡觉。”三思哭了一会,终于被哄睡下了,归雪抹了一把汗,准备离去。

  可是,就在她要走的片刻,她那不安分的师傅似乎梦见了什么,死死地捉住了归雪的手腕。

  “我天。”归雪疼的眼前一黑,心想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我要遇见师傅。

  归雪是累坏了,竟是就这般被别扭的握着,陷入了睡眠。

  第二日。

  天刚刚亮,三思便醒了,看到了趴在他手边睡着的归雪,便是醉的再不清醒也是明白了他昨夜失态了。

  给归雪施了一个安神术,三思叹了叹气,把归雪抱回了她的房间。又有些内疚地替归雪治好了手腕的伤痕。

  那日,三思见到归雪便是一阵脸红,绕路三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安陵辰渊在银渊雪原看了看,用神识扫了一番,忽然就发现了白鬼一族的气息,可又有几分紫族的味道在其中。安陵辰渊觉得有些...
    狐则阅读 120评论 0 2
  • “终于可以走了,千百年来的时间过得太寂寥了,走了也算解脱了,只是,浚尧,我还欠他一句对不住,你可愿替我说一句抱歉。...
    狐则阅读 134评论 0 4
  • 相思一个健步,便迈着短短的狐狸腿准备跑起来了,却堪堪被归雪拉住了狐狸尾巴,一声惨痛的呼叫后,相思蔫了,趴在地上嘤嘤...
    狐则阅读 131评论 7 2
  • 听尘司无多少事务,安陵玖只需将自己喜欢的故事写进听尘簿里。有时候,她真是不明白,这听尘司究竟是一个什么地方。 闲下...
    狐则阅读 254评论 8 5
  • 4月13日有消息称支付宝正在抓紧开发及完善小程序功能。如若不出意外,支付宝小程序将于最快下周或者不久正式发布,支付...
    洪兴会阅读 19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