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娃传15 账

1

爹回来之后,一边喝着热茶,一边跟娘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我赖在床上不起来,却支棱着耳朵听他俩在那里拉呱,一字一句都不放过。

爹开口问道:‘“鱼儿他娘,那窝猪钱收得怎么样了?都年根了!”

娘从碗橱里拿出账本,给爹爹看了看,说道:“大部分都收齐了,除了个别难混的,实在给不了钱,就差小青爹娘那一份了!”

“额!还是因为小猪跌死的事情么?”爹疑惑地对娘说道。

“应该是吧!不然的话,早就应该来还账了!”娘点点头说道。

我突然想起村子里卖猪崽的规矩,那时候大家都是“穷帮穷”,逮的时候,是不需要支钱的,等到成猪卖了钱,或者到了年底,那捉猪崽的人才会过来还账。

小青是我同桌,童花头,乌黑发,长得白白胖胖,说话柔声细语,一张小圆脸白里透红犹如秋天挂在枝桠上的红苹果,我好喜欢她。

我突然想起秋天小青爹娘来捉猪的事情,他们确实过来捉了两头顶大的猪崽。可是,仅仅过了两三天,一大早,小青爹就神情抑郁地找上门来,悲伤地说道,我家卖给他的猪崽昨晚死掉了,而且认为这头小猪早就有病,要求再捉一头小猪来顶替。

我爹坐在太师椅上,默然良久。

小青爹接着说道:“不信的话,咱们可以去现场看看。”

我爹还是不讲话,好似在无尽地沉思。

小青爹也沉默了,耷拉着头,眼睛看着脚尖,显得有些拘束。

这时候,我爹终于开口了,明知故问道:“小猪死了几头?”

“一头……”小青爹赶忙应道,但口气里满是疑惑,不知道我爹为什么这样明知故问。

“那另一头没事儿吧?”我爹又问。

“没事。”小青爹说。

“这一窝猪十几头,你要的小猪是你自个儿最先挑选的,对吧?“爹边说,边朝小青爹看去。

小青爹愚钝地点点头、

爹接着说道:”别人家逮去的,都没有毛病,就你的那一头有病,没有这个道理。再说,你一共逮去了两头猪,另一头一点事儿没有,只这一头有病,也说不过去。”

小青爹不置可否,但被我爹驳得哑口无言,草草喝杯茶之后,就走了。

2

我本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可是临近中午,小青爹又带着小青娘找过来了。这次小青爹不说话,小青娘倒是先开口了。

小青娘气冲冲地对我爹讲:“你这小猪就是有毛病,不然,怎么才逮过来两天就死掉了?这事儿,我们之前从来没有遇到过。”

爹一看来者不善,一字一句地对她讲道:“我这一窝猪都没有问题,单单是你要的那一头猪生了病,这事儿我也没见过。”

小青娘说不过我爹,又不想这么放弃,便要我爹一起去现场对质。

爹丝毫不怕,披上褂子就跟着去了。

小青家里收拾得很干净,院子铺了一层花砖,堂屋门前栽了几棵月季,姹紫嫣红,开得正艳。小青爹娘带着爹到了猪圈旁,粪坑里倒毙着一只小猪,毛色依然光鲜,甚至在太阳的照耀下闪着耀眼的银光,但是四肢早已僵硬。

小青娘质问道:”鱼儿他爹,看到了么?我没有骗你吧。昨天还好好的,两头猪争着抢食吃,可今天就在粪坑里不动弹了。一共逮来才不过三天,这不是有病,是啥?“

我爹看着死去的小猪,沉默不语,只是“吧嗒吧嗒”地抽着纸烟。过了好长一会儿,我爹开口道:“这小猪不是生病死的。”

小青娘很是不服气,两手掐腰,脖子一扬,双眼中喷出愤怒的火一样的毒辣目光,作势要跟我爹大吵三百回合。

可是不等她开口,爹又说话了,“这小猪是跌死的!”

小青娘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转念一想,好像我爹说得确实有些道理,就没有说话。

我爹指着粪坑对她讲:“你们这粪坑太深了,最近刚清过吧!”

小青爹娘点点头,艰难地说道:“买猪之前……刚刚……清过……”

我爹斩钉截铁地说道:“如果是这样,那么这头小猪就是从猪圈上滑落,跌死在粪坑里的。”

小青爹娘看看小猪掉落的位置,又看看猪圈到粪坑底儿两米深的距离,也顿时恍然大悟,不再说什么。

爹转过身子,穿上褂子,从小青家里踱出来。小青爹娘把我爹送到门口,我爹嘱咐他们以后再养小猪的时候,可得弄个挡头,别再让小猪跌死了。

小青爹娘点点头,目送着我爹走远。

问题就此解决了,但是,自此以后,我和小青的距离似乎拉远了。因为两家有了嫌隙,那段时间,我们之间不知不觉间多了一层隔膜,连话也变得少了起来。

3

毕竟是小孩子,又恰好天真烂漫的年纪,尚且不知道仇恨,我们很快就把这件事情忘记了,又快乐地在一起玩耍。今天,若不是爹爹提起,我压根儿就想不起来还有这回事儿,可是,我在脑子里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小青爹到底会不会来清账呢?

我本想对爹娘说,大过年的,算了吧!可是,娘曾经说过,小孩子家家的,大人之间的事儿,少掺和!又一想,那卖小猪的钱,可都是真金白银,你可怜他了,他不给你钱,到最后,作难的还是我们。

这么想着,我迷迷瞪瞪地又睡着了,等回笼觉醒来,只听到八仙桌旁边有人说话,细一听,原来西边客座的太师椅上坐的正是小青爹。

他们两个你一言我一语地搭话,小青爹且不说清账的事情,却说起小猪如何如何跌死,自己吃了大亏,商量着让爹爹把这头小猪的价钱抹了去。

我爹沉默了好长一会儿,不作回答。

小青爹自然是知道我爹的执拗的,也就不再说话,两人只是慢慢地喝茶。

爹终于开口:“小青爹,现今谁家都不容易,一开春,孩子们就得交学费,这钱不能给你免了。再说了,咱们有言在先的,这事儿怎么解决,早就有约定的!”

小青爹老是哀求,爹无法,狠狠心说道:“这么着吧!让你三成,你我就别再争执了。否则,面子上都不好看。”

小青爹还想说话,可是爹坚定地摆摆手,说道:“二叔,再说下去就没意思了!”

小青爹便拿出刚好的钱来,娘接过去,数一数,又拿了账本子,两个人看着,把那账本子上关于他的那条记录,使劲用自来水笔划掉了。

如此一来,这笔账就算是清完了。

此事了结,两个人又亲热地聊了一会儿,仿佛之前的争执压根没有发生过一样,方才依依不舍地散开。

等到小青爹出了门,我不禁质问起爹爹来:“爹,你为什么这么狠呢!就不能吃点亏,把那小猪钱给他抹了去。”

爹坐在床边,认真地对我讲:“鱼儿,这事儿是一码归一码。小青爹娘的猪崽是跌死的,属于他们自身管理不善,跟咱们无关,所以即使可怜他们,也不会抹账的。居家过日子都不容易,这事儿等你长大了,你就知道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卖完小猪,院子里一下冷清了很多,娘估摸着剩下的三头小猪也翻不起大波浪,便撤了围挡,干脆放它们在天井里闲逛。终日...
    冲浪小鱼儿阅读 549评论 19 18
  • 1 转眼就是立秋,早间有了沁凉的清风,翠绿的草叶上挂满了晶莹的露珠,天空愈来愈高,愈来愈远,仿佛一个巨大的冰蓝热气...
    冲浪小鱼儿阅读 478评论 13 17
  • 1 时间又过了一个多月,眼见得小猪越长越壮,越壮越皮,直闹得家里鸡飞狗跳、满目狼藉。 我鄙夷地瞅着它们,完全不像小...
    冲浪小鱼儿阅读 532评论 18 12
  • 1 如今,我家的三窝猪各自占据了天井的正南、西南和西北位置,“猪”丁兴旺,兵多将广,一派如火如荼,大有古时三国鼎立...
    冲浪小鱼儿阅读 277评论 9 13
  • 点完泥奶子,爹娘还要为母猪弄那“野天麻”熬制的浓汤,以去除恶露。 “野天麻”只不过是老家人的土叫法,并非真正的天麻...
    冲浪小鱼儿阅读 340评论 9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