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黑人理发店

今天是10月14日,距离我上一次在国内理发(7月30日)已经过去77天了。我真的该去理发了。脑后的头发已经长到抬头会蹭脖子了,不爽。

在出国启程3天前,我特意去理了个发:就是想尽可能延迟在美国理发的时间。

其实我早就想去理发了,这学期课程安排每周有一天很空闲;我曾经走路去最近的有机食品专卖超市的时候,路过过一个理发店。所以实际上,走路去理个发并不麻烦。只是,只是我很不想被外国人理发。

以前在普度刚去美国的时候,来了一个多月头发还没过分的长就去理发了,找了街边最显眼的理发店,Master Clip。大师理发啊,好名字啊。一进去一个金发碧眼大姐姐温柔地给我洗头,然后让我坐下准备理发。去之前我还认真地在网上查了一下理发用术语,虽然依然没有找到“毛寸”怎么说,但是大概也知道了“理发”要说trim而不是cut。好吧,落座了,和大姐姐说“trim”,就看她不紧不慢地拿了个安全推开始给我推四周的头发。一圈过后,我看着镜子里的头发,宛如没有理过……

“Is it OK? Do I need to trim a little more?”

我寻思着你这安全推的梳子也挂得太高了吧,是故意不理多想骗我每周来一次么。我只好唯唯诺诺:“Yeah, trim more, shorter”。她爽爽快快答应,挪一下安全梳的卡位,然后又转了一圈。

看着镜子里几乎纹丝未减的头发,我陷入了迷茫……

好在她又给我了我一次机会,再问了一次要不要再短一点。我说嗯嗯,再短一些吧。

重蹈覆辙。来回三次理发,镜子依然如实地告诉我,她仅削掉了我一周就能长回来的长度。

无语凝噎。

这姐姐态度是极好,弓着腰和我脑袋齐平,继续问我:要不要再短一点?

你问这么多废话有什么用啊……你不如真的干点活……别再问了……

已经三次了,我实在不知道这个循环还要重复多久。不好意思继续开口了,只好说“That’s enough”。那次理完发,心滴着血交了35刀+7刀钱,只理了个一周就能复原的发型。什么样进店,什么样出店。这姐姐服务再贴心,我也不会再进去第二次——她倒是极符合某些美国服务员光有态度不干活的刻板样貌。

好在,普度大学附近华人很多,多到有个理发店是北京大妈开的,包办里几乎所有华人的理发工作。即使这个理发店距离我的公寓4公里远,我也风雨无阻地跑到她那里去理发。在普度生活的2年,我还算安稳地维持了不错的发型体验——一如既往的,短毛寸平头,这几乎是我这辈子除了光头和炸毛鸡窝之外的永恒发型了。

一直对这些老美开的店心有余悸,今天硬着头皮还是动身了。走之前再看一眼地图确认店开门了(虽然这是不必要的,工作日,并且是下午2点这种肯定雷打不动的工作时间)。结果猛地发现这家店一群黑人叔叔开的……

于是我一路都在思考……如果理发师和我聊天我该怎么办……问我从哪来?在美国待了多久?我打算忽悠他们这是我来美国的第一个月,我还没有习惯这里……我能听懂他的口音么……我是该说我喜欢听黑人rap音乐么……如果真的要说,我是该说那些烂大街的歌手(麻辣鸡,卡迪比,日哈娜,公鸭之流)还是直接坦白说我超喜欢一个黑基歌手Todrick Hall呢……但是一上来就和别人说一个男同歌手,不就是变相出柜么!很怪!

我还故意在走路去的路上反复循环WAP, MONTERO, Rumors之类的流行歌试图熟悉一下歌词以便积累点共同话题。但是又觉得这些歌词要么黄暴要么就是毒啊药啊的……怎么都不像是好话题……

在进门之前,我还翻出来一张两个月前的发型自拍,想着到时候我也不说什么发型了,直接给他们看照片,估计会明白。

在门口确认再三里面有人,不需要预约可以直接进去后,我带好口罩,推门了——好多人!大出所料!我还以为美国应该哪里都人少的……

4个理发的座位全坐了理发的哥们,入门边的沙发上还坐着一个爸爸带着女儿。理发店里摆了5个环形打光灯,特别像是网红拍摄聚集地。这种打光灯我还是第一次在理发店内见到。我进门也没看有人招呼我,放着吵闹的饶舌音乐,他们各自处理着面前的客人。最右侧居然有个胡子拉碴的白人小哥在给一个拉丁裔的顾客理发;剩下3个理发师全是黑人大叔,有说有笑互相聊天,嘈杂,很难听懂在说什么。

好吧,真是和我预想的一样糟糕……

我紧张地坐在沙发角落,仔细端详每一对人。居然所有的顾客都没有戴口罩,而理发师本人也只是随意的把口罩挂在下巴上,不遮鼻子不遮嘴的,徒有形式。我心里已经在打鼓了,为什么他们理发要把顾客的口罩摘掉啊!有口罩不会理发吗!又不是剃胡子!

而气氛更微妙的是,全屋子里只有我一个是亚裔,而除了那个拉丁裔顾客和白人小哥,其他无论是理发师还是顾客,都是黑人……如果不是亲身体会,我很难想象美国“阶层分化”之强烈。我看过了地图,方圆5km之内只有这一家理发店。那只能说,其他人即使开车去5km以外,也不愿意来这个理发店吗……想到这,我已经有一丝丝紧张了,我别是第一个来这里理发的华人。(后来证明这是不可能的。就在我理完发的时候又有个亚裔小哥进来了。并且,也有白人来这里理发。)

其实刚来这边的时候,就在新生群里看有人问:“这附近怎么理发啊?”得到的回答却是:“自己网购推子自己理发吧!这边理发店不靠谱……”

嗯,今天我似乎体会到了,为什么这么说。但是自己买推子自己理发这种事情,初中体验过之后就再也不会想尝试了(初中学校有着严格到变态的3mm短发要求,为了省事,我妈直接买了个推子,自己动手。10分钟速成光头强同款。)。

我的目光在目前理发的4个人上来回跳跃,究竟选哪一个才更“幸运”一点呢?我也不知道。究竟会理成什么样子,我已经放弃想象,并且在思考把这当成是我最后一次来店里……等待的十几分钟里,如坐针毡,一直在试图听懂理发师的聊天。虽然能听出来几句,但是很快就被哈哈大笑打断了理解。不过好在我发现,所有对话都发生理发师之间,顾客没有一个人张嘴!

特大利好消息!这群理发师不会找顾客闲聊!他们可以自己消化他们的话痨属性,这真棒!我只需要落座讲清楚自己的需求就行了!去他的黑人文化,bitch, I don’t give a fuxk!

剩下的担忧只有不戴口罩和发型了。

没想到,最先完成的居然是理我最远的那一对。屋那头的黑人大叔站住来伸手指了指我喊了句“Yo”,我就放下包战战兢兢地走到椅子边了。他则转身进到里屋整理东西去了。

他消失了有几分钟,我一直在椅子边呆站着。突然身后那个白人哥们喊了句“Sir? Sir? Sit down.”

我瞬间坐下。在椅子上等待我的理发师出来。

大概又过了一分种,他终于出来了。浑身散发着浓烈的香水味,是一种很熟悉的男用香水(也可能是止汗剂的味道)。但是我从来没有关注过香水品种,所以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味道(不过大胆猜测可能是古龙?)。这香味让我想起了以前在新疆的时候,很多维吾尔族男性身上也洒满了同样味道的香水。曾经有个大叔在大年三十来拜访奶奶家,一开门他身上的香味就清洗了整个房间,香味直到年初五才彻底小时。(虽然我这里用“香味”这个词,但这味道其实并不是那么舒服。)

果不其然,他口罩依然没有戴好,鼻子露在外面。但是他擦完手消液就直接给我披上了围裙,而没让我摘口罩。脖子处还专门围了一圈白色的脖巾(很像chocker),然后才把围裙卡在脖子上——脖巾是为了垫掉围裙勒脖子的感觉!好贴心!戴围裙的时候他拍了下我肩膀常规地问了句“How’re you doing”,我也只常规回了“Good”。

椅子一转,我看到那个拉丁裔小哥理发完站起身就走了:他没有拿出来口罩戴上!我这才明白原来顾客们不是拿掉了口罩,而是他们根本就没戴!这时顺便进来一个女生就好好地戴着口罩。不过我心里还是嘀咕,明明门上贴着没有口罩不得入内,但是你们为什么依然接待这些不戴口罩的人呢……算了,反正这个州室内戴口罩法已经形同虚设了。我只能自求多福。

理发师大叔问我要什么发型,我先简单描述了一下周围短上面长;然后又细问了一下要多长,我说短一些,不要太长。但是又害怕他给我理成秃子,于是说:“我给你看个照片吧!”没想到他很乐意地说:“Yeah! Show me something! I wanna see!” 我找出了备好的毛寸头自拍,他瞟了眼道:“Oh! That’s fresh!”

“You said this type called ‘fresh’?”

“Yeah! A ‘Fresh’ is like that! Next time you come, just say ‘Gimme a fresh!’. I’ll cut like that! Refresh your head!”

好吧,还学到了,这种四周短头顶长一点点的发型,叫做“fresh”。

我刚收下手机,胳膊放回围裙里,他就把拳头平举到我面前,说:“Come on! Let’s do this!”

……要不要这么中二啊?理发前还要对个拳?

我哈哈笑着再把手伸出来和他“叭”得撞了一下。“That’s it! Wow!”

二二的,挺好玩。

不过我本来还想说一句“头顶的头发剪得有质感一些”——也就是毛寸的效果——但是他已经椅子一转,拿起推子开始吭哧吭哧了……

好吧,就算不毛寸,也可以吧……

他身上的香味似乎都染到了推子上,或者可能推子上也喷了同样味道的东西么?这香味已经顺着推子染满了我的整个头。他手速很快,刷刷几下我眼前已经落了片片碎发。他接着就转身换了个推子,然后在我的脖子上开始刮痧。这个新推子非常贴合皮肤,刮得很干净——也很疼。我都多次怀疑他已经刮破了我的皮。

椅子转了半圈,我看到他放下了那把刮刀削皮质感的推子,是个小巧二指宽的金色修长小推子,金光灿灿。他又换回大推子大刀阔斧地削另外一侧的头发,转身,踱步,椅子再转半圈,我终于面对镜子了:看到了自己四周光溜溜的发型而头顶依然顶着鸡毛,笑了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外国的理发店似乎并不在乎顾客自己能不能随时看到发型。只有每个座位面前放着一面镜子,没有国内那种两面墙都是镜子的通透无限双射面。我想着国内的理发师不是经常会对着镜子摆弄我的头么?怎么,这边的人不需要看镜子来校准发型么?

椅子又转走,理发师低头从前面看了我一下,我才意识到只有顾客看自己的发型需要用镜子,理发师本人是可以直接看到我的头的!要什么镜子!合着国内的理发师之所以对着镜子,只是方便顾客随时“监督”理发效果。而这边不给你看,仿佛是不想给你反悔的余地,也让顾客全权放心理发师的技术?

反正我不是很放心,但是也无可奈何。整个理发的期间我只看过2次我的发型——我不懂为什么这哥们喜欢背对着镜子理发,我只能看着对面的大叔给一个叔叔修他灰白花的胡子。

理发师们依然在激情谈论着杂七杂八的事情,好像有几句在说某人戒烟失败,又几句在聊某人的工作。这时进来一个换班的小黑哥,他居然进来后和每一个理发师对了拳。走到我这边,忙于给我理发的理发师说了个“Got you. Not now, busy~”,就没有对拳。这工作氛围,实在是有点好玩。交接的小哥来了,那个白人胡子哥也要下班了,同样的,他来和每一个理发师对拳。结果转身的时候没看到椅子,把膝盖重重地磕了一下。故作坚强一声不吭迅速跑出去了,留下屋子里的理发师哄堂大笑。给我理发的人立刻转过去和旁边的哥们说上次自己磕到膝盖有多疼——这时候我才注意到,温度不足10℃的白天他居然穿的还是高过膝盖的短裤。美国人的下肢是出了名的不怕冷,负15℃的飘雪冬天都能看到短裤拖鞋在街上走的人——问题是,他们的上半身可是羽绒服围巾帽子手套一应俱全——所以他们的腿是从爱斯基摩人身上借来的吗?

理发师们高谈阔论,甚至有时候BGM中有了大家都会的歌,4个人还合唱一段rap,热热闹闹。我的这师傅开始修理鬓角,但是我感觉到他拿了个什么钝头的东西在我太阳穴处描画。第二次画完的时候椅子转了半圈,我才看见他把一只白色的眉笔放到了工具盒里!这是我有生以来首次在理发的时候遇见用眉笔打草稿的!他又请出了金色修长小推子,刺啦刺啦地磨我的皮——这个小推子不光理发疼,声音也特别刺耳,在我耳边滋哇乱叫,煎熬。

来来回回,理发师拿着眉笔把我的前额到鬓角到耳后全部描摹了一圈,拿着小推子吭吭地磨。我琢磨着他是在修理整个发际线。整个理发时间,剃头三刀两笔,修发际线精雕细琢,占去了一半的时间。好不容易放下了推子,椅子一转,我终于再次见到了我的发型——内心直呼我草:怎!么!这!么!短!!!

可能因为我实在是须发良久,结果这次剃的5mm长给我一种直接秃瓢的错觉。我稍微转转头,发现鬓角和前额被精细的打磨过。但是!他顺手把我的“美人尖(前额的V字形发际)”剃平了!!!而刻意内剔勾画额角让我的额头更大了,我瞬间感觉我已经人到中年半只脚踏入地中海的境地了……看来黑人的发型特色是让发际线说话,而不是真的在发梢上做什么文章——也许他们大部分人天然卷发,头发上很难动手脚吧。

我的头发已经短到接近和尚了,他又拿起另外一个大推子随性地推了几道,我内心直嘀咕“别推了!真想给我整成出家人啊!”而且头发短成这样,木已成舟,理毛寸也没有机会了……

接着,他摸出一把本该在理毛寸的时候就拿出来的小剪刀,对着镜子把我的头两侧修修补补,修得对称些。又掏出一瓶水,噗在脑壳上。离开我的座位去对桌子拿了个长毛刷子,倒出一瓶白色的粉洒在梳子头上堆成了小山堆,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难道是理发后紧缩头皮用的爽身粉?

他拿着刷子把我的头上碎发细细扫了一遍。那个白色粉居然和他“香水”味道一模一样。我理个发仿佛做了香薰,已经彻底腌制入味。最后,他拿出另外一个喷壶说:“Be care. It’s cold!”

呲——一阵恶寒侵袭了我的脑壳,我抖了一下。他笑着说:“Told you already! I forgot once and that guy was just shocked by the cold.” 我猜这最后应该是酒精喷来消毒的。终于结束,他递给我一面复古雕花小镜子,像是白雪公主的后妈对着小魔镜问自己美不美,让我自己打量打量。富有特色的结束仪式。

我随便拿着看了眼,感觉好像也没那么糟糕,确实是有些短,也没有毛寸的质感,但是也比初中时候的那种极限3mm要好很多。我突然意识到很多黑人的头发是自来卷,只要理这么短头顶及就自然有层次感了,而我这种直发必须要靠剪刀剪出来。我猜测他大概是不会这种技术吧,看来毛寸风格,可能是亚洲独有的。

刷了卡交了钱,居然理发只要27刀,价格也不是很离谱。交完钱,大叔郑重其事地递给我一张灰色的明信片,原来这哥们还是主理发师。我随便说了句Thank you就往门外走,大叔挥着手和我喊:“No, It’s me to thank you, man! See you in several weeks!”

好家伙,直接就和我预定了之后的见面啊。

不过其实整体来说,这次理发的感觉还是不错的。但我下次肯定不会直接说来个Fresh,估计会要个“Longer fresh, I guess?”

哦对了,理发师居然从来没有问过我是从哪来的,回想起来这点还挺惊讶的。我以为他寒暄的时候总该第一句就问我来自哪。

回家的路上,我还是在听黑人歌手李娜叉(Lil Nas X)的MONTERO.

2021年10月14日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0,386评论 1 295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0,319评论 1 254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2,325评论 0 206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558评论 0 17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8,200评论 1 249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496评论 1 167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191评论 2 265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8,971评论 0 161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8,688评论 6 223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330评论 0 211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098评论 2 211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412评论 1 222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116评论 0 31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6,937评论 2 206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314评论 3 200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558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879评论 0 16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275评论 2 226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386评论 2 22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