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一阕静美婉约的清词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一直觉得,那个手持油纸伞,款款行走在烟花江南丝雨飘飞的石巷,结着丁香般愁怨的姑娘,定然是穿着一袭青花瓷的旗袍,静静伫立在雨中,寻思、憧憬或踌蹰徘徊。旗袍于我,是一个情结,是岁月深处的一抹嫣红,是一阕静美婉约的宋词,我喜欢旗袍所拥有的东方韵致。它矜持、委婉、恬淡,却又典雅、冷艳、飘逸。它不张扬,却能够于无声处透出千娇百媚风情万种。它不暴露,却在不经意间若隐若现,自有一种掩饰不住的诱惑。

   

图片发自简书App

初见穿旗袍的女子,是在旧日月份牌上。她们身材颀长丰腴,面庞白里透红,身着水墨,花间,落樱,若兰,妖娆的旗袍,或轻抚琵琶语笑嫣然;或手执团扇茕茕孑立;或手握诗书凭栏而望;或两手握包立于树下;或双手拢膝坐于湖边……那敛首低眉的忧伤哀怨,举手投足的娴静优雅,步履翩然的妩媚魅感,宛若经年的檀香丝丝缕缕原原本本地弥漫着岁月红尘。我常常想,为何一件小小的丝绸衣裳,就可以把一个女人的美由内而外地呈现出来,并且表现地如此无与伦比、淋漓尽致;又是怎样的女子,才能撑起那几尺锦缎所拼接起来的美。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作家张爱玲谈不上漂亮,但是她把旗袍穿出了桀骜与独特。忘不了那张照片,她手放腰际,孤傲地仰着脸,身着黑平锻高领无袖旗袍,冷艳而沧桑。 张爱玲是一个善于将艺术生活化,生活艺术化的享乐主义者,又是一个对生活充满悲剧感的人。她系出名门,却骄傲的宣称自己是一个自食其力的小市民;她通达人情世故,实际生活中却冷漠寡情;她自己无论待人穿衣均是特立独行,孤高自许,不让外人窥探她的内心。四十年代她在上海大红大紫,无人能比。然而几十年后,却在美国深居简出,就连她的死都是那么的安静,无人知晓。她早熟、孤独、冷傲、清高、刻薄、沉静、绝世、清醒、封闭、悲观、世俗、慈悲,以至有人说:“只有张爱玲才可以同时承受灿烂夺目的喧闹与极度的孤寂。”或许,正因为她的这种介然不群,才穿出了旗袍的特殊韵味。

 

图片发自简书App

也许灵魂和衣着也有一种共鸣吧,张爱玲对清风明月,古玩字画不感兴趣,却对旗袍情有独钟。在她的笔下每个女人的旗袍都是迥然不同的。不一样的质料和底色,各异的样式和风格,或亮丽,或质朴,或明媚,或优雅。穿着旗袍的女子,她们的命运绚烂得像极了它的花纹,境遇凄婉的绽放尽是那么的永久。《半生缘》中曼桢穿过一件浅粉色的旗袍,袖口 压着极窄的一道黑白辫子花边;曼璐出场时穿的是苹果绿软缎长旗袍,见世钧时则是一件黑色的长旗袍,袍叉里露出水钻镶边的黑绸长裤;《封锁》里的吴翠远人如其衣,平淡如水,穿的是一件白洋纱旗袍,滚一道窄窄的蓝边。《倾城之恋》中,写到宝络去见柳原,珍珠耳坠、翠玉镯子、绿宝戒指戴满一身,却抵不过流苏简简单单的一袭月白蝉翼纱旗袍。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说中的白流苏无疑是美丽的,但有着太多的世俗,太多的无奈,太多的心计。拍成电视剧的《倾城之恋》对原著做了很大的改变,没有张爱玲笔下那般苍凉,并且剧中人物和情节的设定也起了很大变化。电视剧中陈数饰演的流苏是博学的、婉约的、善良的、有志气的。二者相同的是,穿着旗袍的流苏都是光彩照人的。陈数是当下少有的安静却透着一股风情的女演员,她不美艳,不张狂,一件旗袍加一件呢子大衣就立刻让人觉得风华绝代。旗袍与她,水质的语言,流淌着骄傲、清冷、执着、坚毅、缱绻和包容。她的高贵、高傲、高雅,把一身唯美写到了极致。

   如果说陈数穿出了旗袍的高贵,那么张曼玉却道出了旗袍的忧伤。

 

图片发自简书App

似水的年华里,相遇了一个知己,旗袍变得更有生命。《花样年华》里的张曼玉,从头到尾被二十多件花团锦簇的旗袍密密实实地包裹着,娇艳的印花旗袍,婉约的隐条旗袍,素净的月白旗袍,无袖的,短袖的,立领的,小圆领的……不同于其它电影中服装的作用仅仅是道具,甚至不同于这部电影中梁朝伟饰演的男主角服装,女主角的旗袍是有语言,会倾诉,外化着她的内心世界:她的体贴、幸福、温婉、娇媚、寂寞、忧怨、委屈、惆怅、怀念,每一件都别具一格地代表着女主角的心情,时而惆怅,时而华贵,时而伤感,时而豁达。精致曼妙的旗袍,蹙额颦眉的的风韵,无不流露着一个女子的幽怨哀伤。许多年后再回首,旗袍依旧留在那里,招摇了浮生,迷乱了人世。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旗袍,可以凄怆的让人心碎,也可以如荼蘼般盛开。《金陵十三钗》里的旗袍,有一种誓死不休的美,散发着气场与灼热,让人惊愕。倪妮饰演的玉墨有着妩媚动人的波浪卷,艳丽的红唇,灵动而迷人的双眼,衬以同样明艳而宣扬着大瓣花朵的旗袍,带来视觉上的强烈刺激。她的每一次回眸,都让人窒息。风尘高调的旗袍,张扬在灰色硝烟里的旗袍,是女子不甘屈服的抗争,也是让人心疼的铁血丹心。旗袍虽然华美,但很少人能穿起它的悲,浓烈到极致的美,注定是昙花一现,太过惊艳的东西,往往背后隐藏了难为人知的辛酸。

 

图片发自简书App

再说汤唯在 《色戒》里饰演王佳芝穿的旗袍。密密的盘扣,像一把把锁,把美丽藏起,却又明明白白的显示着它的独特韵致,一袭轻盈的旗袍,能淡化内心的滞重。一身拘谨的旗袍勾勒出洒脱的时光。即使眼前是艰巨的任务,王佳芝也能用旗袍掩饰眼里的惶恐,不管是石绿素底兰花长旗袍还是孔雀蓝空花的镂空旗袍,总能被她穿出一种淡定和沉着。旗袍,能把一个人的身体层层包裹,却不能约束一个人的心,对一个不该心动的人动了真情,或许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心掏出,然后穿着旗袍美丽地死去。

   生命中的一切注定是不完美的。就好象旗袍华美,却不是每一个女子都适合穿它。穿旗袍的女子,不能太胖亦不能太瘦,尤其骨架要小,身材要高挑,胸部要高跷,臀部要圆润,腰肢要细软,肩膀要溜平,玉腿要修长。穿旗袍是要讲一定条件的,这种条件并不是年轻貌美,如花似玉,而是一种味道。纯粹的女人味,纯粹的高雅和贤淑。需要有收敛的外表与风流的内在,还要有内涵与个性。一个没有内涵与个性的女人,无论怎样的婀娜多姿,穿上旗袍一启齿,一扭头,终是会走样的。所以旗袍虽说是国粹,也并非人人都可随意就穿得,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穿出别样的韵味。只有那些有一定生活阅历的,内外兼修的成熟气质女子,才可以与旗袍相得益彰,真正地让旗袍摇曳生姿,成为人们心目中百看不厌的风景。

2016/03/0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