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去北上广让生活快得疯狂,也渴望夕阳西下漫步田间地头闲散人家。《读者》的一句话让我思虑万千:北上广容不下肉身,三四线留不住灵魂。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也突然有了去北上广的想法。系上领带身着西装,和五湖四海的人挤在地铁里,听尽人生百态。很多人埋怨北上广的生活简直是炼狱,却又在炼狱中怡然自得,让我不由憧憬这炼狱的生活。也许要和别人一起租一间二三十平米的小房间,在这个拥挤的城市慢慢地攀爬,省吃俭用的钱只够交房租,在出租屋和编辑社两边跑,每天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但一切都会好的,从蓝领到白领,再到实现这一辈子的愿望,身边都是有梦想的杰出青年,我们一起奋斗,一起在炼狱里自得其乐。我梦想着,清晨拿上刚买的早餐穿过我住的小巷,路过在公园打太极拳的老人,身边是骑着单车呼啸而过的读书少年,秋天把这座城市点缀成金色的麦田,我沉醉在麦田里听着不变的吆喝声和小曲。

  也许我更喜欢另一种人生啊,和爱的人一起,在山间、在田园,从朝阳升起看到晚霞亲吻水面,种花,养鱼,奢侈地享受每一个饱餐的午后和清爽的夜晚。有两个每天打打闹闹的孩子,看着他们满身的泥巴和汗水笑着谈我们的少年时光,你爱背诗,总是背出我不知道的妙语,我一面嗔笑你是酸味十足的穷书生,一面仰望你的才华。家里有一个落地的大书柜,里面珍藏着我们最爱的诗词和书籍,阳光洒满书房,照在那些书上,照出这一生的浮华。偶尔出去旅游散心,你带个淘气包,我拉着小棉袄,去看这世间不一样的风景。他们不用被逼着去学钢琴曲、画山水人家,远离那城市的尾气和喧嚣,快快乐乐地和小伙伴们共度易逝的童年,像我们当年一样。农村越来越少,这不是我想要的未来,这不是适合孩子的未来,如果没办法改变这个世界,那就让自己不被它改变。都说人老了才会想着回归田园,其实不然,人,总是有恋自然的情节,只是被乱糟糟的生活遮住了渴望,闲适在大家眼里变得越来越不现实。其实不是三四线留不住灵魂,而是你不愿意去接受三四线的工资,灵魂一直在路上,闲适并不是颓懒。

  初二那年突然搬家去了城市,让我对农村和城市的认识更加深刻。搬到城市的我喜欢走在香喷喷的小吃街,喜欢在KTV里宣泄自己的情绪,喜欢约上三两个朋友去聚餐逛街。一年,两年,三年,眨眼间,已经过去五个年头,有时会在人群中、车流中迷失自己。也会渐渐的怀疑,这还是不是自己曾经期待的城市生活。爸爸的工作越来越忙,妈妈的生活也一直拮据,我开始想念在农村平淡的日子。午饭后爸爸拿上泡好的茶叶水去看别人打扑克,妈妈刷完碗在门口和邻居们闲聊,我时而骑着自行车去兜风,时而和朋友去河边摸鱼捉虾。回到家时总是看到妈妈端上一桌蔬菜和她拿手的红烧肉,爸爸提上一壶自己烧的花雕酒笑着问我要不要喝一口。三个人,一条狗,几平米菜地,一间店铺,笑着笑着度过我最快乐的童年。那时候过年还是漫天的烟花和笑脸,走两步就可以拜好几家的年,没有高楼挡着看烟花的眼,没有车辆堵上要团圆的心。我仿佛又看到门前摆放的长凳和坐在长凳上来赶集的人,看到那个让我拿打火机的怪叔叔,看到那个穿着黄色袈裟的尼姑又被人群淹没,还有三轮车拉来的一帮孩子。那时候的世界没这么大,就只是门口那片空地和一条通往远方的柏油马路,屋后就是暖暖的外婆家和从小玩到大的泥巴。

泪目,止笔。

     

致童年,致未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