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的女儿(110)

11月

每年的这个时候,爸爸就开始织背筐卖了。划蔑织蔑,特别伤手,腰酸背痛是家常便饭。我们常说爸爸像工人一样,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开着灯做,吃完早饭继续,一整天,晚上吃完饭还开着灯做一阵。

一天做很长时间呢,早上我们起床下楼,那屋开着灯,晚上睡觉上楼,那屋也是开着灯。

这些竹子,一点一点划成细蔑,再把蔑簧划掉,最后再用窄刀一根一根拉过,使得蔑宽窄均匀。

每一道工序都特别坏手,过窄刀,其实,我觉得过不过都没事,只是用来装橙子的,又不是工艺品。

爸爸一定要弄,他说均匀的织出来的背筐好看些,要知道,一个背筐那么多圈蔑,过起来,一根一根扯过,要使好大的劲,宽些的,完全靠窄刀划掉的。

这样的,就是成品了,人家买去,缝上里子,就可以背橙子用了。

爸爸还织了好多竹筐,半成品,还没完成。这是采摘背橙子的一套工具,一筐一筐摘满,再提着倒进背筐里,一背筐可以装四五竹筐。


双11后的第4天,终于完成了这件事,有种无事一身轻的感觉,当然,并不是没事,只是这件事花费太多时间,以《我拍到的珍贵的图片》来了个大结局。

用了很多天时间,一点点整理这些年我参与的种地的点点滴滴,又花了近半年时间,看图写话成文章。几百篇吧,认真也好,拼凑也罢,反正是完成了。

期间,有时候天天写的,真是不想写了,因为每次一看,还有几百篇等着,有种暗无天日的感觉。写流水账,也蛮无趣的。我给我自己的要求,是在卖橙子之前写完。

有时候想写,看着不多了,又爱拖延。有时候,白天忙,晚上反而还会坐床边写一篇,不敢上床呀,瞌睡虫的我,一上去就睡着了。白天不忙,拿着手机东愁西瞧,居然还动不了一个字。

真的有时候很想给自己宽限,暂时写不完也没事呀,明年农闲时接着写吧。可是,我又讨厌老是压着。我这人,有时虽然没写,但心里老记挂着还有一件事没做,心里也不好受。

终于把过去式搞定了,好啦,也算给自己一个交代。接下来就是写正在进行时了,记录每天的点点滴滴,当然,也是采摘橙子忙碌的日子,即使没时间写,也要每天整理,慢慢抽空写吧。

尽量不要堆积太多,如果多了,就是好不容易走出堆积的泥潭,又一次陷进更深的漩涡。

妈妈昨天就开始缝背筐里子了,我今天开始和妈妈一起缝。妈妈一天可以缝5个,我差不多两个吧。

蔑和蔑挨得紧,用针穿根线拉过,真不容易,扯的手疼。

用两句俗话太合适不过了,只是有些不雅。狗子咬石滚无从下手,瞎猫撞见死老鼠。

针放到袋子上,也看不到蔑,妈妈会翻着看好,再缝,我嫌麻烦,就胡戳一气,总能撞上蔑缝的时候,只是次数问题。扯的手疼,我一天缝两个,拇指和食指没肿,红通通,但是不能碰,好疼。妈妈缝那么多,更别说了。

底子上,还得穿过蔑底,不然,里子不缝到蔑上,倒橙子,里子就跟着出来了,就像衣服口袋外翻一样。

底子上有宽墙,搞不好就被抵住了,不说了,反正是针针难。大长线,妈妈用一根半,我得用两根。

妈妈在花坛里撒的白菜籽,生的密密麻麻,真好。

我们来摘,煮了吃,嫩绿嫩绿,俩丫丫还青着呢。留下的就稍微稀疏些,才会慢慢长大。

摘了直接放盆里,真方便。

每年双11左右,野菊花就漫山遍野盛开了,采了一筐又一筐。今年又是一年菊花季,我可能没时间采摘了。

艳阳天里,我采了一小束,举高高,在阳光下打转转。

太阳光在那儿一动不动,但随着我手的移动,七彩的光线就若隐若现,闪闪发光,美妙极了。

花儿的颜色一旦增添了阳光,就更加魅力四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