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华语悬疑文学大赛《致命诱惑》

本文参加【世界华语悬疑文学大赛】征稿活动,本人承诺,文章内容为原创。


01 迟雾泉

今早在迟雾泉的一处荷塘发现了一具女尸。

迟雾泉因雾得名,晨雾朦胧匀染,傍晚雾气悠悠涌动,荷花盛开之际,清香携裹着雾气氤氲,宛如仙境,吸引了不少情侣在此幽会。

女尸是清扫泉水的清洁工发现的。据清洁工讲述,他今天像往常一样清扫泉水里的垃圾,一阵风吹倒了荷叶,这才发现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清洁工用竹竿打捞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他把小船靠近那团黑乎乎的东西,用手扯着扯着好像抠到了像是鼻孔的东西,正纳闷之际又摸到了眼窝,清洁工吓得一下跌进了水里,随即就报了案。

“好啦,青宜姐,从接到案子到现在你都忙了一天了,报告一会儿再看,先休息吃饭吧,这可是薛风大哥亲手给你做的,都热了两次了。”慕桐从青宜手里抢过了验尸报告,将一个袋子推到了认真寻找线索的上司面前。

前两天,破天荒的青宜在工作中走神了,可一接到案子,浑身散发着前所未有的激情,慕桐心里很是敬佩上司工作的精神。

青宜的双眼这才不情愿的离开了验尸报告。青宜长得并不算出众,鹅蛋脸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清澈明亮,笑容如孩子般灿烂,说能驱散迟雾泉的雾气一点也不夸张。

青宜从事案件工作以来,埋头勤奋,真抓实干,对任何细节都不放过,对情理更是眼里容不得沙子,铁面无私,是领导心里的重要培养对象,也是跟着自己的同事的榜样。

说起薛风,每个人也都是羡慕加佩服。薛风跟青宜恋爱三年多了,一直待青宜如初恋,体贴温情。一个柔情一个侠骨,二人的生活很是甜美。

迟雾泉是青宜和薛风约会的老地方,青宜是个率真的急性子,迟雾泉的雾气多少也磨掉了青宜的一些急躁。

【“青宜,抱歉让你久等了。”薛风一袭黑色风衣,额角的头发微微跳动,冷峻的脸闪动着温柔,煞是好看。

“你怎么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你知不知道一刻钟甚至是一秒钟对一个案件,对一条人命来说有多么重要!”青宜因等待本来就不高兴的脸黑的更厉害了,给人一种压抑之感。

薛风一听到案件、人命便情不自禁的翻起了白眼,每次约会青宜都不温柔,还老拿她的办案原则教育自己,这让薛风有点恼火也很无奈。

薛风将目光投向水面上漂浮的雾气,脸上的不悦慢慢消散了。

“好啦,我错了我的小宝贝。”薛风温情地将青宜揽进怀里,温暖了青宜所有的不悦。】

“青宜姐真是幸福呢,遇到一个疼爱自己宠着自己的好男人。”牧桐看着上司满脸幸福,心里很是开心。

青宜被慕桐欣羡的话从回忆中带了出来,想着薛风的温情和执拗,青宜满脸幸福的摇了摇头。

02 笑

“慕桐,死者的关系排查的怎样了?”青宜顺手将报告推向了一边,揉着黑黑的双眼。

“死者名叫杜兰,关系非常简单,在银行工作了将近三年,为人很是冷漠,没有什么要好的朋友,平时也不跟人走近,很礼貌,没有得罪人,闲余时间常常一个人在迟雾泉散步。”虽然这两天查到的信息寥寥可数,也没什么关键的,慕桐还是如实说了出来。

为人很是冷漠,没有什么要好的朋友,平时也不跟人走进,青宜听着这话心里很是苦涩。

“‘女人应该多笑笑,温情的女人自有上天爱’凶手故意留下这句话,却又抹去了指纹,感觉凶手跟死者杜兰认识,甚至对她很是了解,不过杜兰生前并没有相熟的朋友。”调查完后慕桐在心里否定了情杀,也否定了仇人报复,倘若死者脖子上没有勒痕的话,慕桐更相信杜兰是自杀。

“慕桐,你的局限性太大了,排查范围虽然没错,但下这样的结论为时过早,毕竟,人这一辈子有太多的时期,也有太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和心事。”

慕桐觉得青宜说这话的时候双眼有点迷离,像是在跟自己低语,又像是在指责什么。

“凶手先徒手掐死了死者,然后将尸体扔进了迟雾泉,杀人这么草率,应该不是惯犯,去查下死者近一周受理的所有顾客。”

03 家

暮色慢慢爬到了薛风肩上,弥漫的烟雾给薛风英俊的脸增添了苦涩的落寞。

薛风望着窗外发呆,桌上的饭菜早已冰凉。

一阵沉重的声音惊醒了沉思中的薛风,薛风赶紧打开窗户,一阵清凉的空气让薛风打了个寒噤,风快速消散了阳台上的烟雾。

咚咚——听到敲门声,薛风满脸欣喜的去开门,像普通家庭一样,为自己的妻子开门,这是薛风最幸福的时候。

薛风是某公司的高层,他曾多次劝过青宜,让她在家好好休息,做一个温顺幸福的小妻子;青宜拒绝了,说自己不能放弃让自己的活着变得有意义的事业,不能弃需要自己的同事于不顾。其实,薛风很想说“我也很需要你”,但他很了解青宜,对工作有着近似疯狂的追求,对自己却很苛责,倘若没了工作,青宜将不会存在,所以,薛风不会强迫自己用整个生命爱着的女人。

薛风望着满脸疲惫的青宜很是心疼,赶紧倒了一杯热乎乎的水,热气一个劲儿的往青宜脸上窜,一口热水下肚,青宜吐了一口长长的气。

“我去热下饭菜。”薛风开心的像个孩子,在热菜的时候嘴里还哼着小曲儿,跟在阳台上落寞的薛风判若两人。

青宜望着厨房里薛风的背影,心里一阵暖流,永远有这么一个人守候自己是多么幸福啊。

薛风开心的端着饭菜出来的时候,青宜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

望着青宜疲乏的脸,薛风的心一阵发紧,被狠狠的揪了一下。

04 排号

“结果出来了,近一周有两人频频在死者窗口办理业务,一个叫周雄业,另一个叫毛戴福。这世上竟有这么多的巧合,我们查过了近一周的流水排号,周雄业和毛戴福在死者窗口办理业务都纯属偶然。”慕桐的话也很让自己泄气。

“他们两人的排号有没有带过来?”

“哦,在这里。”慕桐赶紧从文件袋里拿出了十几张排号。

“那两人为人怎样?”

“哦,这两个人可是截然相反,周雄业平时乐呵呵的,对人慈善,四方邻居都挺喜欢他的;不过这个毛戴福寡言少语,邻居们很少跟他搭话,有趣的是这个毛戴福从小学到初中一直是老师校长最喜爱的栋梁之材,谁知道到高中后就变了,成绩一落千丈,连个大专都没考上,家里的人和亲戚对他是失望透顶。”

青宜没有说话,这个毛戴福跟死者还是挺像的,世上有着太多的被人忽视,被人唾弃。

05 狗

夜已深,薛风躺在床上翻来覆去。

青宜手带塑胶手套,在昏黄的台灯下检查着那些排号和凶手留下的那张纸条。

看着白纸上列出的排号时间,青宜发现了一个有趣的问题,毛戴福的排号都是下午四点之后开始的,时间间隔是十五分钟或者二十分钟,银行有五个窗口,而每个窗口办理业务的时间基本上是以五分钟为一个单位,按常理说每次都这么巧很难不让人怀疑。

这时,肉串(青宜从外面捡来的流浪狗)摩擦着青宜的双脚,青宜这才从思索中回过神来,将肉串抱起来放在了桌上,肉串突然打了一个喷嚏,接着好几个喷嚏直打不停。

青宜赶紧将肉串抱到了卫生间,拿出了喷雾防过敏剂朝着肉串的鼻子喷了两下,肉串这才慢慢的好转过来。

肉串对槐花过敏,啊,难不成凶手喷洒了含有槐花的的香水?

青宜赶紧将排号和凶手留下的纸条拿了过来,一一让可怜的肉串进行检测。

果不其然,凶手留下的纸条上确实含有槐花之类的物质,不过让青宜失望的是毛戴福的排号上却没有。

不对,前段时间好像在哪里有闻到过淡淡的槐花香,到底是在哪呢?啊,迟雾泉!

06 纸鹿

一个埋头的身影在雾气里慢慢的由一个模糊的轮廓变得清晰,那人好像在撕着什么,嘴里还不住的念念有词。

青宜在他身边停了下来,反正等待本就是很无聊的事情,找个人聊聊也不错。青宜常常这样观察人,这也训练了青宜敏锐的观察和感觉。

“你好,我可以坐在这儿吗?”

那人听了这话猛然间抬起了头,手上撕得东西由于惊吓飘到了地上。

当那人看到青宜满脸孩子般灿烂的笑容时顿时失了神,心里的阴霾随机消散了。

“这是什么东西呀?”青宜捡起地上飘落的纸片。

“哇,是小鹿诶。”青宜心中的焦躁也被眼前精致的纸鹿打发殆尽了。

那人回过神来先是惊呆了一下,接着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脸红的低下了头。

“你真是个天才!要是能给小鹿涂色上色的话就更完美了。”青宜满脸欣喜的望着手里的纸鹿。

那人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站起来就走,留下一阵如风的身影,青宜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槐花香,那是让人很舒服的一种香气。

07 落寞的人

弥漫的雾气遮掩不住那人浑身的兴奋,像个孩子一样,还跳了一下。

只见那人手里拿着好几种颜料瓶,但那人脸上的兴奋随机消失了。

青宜在一个人的怀抱的笑得那么幸福,就像一个刚来到尘世的孩子,笑容是那么的一尘不染,那么具有穿透力,那是能驱散迟雾泉的雾气的笑容。那人在心里想着,心里不由得一阵失落,再看看手中的颜料瓶笑了,不过那笑却充满了苦涩。

08 爱

青宜来到了迟雾泉,平时这个时间可是在局里讨论案件,全盘思考的时间。

青宜走到了遇见手撕纸鹿的那人的地方,青宜没有见到那人,但在一块石头下面发现了着色的纸鹿,那么美丽,那么干净!

青宜呆呆的望着纸鹿,这时青宜的手被一双充满兴奋的大手握住了,青宜本能性的一个擒拿手制止住了那手。

青宜见是手撕纸鹿的那人便松开了手,那人没有说话只是笑着望着青宜。

“纸鹿,很好看。”青宜很是尴尬,不好意思的扬着手里的纸鹿。

“你喜欢,我很开心。”那人满脸兴奋,言语里流淌着掩饰不住的兴奋。

“你,你,我,我是毛戴福,我愿意给你画很多。”那人激动的额语无伦次了。

青宜果然没有猜错,不过,让青宜惊讶的是那人对自己的感情。

“对不起,我想你是误会了什么,你的纸鹿我很喜欢,不过我有男朋友了。”青宜一下不知如何是好了,在心里祈祷别伤着简单的他就行。

毛戴福想到了青宜在那个男人怀里笑得很幸福的场景,毛戴福心里突然一阵发闷,心里很是难受。

只见毛戴福满脸涨的通红,双眼止不住的泪流,拳头握的双手青筋暴突。

青宜被吓坏了,正想上前安慰的当儿突然浑身一阵酥软,眼前一黑。

09绑架

青宜在淡淡的槐花香气中醒来,几天的劳顿顿时消散,心情也很是愉悦。

突然间,青宜感觉很不自在,像是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当青宜突然明白过来的时候,一下站了起来。

“饿了吗?”在一旁盯着青宜的毛戴福也回过神来,满脸欢喜。

青宜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你这算是软禁我吗?”青宜望着窗外悠悠飘动的白花花,淡淡的槐花香一个劲儿的往鼻孔里钻,现在若不是这个场景,青宜也真想栽种一棵槐树。

“看你说的,我这是保护你,不想让你受到外界的伤害,你的笑容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东西,一尘不染的东西这世上不多了,”毛戴福说着神伤了起来,“你不知道外面那些人多黑暗。”

“要是看不到黑暗,又能去哪里寻找光明呢?”青宜望着窗外的槐树里挥洒的阳光有点失神,脸色黯淡。

这时毛戴福的手机响了,毛戴福看了下手机来电“x”,赶紧去隔壁房间了。

10 神秘人x

“毛戴福,钱我已经打你账上了,从此我俩的协议到此结束。”

“好,你心里也不用自责,跟你说句实话吧,那女人活的太孤苦、太累了,我杀她的时候她没有反抗,你知道吗?她很享受死亡!”毛戴福说着按掉了电话。

11 那个女人

虽然毛戴福压低了声音,青宜还是清楚的听到了毛戴福的讲话,神秘人收买毛戴福杀了那个女人。

“你是不是也很享受杀她的过程?”青宜冷森森的望着窗外。

毛戴福被青宜这句话整蒙了,凄迷的双眼看了青宜很长时间。

“她说她早已厌倦了生活,只是自己没有勇气自杀。她说不喜欢每天一个人孤单的生活,想融入大家,可又害怕,怕自己不被接受,怕被抛弃,怕连累朋友;她还说自己一直亏欠一个人,可没有勇气跟那个人说。渴望着被接受被爱护,又害怕被冷漠、被孤立、被唾弃的绝望,始终在封闭自己的门口徘徊,一次次说服自己,又一次次的缩进自己心里的孤岛。这种感觉你懂吗?我懂!”

青宜听着心里一阵凄楚,双眼朦胧了起来。

12 过往

“我那天本打算去死的,可我比那个女人幸运,老天让我遇到了你。你那比天使还美丽纯洁的笑容改变了我,我想放开自己,去努力生活,想将自己告诉你。”毛戴福越说越激动。

“怎么会有那么纯粹的笑呢?没有黑暗,你怎能看到这挥洒的如此漂亮的阳光?”青宜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心头像是有万只蚂蚁在蛀咬,过往的种种像是一处沼泽,身陷不可自拔。

毛戴福突然上前握住了青宜的手,毛戴福知道,这时的青宜跟自己一样,毛戴福真心想保护眼前的这个女子。

青宜恍然间醒了过来,抽离了自己双手。

“很多生命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或消亡或新生,或堕落或向着阳光,不论怎样的生存状态都是当局者的选择,任何人都没有权力去葬送。”青宜彷如变了一个人,满脸决绝,却又冷森森的。

“过去的事情就像一双无形的手,在很多不经意的时候紧紧拉住我们的心头,想逃却也逃不开,因为过往就在心里,让我们无处遁形。”毛戴福觉得青宜跟自己是同一类人,感觉自己离她近了很多,那是一种一伸手就能碰触到的温暖。

“你错了,过往只是在我们心中留下的印象,你可以让过往操控,可以背负,也可以将过往化为一阵清风,消失弥远。”

毛戴福不相信青宜能做到,刚才青宜的神情出卖了她。

13 真相

“身为警察,我要将你绳之于法。”青宜恢复了常态。

“青宜,我只是想守护你,不像有些人表面做的很好,背地里却耍心思。你在我心里是完美的,不需要任何改变,就完完全全的做你自己,投入你的工作,贯彻你的原则,想笑就笑,想哭就哭,心情不好的时候可以发发脾气。”

青宜听了这话心里一阵酸涩,做自己,谈何容易,这个世界本就是充满了规则,丈量着每件事,衡量着每个人。

薛风常常抱怨说自己性情急躁,说自己在生活中太刻板,说自己太坚守原则,青宜知道薛风因自己受了很多委屈,所以,青宜会按薛风说的去改,薛风脸上的笑和幸福盖过了自己心里的酸涩。

这时毛戴福的另一个手机响了起来,毛戴福这次没有离开,就在青宜面前接了电话。

“毛戴福,你把青宜怎么样了?”

一阵急促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而那熟悉的声音却让青宜的心沉入了漆黑冰冷的海底。

14 揭谜

薛风怕自己没有勇气,点燃了一根烟,烟雾瞬间迷蒙了薛风的双眼,将自己和青宜之间的距离一下温柔了起来。

“杜兰跟我说了你一直所背负的事情。”

青宜听后猛然抬起了头,脸色很是难看,接着身上的骨头像是被抽离了一样,散架似的趴在桌子上,满脸倦容。

“青宜,对不起,我没跟你商量,我不想让你知道我知道了这件事。”

青宜整个人瘫软了下来,眼泪无声的顺着脸庞流淌。

“我跟杜兰高中时是好朋友,我常去她家玩,可她爸爸是个酒鬼,还是个畜生,当着我的面强奸了杜兰,然后是我。我本提过报警,可杜兰求我,纵使那人再坏也是她的爸爸,再加上有那么多类似的新闻,坏人不但没有得到惩罚,受害者却被推入深渊,从那个时候我就憎恨着坏人,特别是强奸犯,那种人该死!”青宜说这话的时候,满脸凄凉,眼里没有丝毫的憎恨。

“一个偶然,我跟杜兰认识了,杜兰让我给她一笔钱,说要去国外,开启新的生活,还威胁我说,如果我不给她她就把当年的事儿说出来,我知道任何事儿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我不想以后活在恐惧不安中,更不能让可能摧毁你生活的人出现在你面前,我知道,她存在着,你永远不可能放下对过去的背负。

“青宜,对不起,直到现在我才知道,为什么你不肯放弃工作,我才知道你独自承受着这么多,我竟然对你有那么多要求,是我对你太苛责了。”

“薛风,谢谢你一直守护着我,没有放弃我,是你让我的生活中充满了阳光。每次在案件中惩治罪犯,我全身的血液就像沸腾了一样,我深深的感受着我存在,我的活着,可我却忽略了一个最需要我的人。”青宜的双手紧紧握住了薛风捶打自己的头的手。

“青宜,对不起,我毁了我们的生活。”薛风满脸悔意的低下了头。

“我已经递了辞呈,薛风,我等你,我和孩子等你回家。”青宜走到薛风身旁,将他拦进了怀里,心里有着前所未有的轻松和幸福。

薛风听后睁大了双眼,看到青宜那温暖的笑容,那能驱散任何阴霾的笑,心里一股暖流淌过,双手抚摸着青宜的肚子,心里有着前所未有的幸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