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级的笑与泪

臭袜子题

儿子上一年级两个星期了,这个周末,预感到学校老师可能会考试,我让儿子先做一张试卷,熟悉熟悉题型,因为在此之前他不知道考试是啥意思。

前面四题他很快做出来了,又接着做第六题,我轻声提醒他:“前面还有一题哦!”他看了看第五题,立马用左手捂住鼻子,右手夸张地扇来扇去。

“咋啦?”我吃惊地问。“真臭啊!臭袜子的题我可不想做!”我一看试卷,忍不住大笑起来,原来这道题中画了五双袜子,让他数数一共有几双,一共有几只。

“这是新袜子,刚刚生产出来的,怎么会臭呢?”听我这样说,他才很不情愿地放下捂住鼻子的手,极快地写下两个数字,然后赶紧把试卷翻到另一页。

被老师打手

儿子是一个胆小慢热又敏感的小男孩,作为妈妈,我只想尽我所能地保护他。这学期上一年级后,我的心情似乎又回到了三年前他刚上幼儿园时那样,从他步入校门那一刻我就开始担心,怕他想上厕所不敢告诉老师,怕老师不喜欢他,怕他无法适应小学的学习生活……我焦虑不已,怕这怕那,问题也一个接一个地来了。

“妈妈,今天我不开心,吴老师打我手了,打了两下,好疼啊……”看到他努力忍着泪的样子,我真的很心疼,但也只能小心翼翼地问:“老师为什么打你啊?”“我用左手写字了。”他确实会用左手写字,但很久以前我就告诉他,在纸上写字一定要用右手,在家里小黑板上他喜欢用左手画画。这次估计是没注意,在纸上也用左手了。

“那你要记住妈妈的话呀,用左手在纸上写不好字,老师也是想让你把字写得更漂亮,才用打手这种方式来提醒你记住。哪天遇到老师我向她解释一下好不好?”他信服地点点头。

我以为打手事件就这样过去了,没想到才过了两天——“妈妈,今天我又被打手了,这次是数学老师打的,打我右手,一下不疼,一下疼。”

“为什么打你呀?你没有认真听讲,还是没有按照老师要求做?”

“我也不知道……”“那她打别的同学没有?”“打了。”

我心里五味杂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孩子。如果我像以前幼儿园那样,直接去找老师问情况,老师会不会嫌我事多,进而对我的孩子不管不问?绝对有可能,所以我只能劝慰我的孩子:“你要认真听老师的要求,老师不会无缘无故就打你,老师都很讲道理的,答应妈妈,你明天要做的比今天更好,好不好?”

“我都被老师打了四次……”他还是委屈不已。

“还记得妈妈给你讲过我小时候挨打的事情吗?我读小学时一共被老师打了两次呢!”

“记得记得,你说午睡时你睡不着,偷偷跟同学讲话,被校长看到了,他走进来就给你的头两个‘叮栗’,你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对呀,妈妈上学时很乖,成绩一直很好,所以被打的次数这么少,你爸爸被打的次数可多呢!

抓脸事件

被老师打手的阴影还没完全消散,昨天放学后我去接他时,看到他左侧脸颊破了一块皮,有一粒蚕豆那么大,看上去抓得还挺深,跟以往他自己不小心抓破的不一样。

我马上问道:“你脸上是谁抓的?”“我的同桌,一个女生。”他小声答。“你们打架了?”“是她总是打我,打了我好几次我才打她的。”呵,有进步呀,幼儿园还不敢打架,教都教不会,上了半个月的一年级都学会打架了!

“是哪个女生?你带我去看看,我要跟她家长说一下。”儿子这么胆小,应该不会主动招惹别人的。他牵着我走到教室门口,指着一个高高胖胖的女生说:“就是她。”我吃了一惊,看这女孩的体格,两个我儿子这样的瘦弱男生都不是她的对手啊!

我问那个女孩:“你的家长来了没有?”她摇摇头。“是你把他的脸抓破的吗?”“没有,我没有!”怕别人说我以大欺小,我没再问她,只想等她家长来了再说。女孩今天扫地,所以家长迟迟不到,我等得不耐烦,就先走了,在班级群里加了她妈妈的微信,让她问问孩子是怎么回事。

她妈妈很快回复我了,语气还算客气,说她女儿大概是回座位时不小心抓到的,说两个孩子确实打架了,但她女儿真的没有故意去抓我儿子的脸。她向我道歉,说是严重的话可以带孩子去医院看看。

我一看对方还算是讲道理的家长,就说算了,我们各自都提醒自家孩子今后玩耍时要注意分寸,毕竟哪个孩子受伤了都不好。她也表示赞同,说让她女儿明天向我儿子道歉。

这件事算是解决了,历史总是惊人的相像啊,当年儿子上小班的第二天,手背就被一个调皮的男生抠破了几块皮,他压根儿没有反抗,连说别人一句都不敢。现在居然敢奋起反抗,虽然还是吃亏的一方,我这个老母亲是不是该感到欣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