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到天涯


青莲爸对郝强家了如指掌。

他和郝强爸小学到初中的同学。并且同年考上大学。

大学毕业,郝强爸被分配到粮食企业,青莲爸分到烟草企业。

世事变迁,三十年后,他们都经历了企业改制,买断工龄。可郝强爸买断补偿费一万五。只能骑辆三轮上街烤红薯。到如今,依然买不起一套房。而青莲爸一次补偿十八万,几经捣腾,十年后他成了千万地产商。

怎么比,都是一个地下一个天堂。

所以当青莲爸知道大三的女儿恋爱对象是郝强时,强势的富爸爸当即发出通谍,让她立即终止和郝强来往。不能眼睁睁看着女儿往穷坑里跳,往火坑里跳。

有人以为都啥年代了,爱情还能被金钱左右?可别忘了,金钱可是万能的恶魔!任何时候,它好像都在和人生的价值、情感、甚至生命进行搏斗。而且屡屡占上风。

君不见那些离婚案中,十有八九因为感情不和,感情不和,十有八九又因为钱的缘故,不是钱太少就是钱太多。

钱太少。贫贱夫妻百事哀,为柴米油盐,为养儿育女,为养老买房,长年累月沉浸在缺钱的困窘中不能自拔。结果,都把怨气、苦水、脏水,往对方身上泼,闹到哭哭渧渧不欢而散。

钱太多。俗话叫“吃饱了撑的“,男人就去包二奶养小蜜,女人也不示弱,包鲜肉养情夫。最后闹到鸡飞蛋打,家破人散。

青莲和父母争论争吵到硝烟弥漫。终以父母的暂时妥协而停战。女儿是心头肉,他们不想让女儿太伤心。

老谋深算的青莲爸采取迂回战术。

某个中午,下课前十分钟,郝强突然接到陌生电话发来的短信,自称是青莲爸,要单独约见他。郝强疑问道,来学校怎不找青莲?青莲爸:找你是为了青莲。

赫郝强立刻警觉起来。

青莲爸将郝强请到咖啡馆,这里气氛平和融洽:小强,我和你爸是发小,现在呢,听说他生意挺忙也不便打扰。

郝强知道他语含讥讽,免强笑道:我爸生就的劳碌命。做个小生意也忙得没白没夜。哪像叔叔你,轻轻松松赚大钱。

青莲爸:其实呀,我还挺羡慕他们。没有大目标,大欲望,这样的悠闲人生惬意啊!

郝强笑道:叔叔所言极是。

青莲爸:我们两家的差距已经不仅仅是钱的问题了。我和你爸就因起点不同(也有运气在里面),才会有今天不同的结局。假如今天我把青莲交给你,跟交给另一个和我们门当户对的人,对她将意味着什么呢?

郝强脸颊炙热,额头冒虚汗。

青莲爸又道:如果你对青莲真的有感情,就该为她考虑放手,做明智的选择。我甚至可以给你一笔分手费。

郝强脑门如闷棍一击,起身道:白叔,感谢你给我上了一堂人生大课。不过,我和青莲的事,我们自己决定。这关乎她的幸福,也请你慎重考虑。

青莲爸对着郝强的背影叹息道,这么帅这么聪明可爱,可是——

此后,郝强在青莲面前魂不守舍的样子,让青莲感到异常:郝强,你最近怎么了?

郝强答非所问:青莲,你想过我们的未来吗?

青莲眯着眼:想过呀,等毕业了,你想工作找工作,不想呢,帮我爸。

赫郝强欲言又止。

后来,青莲知道爸爸对郝强施压,跟爸爸大吵一架,一阵子都不理爸爸。郝强深明大义地宽慰她,青莲,别勉强,为了你的幸福,听父母的,分手算了。

青莲瞪他一眼,你要是革命者早叛变了。我一定要将革命进行到底,直到胜利。郝强把青莲亲了又亲,抱了又抱。

转眼到了毕业季。正憧憬美好未来的郝强,没想到风云突变。

青莲爸见青莲一根筋不回头,就改弦更张,想出新计策,让青莲出国。知女莫如父,他知道出国留学是青莲多年的梦。这么好的机会摆在面前,青莲岂能坐失?不过,每笔交易只赚不赔的青莲爸,当然要拿青莲与赫强的分手作交换。

青莲一开始愤怒指责爸爸的不尽人情,棒打鸳鸯。转念一想,硬碰硬会两败俱伤,她也变换了战术。口头答应,私下和郝强交底,保持关系,来个假分手瞒天过海。

郝强听了青莲的计划,虽然知道她的想法有点天真,青莲爸不会让她轻易得逞。但是,仍然相信青莲对爱情的坚守与执着。

毕业近两个月,郝强仍像没头苍蝇到处投简历找工作。

那个下午,郝强从蓝海大厦应聘出来,垂头丧气的样子,青莲又一阵心疼。郝强,“坚持,加油!”

是啊,还能说什么呢?郝强都记不清青莲说过多少回,这句不疼不痒的安慰话。现在摆在他面前的严峻问题,是自己大学选错了专业,所以屡聘不中。

郝强的穷出生是不变的事实。如果再连个安稳又高薪的工作都没有,有什么理由说服青莲爸,让他回心转意?

当初他选了个冷门的环境工程专业,他自认为这专业将来会红会火。可这专业在国内起步晚,人才需求有限。

这天,青莲也有点异常。前几次郝强应聘失败后,她总会找些开心的话题让他轻松一下。现在,她却默默无语跟着郝强,心事重重。

郝强忍不住问道:青莲,有心事?

青莲眼眶红了,吞吞吐吐:我,我下周,要去加拿大。

郝强一惊,就这么快?

青莲的胸脯强烈地起伏着:我也没想到,我爸他,为了圆我的留学梦,大概早就在操办。

郝强好像自言自语:王跃也去?

王跃去美国。请相信我,会等你的!

郝强知道这是一句没有分量的真心话。

胖子王跃,老爸是暴发户。他有钱撑腰,泡妞,抄后路,无恶不作。

青莲和王跃的父辈是生意伙伴,都觉得门户相当有意成全儿女。可青莲讨厌这个厚脸皮近乎无赖的家伙。碍于父亲的关系,只能表面应付。

可未来四年,天各一方,世事,人情难料啊。郝强觉得命运之神在玩儿他。

青莲启程,郝强觉得没必要和青莲“执手相看泪眼”,独自跑到海边小码头,他和青莲大学恋爱时光都在这里渡过。

点燃一支黄鹤楼吞云吐雾,心事如江水滔滔。

青莲悄悄从身后抱紧郝强,默默流泪。她不敢看他的眼。她发誓,要用行动来证明誓言。

她走了,真的走了。说好了永远在一起的,不知今日一去,是短暂还是永远?

那晚,郝强哭了。脸埋在被子里恸哭。他是男子汉,不能让人看到他脆弱的一面。

青莲母亲送女儿到了加拿大,才对她讲了实情。青莲爸让母亲全程陪读四年,逢年过节,青莲爸飞往加拿大与母女团聚。就是说四年她不能回国。爸爸还嘱咐母亲,尽量撮合青莲和王跃。

青莲听后如遭雷击。看来,还是老姜辣呀,她的计划全泡汤了。她像一条被钓上岸的鱼,身体和心灵被囚禁在狭窄的水域,痛苦却抱着生的希望。

青莲走后,郝强找了个低薪水,吃不饱也饿不死的工作,没压力也没有动力。整天浸泡在浓烈的空虚寂寥中。

他想到青莲爸的忠告;想到如果将来和青莲在一起可能遇到的种种阻力、障碍,会对青莲造成的伤害;想到自己毕业即失业的悲催。一桩桩一件件,他真切体会到“理想灿烂,现实如泥沼”。

他觉得青莲爸是对的,自己错了。他生错了、长错了,专业错了,爱青莲错了,一切都错了。他决定放手。

他故意疏远,不和她联系。当青莲来电话,他推辞工作忙。

他常梦到青莲和一个男人牵手并肩,走在林荫大道。身边的男人,一会儿是高鼻子蓝眼睛的洋人,一会儿变成王跃。自卑感令他成了旁观者,无足轻重的小人物。

青莲仿佛是天上的月亮,那么他曾朝夕相处的青莲呢,难道是水中那美丽的月亮的影子?

郝强知道自己太在乎青莲,他想装着不在乎都不行。他真的离不开青莲。

郝强和青莲不仅是恋人,更是姐弟情深。青莲大他一岁半,小时候一直叫青莲姐。青莲小苗快长,发育快,十四岁前,她比郝强高,比郝强壮,是他的保护伞。直到十四岁后,郝强当仁不让,个子超高过青莲,有模有样像个小男人了。他就成了青莲的贴身保镖。可青莲仍然是他的“青莲姐”。对“青莲姐”的依赖和依恋,也许会伴随他一生。

郝强和青莲能上同一所大学,也算天作之美。大二下学期,他们正式恋爱了。

校园里,小桥流水,假山喷泉,鸟语花香,他们徜徉在爱河里,像一对蝴蝶,在树林花丛中追逐嬉戏。以为时间会永远停留。

可时间是留不住的。爱情被时间的洪流挟裹着跌跌撞撞向前走。

接踵而至的打击让郝强心灰意冷。郝强常以酒买醉。酒吧里,姜育恒的歌伴他度过一个个空虚寂寥的夜晚。

多情岁月 滴滴在心头

别让我一个人醉

别让我一个人走

“何苦酒吧”里只剩郝强一个顾客了。

郝强让服务生循环播放“别让我一个人醉”。姜育恒那沙沙的嗓音,伤感的曲调,听来总那么揪心。他的心仿佛被揪碎了。

啤酒一杯接一杯,内心的滋味,压倒了啤酒的苦涩。

恍惚间,郝强眼前又是青莲和别人牵手的情景。他沮丧又愤怒,郝强,你个孬种!他恨恨地骂自己。

一年后,加拿大,青莲读研的大学门口。郝强那张英俊的脸正朝青莲微笑。青莲愣住了,这不是做梦吧?她掐掐手背,哎哟!她不顾一切扑进郝强怀里,喜极而泣。

原来,郝强被爱情的魔力吸引,漂洋过海来到加拿大。

由于他恶补了近一年的英语,做足了功课。加之,在国内冷门的环境工程专业,到了那边却是热门抢手,人才需求旺盛。郝强过来第三个月,就找到了月薪五千多加元的工作(约合人民币近三万)。这才来见青莲。

当青莲母亲得知郝强追到了加拿大,又见女儿脸上久违的喜悦,母亲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她捧着青莲的脸,唉,真是棒打不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