较真

我不停的觉察,不停的批判自己,我应该给自己起个名字叫刀刀,我用觉察的刀不停的割自己,到底我想要怎样的生活?挣钱不平和,所以不停的兜兜转转,什么钱是我想挣的?在使命和自己之间我迷惑了。我不愿前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