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绿,恰似青春的张扬短暂

在我眼中,最美的绿色,是春天将绿未绿的颜色,我喜欢把它称之为“新绿”。新长出的叶子,从刚长成型的状态,过度到真正成熟期的绿色,恰恰好有那么短短几天或者一两周的时间。叶子将绿却还未全绿的色调,带着点淡淡的黄色明朗的调和着,看得人心痒痒。

“新绿”这个词,不似“嫩绿”那般让人感觉娇弱,在春日晴朗的早晨,经过大雨冲刷一夜后湛蓝的天空,丝丝白云漂浮,映衬着这绿色格外生机盎然。因为,新的一季就是在这新芽抽枝换叶,绿色成长蜕变中蓬勃开始了呀。

那年夏天的雨季,去了一次九寨沟,莽里莽撞的没有计算过日期,正好碰上了九寨沟的雨季。景色什么的因为雨水涟涟记得都不甚清晰了,只记得导览车里播放的九寨沟的夏季其实就是看各种层层叠叠的绿色,浅一些的是翡翠绿,深一些的是玛瑙绿和橄榄绿 ,再深一些的是祖母绿......一直到山顶最漂亮的五彩池,居然是各种层次的绿色,才真正感觉到原来绿色也可以这般层次多样丰富多变。但是7月的九寨沟独独最缺少我最喜欢的“新绿”。

就像人生有着不同的阶段,这会换季的绿色也似拥有着不同的生命周期。不用说,这“新绿”便是我们最为喜爱,又最难以抓住,捉摸不透短暂易逝的青春了吧!最张扬,在春日最灿烂的阳光里耀武扬威;最凸显,在一众长青绿的映衬中尤为突出;最时尚,绿色偏要调和一抹明媚的黄;却也最是短暂,比起成熟期的绿色可以持续大半年,这“新绿”不过只有这短短一两周的时间。

新绿,恰似青春的张扬短暂。

难得的是,“花有重开日,树有再绿时”;更难的则是“青春易逝去,人无再少年”。

所以,每年到“新绿”这几天,就像是在感受着绿色带来的关于生命的提示,青春短暂易逝去,该张扬时且张扬。

还好,“新绿”过后还有很长的“翠绿”时期,让树足以去积累年轮的宽度,让我们足够去积累生命的广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