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看着身边那些言不由衷的人,听着他们抱怨着生活中乱七八糟鸡毛蒜皮的小事,有时候张远兮会觉得有点高兴般的羡慕。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羡慕起人人都烦的家长里短,也许自己有病吧。但就跟网上说的一样,现在人谁没点病啊,出门在外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没病。

有时候张远兮又会觉得人情世故很虚假,什么都很虚假,身边周围的一切都是谎言。所以不得不闭上嘴巴,她厌恶这一切,认为这些都太无趣了。

无趣,太无趣了,无趣的,还不如死了好。

张远兮有时候就会这么想,但从来都没有真的想过去死,更不可能去实践。想想而已,还是苟活着吧。人生虽然很糟,但既然作为人活着,还是活到自然死好了。

结果,没想到张远兮真的死了。

张远兮至今也不知道那辆车到底是怎么撞上自己的,反正再睁开眼的时候,自己就变成了半透明的“鬼”?说鬼吧,她觉得又不像,按理说,被撞的,那就算变了鬼就是脸稀巴烂肠子什么的拖一地,但是她没有。唯一的区别是,张远兮的头发变长了,以前是到肩膀,现在是到背部。

张远兮看着能算得上家人这一称呼的人在给自己办葬礼,想来还是挺不好意思的,毕竟给别人添麻烦了。葬礼那天,天气很好,阳光晒在人身上暖洋洋的。有的人在哭,有的人在聊天。张远兮觉得这好像不是自己的葬礼,就好像是她在参加别人的葬礼一样,流程一样,人们的表情也都差不多。张远兮飞到一些熟悉的人面前,想看看都是什么表情,结果却意外的“听到”人内心的话。一瞬间,所有的声音都跑到了她的耳朵里,她似乎是承载不了如此多的声音,只能大口的呼吸着,似乎溺水一样。

“怎么突然就死了?平时看着挺开朗的人啊。”

“哎,只能怪命不好,年纪轻轻的。”

“远兮,不是说好明天要去新开的餐厅吃饭吗,怎么突然就走了啊。”

张远兮记得这个声音,她抬起头在人群当中搜索,一眼就看到了。是她的同事,跟她关系挺不错的。

原来她来了啊。怎么知道我死了呢?也许是看我没去公司,公司去查了吧。

“谢谢你,谢谢你来了我的葬礼。”张远兮站在她的同事面前,想对她笑一笑,结果发现她的脸没有任何变化。又试试哭,却发现没有哭的情感。张远兮发现了第二个不同点,不能哭也不能笑,说不能,更准确的说是没有任何感情,没有情感,也许就跟机器人一样,但不同的是,张远兮是一个死了的人,一个会思考的半透明,物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张炳全与杨娟还在襁褓里嗷嗷待哺时由父母定下了娃娃亲,呀呀学语时,爸爸、妈妈、哥哥、姐姐茶余饭后逗他俩玩笑:“全儿,...
    守望者之歌阅读 172评论 0 1
  • 28 白雪终于知道自己为何睡着后会去到那个叫唯月境的地方,“罪魁祸首”就是那天比翼鸟给她的那条项链。 夜深了,她并...
    无为0阅读 109评论 1 1
  • 徐志摩曾为了陆小曼写下这样一段文字,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徐志摩是...
    周峰JQY阅读 28评论 0 0
  • CRUD操作可以分为两大操作,读操作和写操作。 读 读操作即查询。查询的目标是找到集合中特定的文档。mongoDB...
    KAIKIS阅读 202评论 0 1
  • 你说世事艰辛 苦不堪言 我不全信 因我分明看到过有泪包裹幸福 你说世本无难 只怕有心 我不全信 因我听到过有些事无...
    蜗牛sister阅读 20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