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中奖了,会分给我多少?

阿秋站在路口,风有点凉,她把衣领竖起来,低着头。脚下有一片树叶“咻”的转了一圈半。

阿秋有点想念蚊子了。

蚊子是阿秋大学时代最好的朋友,因为说话声音小而得了这么一个雅号。

蚊子的头发黑又长,眼睛弯弯的。阿秋的头发很黄,个子很高。开学第一天,阿秋说了一句不太高明的冷笑话,蚊子却笑得直不起腰。

后来,蚊子和阿秋就总在一起。那时她俩都没有男朋友,都爱吃学校对面的麻辣烫,都没想过未来会是什么样。

“如果你中奖了,你会分我多少?”这应该是蚊子的突发奇想,在麻辣烫吃到一半的时候。“分你一半!如果中五百万就分你二百五十万,如果中五百就分你二百五。”阿秋说的是心里话。“我会分你一大半,你这么笨,应该比我需要钱。”蚊子认真的说。

蚊子的确比阿秋聪明,成绩好,人缘好,奖学金年年得。毕业那年,蚊子的证书都比阿秋多了好几本。

蚊子和阿秋工作了,在不同的城市。蚊子和阿秋每周用QQ打一个视频电话,有时太忙了,就两周。

蚊子说,她恋爱了。这是她俩认识后她的第三段爱情,阿秋见证她又一次爱上一个坏男孩。

阿秋总是很谨慎,不轻易跳槽,不轻易恋爱。蚊子正相反。

可惜的是,蚊子真的和一个坏男孩结婚了,两年后,蚊子带着两个月大的女儿离婚了。

阿秋竟然是通过别人口里知道。

阿秋这才发现,两人早不像八年前那样无话不说了。疏远,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阿秋想不起来。

阿秋拨通了蚊子的电话,电话那头风很大,蚊子说晚上回家再聊,听起来蚊子状态还可以,阿秋放心了。

晚上蚊子竟没有回电话。应该是忘了,阿秋这么想着,拨过去,无人接听。

阿秋不知道的是,蚊子早就开始躲着她了。

从蚊子得知阿秋升职的时候,从阿秋的老公开新公司的时候,从蚊子失业在家半年的时候,从蚊子准备离婚的时候。

阿秋不知道的事是,蚊子穷到交不上房租了。

电话响了好久,蚊子按下静音键,因为蚊子已经不是当初的蚊子,她不再那么优秀,也不再那么坦率。

蚊子还是当初的蚊子,骄傲的蚊子。“如果你中奖了,你会分我多少?”蚊子早就忘了自己当初问过的傻问题,阿秋也忘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