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悲歌朝天阙87

EPISODE 18欢愉不长在·别离不可待

朱孝佳冲到黑暗中,顾不上那枪声的危险,终于趴在俞泽亮摔倒的身体旁。他的头撞在地上残破地砖块上,朱孝佳托着他后脑勺的手上满是鲜血。她哭喊着抱着沉重得合上眼去的脑袋,却看见颤颤悠悠的手指从胸前往前指去。朱孝佳的目光顺着手指看去,停留在俞泽亮倒地的位置不远。

“小忆!”

俞泽亮的手摔落在地,合上了眼睛。朱孝佳无措地看着怀里的男人,哭出了声来。她放声哭泣着,却还是放下了俞泽亮,越过他的身体向前爬去。当她的手指触摸到那个熟悉的柔嫩的脸蛋,只剩冰冷击破了她最后的侥幸。

“不——”

她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把那小小的身子搂紧怀里,紧紧地抱着。

一个身影从她的背后跳跃出来向外跑去。

一声枪响打碎了一只腿的膝盖。

一群嘈杂带走了凶手。

可是,朱孝佳都不知道了。

当俞泽明再次看到她的时候,她抱着朱忆泽昏倒在地上,旁边是流着血的昏死过去的弟弟。当林睐音赶来哥哥身边的时候,她捂住了嘴,还来不及哭,就看着担架进来抬起地上的一家三口。

多年之后,这座码头附近的人们,还记得那一天清晨,被依稀听见的两声枪响和一大群警声呼啸吵醒。他们想着一定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可是没人有胆子,又或者实在太早了,连去阳台张望都不乐意。他们想着,反正明天的报纸会登出来的,说不定等一觉睡醒,网络新闻就会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呢。

可是他们终究没能如愿,那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最终成为了一个谜。

因为涉及东煌集团,也因为凶犯是外籍华人……最终变成了一场按下不表的秘案。

俞泽亮在醒来后,去看过凶手。是何家霖推着他坐着轮椅去和凶手谈谈,而那个时候,家霖才认出,坐在对面的凶手是那次美国的收购案中圣沃德的总裁。原本艰难的谈判,因为俞泽亮飞机失事一度中断。可是当他生还后,在唐氏集团的协助下,收购异常顺利。

然而,俞泽亮在开心之余,并没有意识到,唐欣有多爱他,而那么爱他的唐欣又为了他在背后做了什么。

此刻,俞泽亮听到何家霖的提示,才明白了这一切,原来都是因为自己。他是在向自己报仇,不……或许是在向自己和唐氏集团报仇。如果那天,唐欣没有离开,或许她也会成为受害者。

他本想问问凶手为什么?可是当他看到凶手嘴角那抹凄惨而得意的笑容,他什么都不想问了。

在回医院的路上,家霖把案件的调查结果向俞泽亮汇报了一遍。

已经一无所有的人,揣着枪偷渡到了中国。他是怎么知道俞泽亮和唐欣的订婚仪式,没人知道。只是在那天,他混进了酒店,他等待着机会,等俞泽亮和唐欣,还有唐欣远道而来的父母出现,他要一次性找他们清算。一把抢里有十颗子弹,这四个人随便哪一个打死了都是赚到的。

他想过自己是美国国籍,多少还有些政治关系,就算在这里杀人了又怎样,还是可以回到美国,然后住进监狱享受国家提供的衣食住行还有医疗。

这样,挺好。

可是让他失望的是,唐欣走了,她的父母也没有来。打好的算盘落空了,他在气恼的时候,看到了一个人玩耍的小男孩。他想起俞泽亮和这个孩子一起的场景,也联想到了传说中的私生子。他想博一下,所以,骗走了小男孩。

他甚至还没想好计划,但是不受控制的孩子突然开始吵闹不停。他开始慌张,匆忙间捂住孩子的嘴巴想让他别吵。渐渐的小男孩的确不吵了……却也没了呼吸。

那瞬间,他后悔过,他扯着自己的头发,却说服自己这是报仇。他把小小的身体弄到了码头的仓库,看着身体逐渐冷下去,才拨通了俞泽亮的电话。

从一开始,他想要的就不是钱,只是要机会报复。但如果运气好,能拿上钱跳上船逃走也是好的。他打中了俞泽亮的右胸,应声到地的躯体就横在自己儿子尸体的跟前。他心里有报仇的快感,看着那个不碍事的女人撕心裂肺,他想正好逃走。却没料到,金立和何文昌终究不会如此轻易草率,暗暗联系了警方随后达到了码头。

俞泽亮轻蔑地笑着。当他听完整个故事,他没有愤怒,甚至已经不关心凶手最后会怎么样,只是从心里憎恨着自己。

“我想去看看孝佳。”一到医院,俞泽亮就用暗哑的嗓音向何家霖命令道。

他坐着轮椅来到朱孝佳的病房门口。那洁白的床上,躺着一个瘦弱的人,头发杂乱地散落,而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护士说,刚刚给朱孝佳打了镇静剂,所以现在她睡着了,如果要醒来的话,大概要过两个小时。”何家霖压低了声音跟俞泽亮说着,他瞥见被安排在病房照顾朱孝佳的东嫂正坐在椅子上暗暗抹着眼泪。

“嗯……”俞泽亮就这样静静地看着,许久之后才让何家霖推自己回病房。

他是被手术缝合的伤口痛醒的。当麻药从身上退却后,他痛得恢复了意识,然后是大脑如天崩地裂般撕扯,最后才拼凑出了记忆。他记起了昏迷前看到的最后一幕,那曾经让自己不由自主亲昵的男孩,就那样躺在自己跟前。他记得自己是怎么倒地的,他也记起了唐欣和朱孝佳。医生只是从他的胸口取出子弹,而苏醒的记忆却把俞泽亮整个掏空了。

他看到母亲心痛担忧的神情,看到了俞家人还有金爷他们围着自己,但他流着眼泪说的第一句话是:孝佳呢?

朱孝佳在另一个病房,反复着昏厥和噩梦,反复着幻觉和疼痛。透支的体力和精力,还有连番的打击,已经不是她的身体可以负荷。全身抽搐和无法入睡成为她的病痛,而医生说了,这不是靠药物能治好的。他们能做的无非是调理身体和……注射镇定剂。

俞泽亮打电话给了朱父朱母,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回国后的俞泽亮是怎样地忘记了他们的女儿,也不知道因为他,他们全家付出一切所养育的外孙就这样夭亡了。

当他们赶到医院,俞泽亮不顾胸口的疼痛向他们跪了下来。他并不期望他们的谅解,看着朱母哭得死去活来的样子,俞泽亮说不出任何话,甚至说不出要求朱孝佳留下来的话。他只是想着,或许这个时候,只有孝佳自己的亲人,才能陪伴她走出阴影。

可是最后,让俞泽亮意外的是,朱父不顾妻子的反对,还是将朱孝佳交给了俞泽亮。

他吸着烟,看着天空,叹出深深的烟圈。

孝孝用尽了一切选择了你,所以我不会强行带她走。如果哪天她跟我说,爸爸我要回家了,那么,到时候我再来带她回家。

于是,俞泽亮带着朱孝佳回到了煌岛,回到俞园,回到了桥邸。

张婷仪苍老了很多,她已经心力憔悴,再也想不起那些争权夺利。东嫂被安排来桥邸照顾起居,而程铎也抛开了手上的事,常驻在煌岛,每天来照顾俞泽亮和朱孝佳的情况。

仿佛是朱忆泽用他的小生命换来了东煌的安宁,渐渐恢复的朱孝佳也开始变得安静。安静地住在桥邸,安静地任由俞泽亮的陪伴,每天每天围绕在她身边。可是不论俞泽亮用多少力气搂住朱孝佳,都感受不到一点温度。冰凉而瘦弱的身子,就好像被抽空了,连存在感都几乎没有了。

俞泽亮的痛苦,比身中的子弹还有痛。他只能小心翼翼,再小心翼翼地呵护着朱孝佳,可那不吵、不闹,那样的乖和安静却让俞泽亮不知所措。

俞泽明也有来看望朱孝佳,陪她说说话……虽然都不会有反应。他并不多去打扰弟弟和孝佳,只是默默地把丁小纯和李琛接来了煌岛,终于在俞家死气沉沉的氛围中,让朱孝佳恢复了一些灵气。

直到有一天,俞泽亮把朱孝佳整个身体搂进怀里,在她耳边轻轻说着,金立在安排着朱忆泽的葬礼,要把朱忆泽安葬在煌岛的陵园,安葬在他曾祖父的身边。朱孝佳才跳了起来,嘶吼和哭喊,叫嚣着不可以,叫嚣着一定要带小忆回家,回自己的家。

俞泽亮用尽全力去安抚挥舞着的手臂和撕心裂肺的表情,可却无济于事。最后,还是程医生的一剂镇定剂安稳了朱孝佳的情绪。

俞泽亮和程铎四目相对,当金爷闻声赶来的时候,俞泽亮坚决地说,让孝佳把小忆带回家安葬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EPISODE 17情深缘浅缠不断·宣战通告 朱孝佳一回到别墅,果然收到了法院的传票。东嫂在递上传票的时候,附带还...
    紫上薰阅读 464评论 0 50
  • EPISODE 15 再见已惘然·一处秋天 一处春天 朱孝佳从没想过自己会上头条,虽然只是一张图片。 大粗体的标题...
    紫上薰阅读 424评论 1 50
  • EPISODE 17情深缘浅缠不断·对峙 “审判长,我代表原告张婷仪女士提出讼请,请求收回被告朱孝佳女士拥有的俞远...
    紫上薰阅读 598评论 0 49
  • EPISODE 17情深缘浅缠不断·她和她 “我只是不知道要怎么跟爷爷交代……不,或者我根本没有资格叫一声爷爷了。...
    紫上薰阅读 424评论 0 50
  • EPISODE 15 再见已惘然·利刃之毒 俞泽亮抬起头看向朱孝佳,但那眼神是从未有过的刀锋利刃,尖锐地划过朱孝佳...
    紫上薰阅读 580评论 0 47
  • 煎饼。 煎饼是一种人类假想出来的食物。 每个人心里都有江湖,每个人心里都偷偷想象过煎饼,尽管他们羞于承认正如羞于承...
    唐敦阅读 252评论 2 2
  • 难折细柳枝未青,风寒瑟瑟探亲行。 山高水长蓝关道,寄语长亭君珍重。 两地亲情一心牵,一心只愿两地安。 多情却是伤别...
    教育and成长阅读 124评论 0 1
  • (十五) 历史性的跳跃 前面介绍过帅哥泡泡,这是一次偶然的缘分,那天主人一家逛商场,路过宠物店,小主人要求进去看看...
    沉葉阅读 314评论 1 15
  • 2020年的开头,不是很美好。 所有这些事情,其实认真想想:与你无关。你只要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家人,照...
    陈一一同学阅读 2,015评论 1 4
  • 我曾经很喜欢下雨,一度为之疯狂,站在雨中,任凭衣衫头发都淋湿,那种感觉更像是独特的洗礼。成年后,我还是喜欢雨,但不...
    小啊小星星阅读 17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