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风,燕儿又上哪去了?”

是家父严厉,少爷也不敢多替妹妹狡辩:“小妹该是出去游逛了罢,琐事有家仆打点,便整日居于家中也无事可做,她又是个闲不下的——常在外行走,多结识些江湖友人,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闲不下……叶家倒是从不逼迫女子织布绣花,闲不下怎么不去念书习武?你是真会替她说话——如此放肆成何体统?眼中可还有半句藏剑家规?”叶父便怒,险把茶盏给捏了个碎,“好事?藏剑山庄这上上下下,容不下她个叶筠燕?”

少爷无计:“是筠风有错,出言顶撞了阿父,还请阿父息怒——藏剑家规,筠风字字熟稔于心。这便想些办法,寻阿晏带小妹归家。”

叶父立眉掷下一句:“一个时辰之内,再不见人,便将她自藏剑除籍,让她好好在外面野去,再休想踏进藏剑山庄一步!”

见家父是留了狠话,少爷又不便亲往,只可寻了打小贴身的唐家郎。

话已至此,若不是得了令,唐家的刺客怎都是不会来这风花烟柳地的。莺莺燕燕叽叽喳喳,还和着脂粉味儿,叠杂起来,直扰得人头疼。大小姐怎的就爱好来这地界——确也是好不容易,能寻得个同龄姑娘多的去处。

刺客一袭蓝黑劲装,冷铁覆了半面,辨不明相貌的:“此处可有藏剑叶公子?”

大小姐手里还端着茶盏儿观舞,正准备应声回头:“啊?正是本少,怎——”

半句话还在喉咙里置着,刺客着准叶大小姐后脑便下了一手刀,端把姑娘给敲得晕了。四周霎时都静,莺燕之流也俱是哄散了。唐家郎也是落个无奈,把大小姐背好了,堪堪留她一句:“在下奉令尊之命,带公子回去。”

待大小姐再醒,已是躺在家中榻上了。迷迷糊糊这才睁了眼,先瞅着了娘亲,再偏偏眼神儿,又瞧见了莺柳。

“呀,小姐醒了!”莺柳一呼,“奴婢这就去给小姐备洗漱的温水去!”

“燕儿啊。”叶母将自家闺女的手拢进掌心里来,细细抚着,“你看,你这也老大不小了,同柳家二公子的婚约,都拖了足足四年了,你不急啊,娘都替你急……为娘及笄之年便已嫁与你爹,来年便有了你哥哥……你呀,现已年近二九,娘和你爹早已代你定了这门亲事,门当户对的,你若是想好了,再请人算个良辰吉日便是,当真不可再拖下去了。”

大小姐四仰八叉躺在榻上嘟哝:“娘——你是不是不疼燕儿了——”

“燕儿啊,不是为娘不疼你,娘也想早些抱上孙儿。”叶母本就是江南的大家闺秀,讲话素来细声慢语,“你看啊,上有你哥哥,为娘就只你这一个闺女,哪有不疼不爱的道理呢?”

“可是娘,那什么柳家的二公子,是叫柳闻澜的吧?燕儿就知道个名,连面都未曾见过的,谁知他高矮胖瘦好看难看武功才学如何如何……”

“净瞎讲,不准这般呼人大名的。柳公子的家世门第、武艺才学,都是没得说。哪来那么多可是不可是?为娘所知的姑娘里啊,这同你一般大的,或是小于你的,都嫁与了如意郎君……”叶母耐着心性,循循善诱,“燕儿啊,若是想通了,就给娘说,啊?娘与你爹啊,就代你操办……”

大小姐仰面听着娘亲絮絮叨叨,翻身卷着锦被,又不好驳斥,只好将自个儿给埋进被子里去了。

莺柳端着温水同巾子来了:“小姐,小姐?夫人,小姐这是……”

“她呀,闹性子呢。你莫管她,一会就好了。”叶母拧了巾子,隔着锦被拍她,“燕儿,擦擦脸,啊?好好的一张小脸,都快皱成一团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数声风笛离亭晚,君向潇湘我向秦” 柳亭晚看着那醉汉,眼里充满难以置信的感情,似是看见故友熟人,又好像...
    踏歌涉川阅读 139评论 0 0
  • 相传真龙涎乃至阳之物,所以若要寻得真龙涎必定要找到天下最炙热之地。因为只有从炙热之地喷出的地心岩浆所形成的地火,才...
    燕云love璇阅读 204评论 0 0
  • 一 “小姐!小姐!叶家的公子回来了!”伴随着清甜的少女的嗓音,一个约莫十五岁的少女闯进屋内,气喘吁吁的,大概是跑得...
    75e6b5a43620阅读 130评论 0 0
  • 1、数组和集合的区别是 集合是无序的 2、数据库不能插入空指针,否则访问数据库时,会出错 3、数据库支持的类型 只...
    蒲耳阅读 102评论 0 0
  • 2017年7月24日,早晨我9:20多起床看见胡老师他们正在谈话,我刚起来胡老师就查觉了。胡老师他们准备吃饭,但...
    正在学习的龙阅读 321评论 6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