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村语:一种新国际辅助语(2017.10.23)中

第五章动词

地球村语的动词指仅以作谓语为基本语法功能的词。

动词的派生跟体词的派生一样,先找词根,再添加词缀。

前面说过,地球村语的派生体词只能以体词根词为词根,不允许以派生体词为词根再派生。这不仅仅是为了控制体词的词长,也是预为控制动词、形容词的词长,因为动词、形容词均以体词为词根的。如果体词词根过长,再一添加动词、形容词词缀,词长就更长了。至于副词和介词,仍然只以体词根词为词长。

地球村语为了动词、形容词便于理解,允许以虚拟根词派生的体词为词根。比如动词“锯”,固然可以以根词“工具”goy为词根,但词义不够显豁,毕竟有关工具的动作太多了,如“锯”“刨”“钻”“拧”等等,人们难以准确地猜测到词义。而如果以虚拟根词派生的“锯”(锯为工具,当以“工具”goy的同义虚拟根词joy为词根,加+体词根词后缀派生)为动词词根,则词义昭然若揭。所以地球村语为派生动词和形容词网开一面,允许以体词根词以外的虚拟根词所派生的体词为词根。

动词词义都是表现变化的。与动词词义相关的体词,主要有六类:一,变化主体。如“活动”,是动物才能的变化,所以可以从“动物”派生。二,变化的实施器官。比如“说话”可以从“嘴”派生出来,“走”从“脚”、“坐”从“臀”、“考虑”从“脑”。三,变化承受者,即变化所施加的对象。比如“种植”,可以从“植物”派生出来、“穿”从“衣物”、“佩戴”从“首饰”、“骑”从“马”。四,变化的原因物。如“醉”是“酒”所致,所以从“酒”。五,变化产生的结果。比如“点燃”,点燃的结果是产生火,所以可以从名词“火”派生出来。六,变化所用的工具。比如动词“砍”可以从名词“刀”派生。

词根的确定,会有少量优劣相近、难以抉择的时候。此时可以兼收并蓄,形成同义词,由人随喜恶择用。

以上词根,是针对动词本义而言的。地球村语当然不会反对动词的引申义、抽象义、比喻义,但这些已经与词根的确定无关了,属于单词的释义,是地球村语词典的任务。

凡此种种类型,唯一的共同要求是:词根能够让人轻易地联想到动词词义的大致范围。否则,这个词根是不合格的,应当“另请高明”。

相近的词义,通过不同的词根表达出来,词义将更加细腻。比如同是“吃”,从食物,是吃东西、进食、就餐的意思;从水,是饮的意思;从嘴,则是嘴巴一张一合的动作,相当于“动嘴”的意思,词义范围最为宽泛,适用一切对象,既可用于吃食,也可用于饮水。啃、咬、嚼等动作,与其从嘴,不如从牙更准确。“舔”自然从舌头。“说话”,最合适的词根是“语言”,因为虽然说话也与“嘴”相关,但“嘴”还与“吃”等其他词义相关,不如“语言”直指“说话”。词义的差异和重点往往源于词根的不同,显示词根的选择极其重要,必须慎重。

一个动词可以有几个合适的词根。比如“飞”,从鸟、从器官、从翅都行。然而,“鸟”djq和“器官”ljay是根词,“翅膀”不是。就词长而言,从鸟从器官优于从翅。至于从鸟还是从器官,从提示词义的效果而言,显然从器官优于从鸟。“加”“减”“乘”“除”“数(上声)”“计算”因为是对数量的运算,所以词根是“数量”suy。

国际语的设计,以简单易学为最高标准。有人为此以为词汇越少越好。这是误区。没有足够的词汇,如何精确、简洁地表现人类丰富的思想?地球村语反对的是派生词尤其是根词不加节制、泛滥成灾,提倡易懂的派生词和合成词,提倡能合成的尽量合成,不宜合成的尽量派生,不宜派生的才赋予根词形式,以减轻单词记忆负担。地球村语不赋予动词、形容词、副词和介词以根词地位,原因盖在于此。

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视野越来越开阔,大量反映生活细节的根词渐渐闲置,乃至废用。而一些原本深居象牙塔的科学术语,却渐渐走入寻常百姓家,如“原子”。国际语必须迎合这一趋势,收词首先满足现代生活所用的通用词汇和专业术语的需要。

要说明的一点是,除体词的派生只能以体词根词为词根外,动词、形容词、介词的派生,词根既可以是体词根词,也可以是派生体词,仅要求不能是合成词。副词的派生,由于有虚拟根词,方法有别。

动词一律以体词为词根,以e、q、ay、iy、ey、uy、oy、i为专用前缀。其中,一,e为首选前缀。首选词缀只用于同根词里的最高频词。如果一个词根只有一个派生词,那么,自然使用首选前缀派生。这是为了方便理解和记忆而特别规定的,以确保高频词享有最简洁的形式。二,i不单用。以i为前缀时,在词根后面必须借体词根词为后缀,也就是说,i这个前缀必须跟后缀一起才能使用,结果是一个三音节。如izuka,只能分析为:i是前缀,zu是词根,ka是后缀。

一些体词根词并无相应的动词要派生,比如“羊”。有的体词虽能派生动词,但数量极少,往往只能派生出一个动词来,比如名词“锯子”只能派生动词“锯”、名词“磨”只派生动词“磨”。但也有反例,比如“脚”“手”“脑”“语言”等几个词,派生的动词可达数十个,派生能力极其强悍。好在i词缀包含486个子形式,足够所需。

派生的动词里,也存在反义词。我们同样以词缀表示。一,前缀e、q、ay、iy、ey、oy、uy时,仍然遵循派生体词的反义词音素配对表,e与q、ay与iy、ey与uy互为配对音素。oy的配对音素是v,划给形容词专用了,所以oy前缀不当用于有反义词者,以免无法满足反义词格式的要求。二,前缀为i时,i不变,利用后缀二音素的改换来完成反义词的表达,方法和要求同派生体词的反义词。

动词派生示例:

1,比如我们需要“诞生”这一动词,表示新生命来到世界。显然,诞生是生物独有的。所以,“诞生”当以根词“生物”bjq为词根。因为“诞生”是同根词里高频词,当以首选前缀匹配,所以,ebjq就是“诞生”。“诞生”的反义词“死亡”,按反义词配对表,与e配对的是q,所以,qbjq就是“死亡”。生物诞生之后,是成长。我们用aybjq表示。“成长”的反义词“衰老”,按格式,自然用iybjq表示。

2,“坐”从“臀”。臀tuy并没有多少动词派生,能想到的首先就是“坐”。所以,etuy就是“坐”。“坐”没有反义词,其反义词形式qtuy可挪用,我们用来表示“解大便”。而iytuy可以用以表示“打屁”。

3,看从眼mv,所以emv就是“看”。其他还有:qmv眨,aymv瞪、iymv偷偷地看、imvdi瞥(短暂地看)、oymv认真地看。

4,鼻pey是呼吸器官,用epey表示“嗅”,qpey表示“擤鼻涕”,aypey表示“呼”,iypey表示“吸”、oypey表示“打喷嚏”。

“呼吸”由aypey“呼”和iypey“吸”合成。由于二词词根相同,所以合成时可以省略一个,只将前缀合起来就行了:ayiypey就是“呼吸”。当然,也可以读写成iyaypey,词义不变。

同根词的合成,可以因词根的相同而只用一个,以缩短词长。这是地球村语合成词的一个高效表达方式,在很多场合可以用到。

5,嘴ko的功能最常用的,不外说话和吃。与说话相关的词,我们一律交给更专业的“语言”gwa派生,所以,eko就是“吃”。“打呵欠”,用qko表示。q,嘴型开合变化大,与打呵欠时的嘴型相合。地球村语的词汇要求以音表义,虽然往往只有一个音素可供选择,但仍然努力满足这一要求。

“吞”“吐”是一对反义词,我们可以用iyko表示“吞”,用ayko表示“吐tǔ”。“吞”“吐”之间的“含”,我们用uyko表示;“吐 tù”,用oyko表示。

叼,既可用牙、也可用嘴唇,所以,从牙、从嘴唇都不恰当,从嘴才能完全涵盖词义。我们以ikode表示。

6,吮、吻,从嘴唇sno,所以:esno吻、qsno吮。

7,说话本来也当以“嘴”为词根的,但因为根词“语言”gwa更合适,所以我们规定凡是跟语言有关的动词一律以之为根。所以,egwa为“说话”、aygwa为“回答”、eygwa为“夸、称赞”。egwa“说话”有反义词“沉默不语”,自然用qgwa表示。aygwa“回答”有反义词“问”,自然按格式用iygwa表示。eygwa“夸、称赞”有反义词“贬斥”,自然用uygwa表示。

“告诉”用oygwa表示。

8,咬、啃、嚼从牙gja,所以,egja咬、qgja啃、aygja嚼。

9,舔从舌tju,所以etju就是“舔”。

10,听从耳tiy,所以etiy就是“听”。

11,挑、扛从肩twv,所以etwv表示“挑”、aytwv表示“扛”。

12,哺乳从乳房ru,eru即“哺乳”。

13,背、躺、靠从背be,所以ebe为“背”、aybe为“躺”、qbe“靠”。

14,游泳从鱼fju:efju。飞从鸟djq:edjq。

15,笔bi派生“写”ebi、“画”qbi、“记录”aybi、“抄”iybi。

16,“挖”的结果是出现一个坑,所以从“坑”key。ekey就是“挖”,qkey自然是其反义词“填埋”了。

17,家是居住和生活的中心,所以,我们用erv表示“生活”,用ayrv表示“居住”。无家可归,只能流浪,我们用iyrv表“流浪”。房子是用来住的,所以“房子”sq也可以派生“居住”esq。“旅馆”当然也可以派生“居住”。三个“居住”由于词根不同,词义有别。erv以“家”为词根,表示“定居”;以“旅馆”为词根的,当然只表示“暂住”;esq以“房子”为词根,则既可指长住、也可指暂住。

18,结婚就是结成夫妻,所以“结婚”以“夫妻”luy为词根派生为eluy。自然qluy就是“离婚”。夫妻生活用ayluy表示,区别于婚外交合。

19,“笑”在“脸”fe上,我们以efe表示“笑”,自然qfe就是“哭”。

20,动词词根的选择同样以提示效果最佳为标准。比如动词“上”“下”,自然可以从“脚”派生,并没有错。但一方面“脚”的派生负担很重,另一方面有现成的方位词“上”fa、“下”djoy,与动词词义更近,是更合适的词根。所以,efa、qdjoy就是动词“上”、edjoy、qfa就是动词“下”。

efa“上”、edjoy“下”,此反义词对子并未使用反义词格式,但并不违规,因为二词不同根。

efa、qfa是同根的反义词对子,这样的对子可以简洁地合成新词,方法是词根只需要出现一次,而前缀合成,即eqfa表示“上下”。这一方法很多场合可以用到,可以极大地提高地球村语的表达效率。如前面说的efe“笑”、qfe“哭”,可以合成eqfe,表示“哭笑”。

由于根词不同而产生几对同义反义词,这样的同义词,因为不涉及浪费宝贵的根词形式、不涉及增加记忆负担,反而能够增加词汇、丰富表现方式,地球村语自然不反对,可以任人选用。

同理,“前”cwe、“后”kwi,可以派生动词“前进”ecwe、qkwi,“后退”ekwi、qcwe。

“内”nje、“外”kja,可以派生动词“进入”enje、qkja,“出去”ekja、qnje,“到达”aynje、iykja,“出发”aykja、iynje,“离开”eykja、uynje,“返回”eynje、uykja。

“中间”zoy、“附近”ney,,可以派生动词“深入”ezoy、“占据中心”ayzoy、“靠近”eney。

“边缘”lju可派生动词“靠边”elju,“角落”za可以派生“到角落去”eza。

21,最常用的动词“做”,因为“做”的对象一定是“事情”,所以,以“事情”piy为词根派生为epiy,表示“做(事)”“做事”。“做事”有专属反义词“休息”,所以,qpiy就是“休息”。还有:aypiy开始,iypiy结束,eypiy出现,uypiy消失。

22,“剥”的对象常见为皮,所以从“皮”pi。epi就是“剥”,epi pi自然就是“剥皮”,而epipi作为固定的合成词,指一种残忍的刑法,也表示“剥去别人的伪装”的引申义。

23,“植物”lv派生“种植”elv、“收获”qlv。

24,手的动作从“手”so,所以有:eso拿、qso放、ayso给、iyso接、oyso打。

25,“采摘”同样是手的动作,但采摘的对象是果实,从“果实”cey词义更显豁,也可以减轻“手”so的巨量派生负担。我们用ecey表示“采摘”。

26,常见现象以“现象”sey为词根:esey变化、qsey固定不变、aysey持续,iysey停止。“中断”由“中间”zoy和“停止”合成为zoyiysey。

27,与“脚”相关的、当以之为词根派生的动词,据苏新春《现代汉语分类词典》,仅在“走跑”“跳跃”“蹬踢”三个义项下就收罗了200多个。除去词义重复的、可用别的根词为词根的动词,加上未收的,当以“脚”为根派生的动词至少有:站、走、跪、跑、跳、踢、蹬、踩、跺、踮、散步、逛、追、逃、跟、劈叉、踱步、徘徊、瘸。

我们先将最高频词用6个单音节前缀派生:走ezu、站qzu、、跑ayzu、跳iyzu、eyzu跟、uyzu踩、oyzu逛、izuki踮、izufay跑步(定义为健身行为,与通用的跑区别开来)、izule散步(散步是随意地走,以活动身体、放松心情为目的。逛以随意地走、一边随意地看,以吸收新信息或愉悦为目的)、izufi追、izudo逃、izuti踢、izuso蹬(定义为踢的反义词。踢,向前用力;蹬,向后用力)、izudq跺(地球村语定义为重踩)、izukv劈叉、izurq徘徊。izuso跪、izudje瘸。

izufi追、izudo逃、izuti踢、izuso蹬等,是反义词,遵循了反义词格式要求。

“步行”可以用“脚”与“走”合成:zuezu。

28,经过、来、去,表示位置的变化,既可从脚,也可从“地方”cu。所以:ecu来、qcu去、aycu超过、iycu落后于(“超过”的反义词,所以用前者的反义词格式构建)、uycu经过。汉语表示“在、位于”的动词,词义与“地方”cu相关,所以地球村语用oycu表示,借音兼借义。“孩子在家”译成地球村语就是:Xi oycu rv。

29,“存在”因为是事物具有的属性,所以从“事物”lq派生。“桌上有茶杯”译为Mjay fa elq tido。Mjay fa elq bo tido自然是“桌上有一只茶杯”。

30,“像”,本义指zwa“模样”相近,所以用ezwa表示。“像”的反义词“异”,自然用qzwa表示。

31,“是”,最常用动词,指一种关系,从“关系”da派生为eda。地球村语的eda,一义为与某物同指。比如:“等边三角形是等角三角形”,意指等角三角形与等边三角形同为一物;义二为某的子概念。而“等边三角形是三角形”,意指“等边三角形”为“三角形”的子类。

这两个义项容易引起误解:A eda B到底是说A和B同为一物呢、还是说A是B的子概念呢?为了避免他人误解,人们往往不得不特别添加说明。比如:等边三角形是等角三角形,等角三角形也是等边三角形,两种三角形实际上同指一物。地球村语为了提高表达效率,从“是”eda中拆分出两个子概念来:uyda,专门表示“与(宾语所指)同为一物”的关系;oyda,专门表示种属关系,词义为“外延小于”。比如“鲁迅”“周树人”系同一人,所以用uyda:Lu Xiy uyda Zo Surey。而“植物”是“生物”的子概念,所以得用oyda才能准确表达这种关系:Lv oyda bjq。

uyda、oyda,在要求表述严格的场合,用处很大,表义准确,可以省去解释。而在一般场合,不强调主语、宾语之间的细分关系时,用eda即可。

英语的be兼作形容词作表语的标记词,如:The flower is red(这花儿红)。地球村语的eda也允许这种用法,以达到不增加额外学习负担情况下尽可能地语法兼容,满足更多人的使用习惯:Ze hwa eda are。此时,eda的意思是“具有某一性质”。

“不是”是短语,由于极高频,我们也赋予其简洁形式,用qda表示,相当于汉语“子非鱼”里的“非”。

“有”,地球村语定义其本义为领属关系,表示“拥有”“占有”义,所以也从关系。我们用ayda表示。其反义词“没有”,用iyda表示。

32,思考和感情活动均为大脑的现象,本当都从“脑”nq,但鉴于派生负担太重,而“心”ha有情感的文化象征意义,所以我们对二者进行分工,凡与情感有关的动词均由ha派生,其他则由nq派生。于是有:喜欢eha、讨厌qha、爱ayha、恨iyha、相信eyha、怀疑uyha、需要oyha、羡慕ihamv、妒忌ihapoy、希望ihafay。

33,感觉是感觉器官所为,所以从“感觉器官”。“器官”是ljay,“感觉器官”我们用表三根词形式slay表示,以提示词义。所以,eslay就是“感觉”。

34,英语有一个系列的五官感觉动词,表达诸如“感觉(怎样)”“看起来感觉(怎样)”“听起来感觉(怎样)”“摸起来感觉(怎样)”等等。在汉语里五感系列词汇特别多,诸如“这东西看着不重,拿着却挺沉的”“这车开起来爽!”“抓起来滑溜滑溜的”“坐起来屁股痛,这沙发太硬了”等等。这类词在汉语里几乎无穷无尽,几乎任何动词都可以随时转为感觉系列的状态动词。

地球村语在相关动词后面加词缀的办法表达。

比如“看起来感觉(如何)”,就在“看”emv后加后缀by表示。如:Ze cv emvby wi umu.这菜看起来不坏。 Ze cv epeyby wi ariy,ekoby ariy.这菜闻起来不香,吃起来香。

by是从英语引进的鼻成音节。在英语里,鼻成音节两个字母中间不允许插入元音。而在美语里,以插入元音[ə]为准。插入元音显然更方便也更响亮,所以地球村语提倡这么发音。

由于动词以体词为词根,词义直白,说话时往往可以省略主语、当句子用,表达更加高效。比如“风”foy派生“刮风”efoy、“雨”le派生“下雨”ele、“雪”xo派生“下雪”exo。而它们的反义词qfoy(风停)、qle(雨收)、qxo(雪止),词义几乎不用讲就能猜到。而且,由于常用动词词长不长,所以可以形成汉语的成语形式的合成词,比如qfoy qle,就是“风停雨住”的意思。一词等于两个句子,表达不可谓不高效。

动词可以连用,表示“试一试”的意思,如ezu ezu、egwa eawa,表示“走一走”“说一说”。

动词除了作谓语,大多还能像汉语一样用如名词,直接作主语、宾语、定语。如Zayta dil qbjq(他的死亡)。“死亡”qbjq本是动词,这里却作了定语修饰的中心语,一如体词。

动作有方向性,表现在动词上,就是有趋向性。汉语用动词后加趋向动词的办法来表达,如“走上舞台”的“上”;英语用介宾短语或副词来表达,如stand up的up。地球村语或才用介宾短语表达,或者用动词与方位词或动词合成。如:ezufa走上去、向上走;ezudjoy走下;ezuney走近;ezunje走进;ezukja走出;qzufa站起来;etuydjoy坐下。ezu“走”本是不及物动词,与方位词合成后,变成了及物动词。所以可以说:ezufa hay走上山,ezudjoy hay走下山。

方位词与动词合成新词时,也可在前。如:faezu,意思虽然同ezufa,同样是“向上走”的意思,但faezu仍然是不及物动词,不能带宾语。可见二词义同而用法不同。

也有部分汉语的趋向动词,地球村语用实义动词表达。详见语法词一章状语标记词一节。

第六章形容词

地球村语的形容词指以作定语为基本语法功能的词。典型形容词兼容汉语、英语用法,可以直接作定语、还可以直接作谓语。只因非典型形容词如“所有的”不能作谓语,所以作谓语不是形容词的基本语法功能。

形容词一律以a、u、v为专用前缀、以体词为词根派生。a为首选前缀;v的用法同i,虽为前缀却不能单用,得同时和后缀一起用。各前缀里面,a是首选前缀。

在自然语言当中,形容词普遍比动词数量少,更不用说比名词少了。所以我们设计的专用词缀也相应地少。

形容词的派生,一样先找词根,再配前缀。

确定词根,也就是寻找到相关词义的根词体词或派生体词。一个词成为形容词的词根,不外三个原因:一,是形容词所形容对象。比如“高尚”,形容的对象是道德,所以就从“道德”派生。二,是最具形容词所指性状的事物,比如“热”,令人一下想到火,所以从“火”派生。三,事物的文化象征意义。在各民族文化当中,往往赋予一些事物以文化象征意义。比如“火”,往往作“热情”“热烈”“活跃”“生意旺盛”的象征物,“心”往往象征感情、心情等心理活动。事物的文化象征意义可以拓展词根的数量,降低联想词义的难度。这里要注意的是,不同文化背景里,事物的象征意义是不同的。比如“龙”,在中国是吉祥的象征;在西方文化当中,却是邪恶的象征。地球村语不宜以此为词根派生“吉祥”或者“邪恶”。

一个形容词,不可能没有所形容的对象,世界上也不可能不存在最具形容词所指性状的事物,所以,不可能找不到合适的体词词根词做词根。所形容对象容易找到,最具所形容性状的事物可能就不是那么容易想到了。而后者派生出来的形容词,词义形象生动好理解。举例来说:干湿从水,天真从儿童,活泼好动从鸟,如此等等,都容易。但“贪婪”从什么好呢?连一丝腐肉都不放过、总是啃得只剩光光的骨头的食腐动物秃鹫,是“贪婪”的天然词根。

派生示例:

1,表示颜色的名词:红色re、黄色hway、蓝色kwe、黑色he、白色bv,各自加前缀a则转为形容词:are,红;ahway,黄;akwe,蓝;ahe,黑;abv,白。而“多色”形容颜色,自然以“颜色”se为词根,我们用ase表示;use自然就是“单色的”;用vsefv表示“浓艳”,vsedoy自然就是“淡雅”。

2,形容词“美”,本义是形容模样的,所以以“模样”zwa为词根,azwa即“美”。根据反义词音素配对表,跟a配对的是u,所以,“美”的反义词“丑”就是uzwa。最具有美的属性的,是“花”hwa,所以,ahwa也是“美”、uhwa自然是“丑”。azwa、ahwa本义指外表的美,可以引申泛指一切之美。

地球村语允许这样的异根同义词存在。汉语合成词多且容易,同义词多功不可没。

姑娘当然也美,但这是男性视角,不符合国际语理念。国际语既然是全球一体化文化的产物,理应体现全球一体化文化,而男性主义不是全球一体化文化。其他诸如涉及宗教、地域文化、性别等场合,尤其要注意体现全球一体化文化。地球村语只选择没有严重文化冲突和争议的、广泛为人接受的、并且符合全球一体化文化的民族文化材料。世界语的词汇设计当中弥漫的男性中心思想,是前车之鉴。

3,“好”“坏”、“真”“假”也是常用反义词对子,形容一种性质。我们以“性质”mu为根,所以,amu表示“好”,umu只能表示“坏”。换个前缀,用vmusi表示“真”,则vmuto必然是“假”。

4,“冷”是形容温度的,能够使人联想到“冷”的根词,显然是“冰”biy。所以,abiy就是“冷”,ubiy自然是“热”。冰同时让人印象深刻的是滑,所以,vbiyfi表示“滑”,而vbiydo自然表示“粗糙”。

如果我们先给“热”配音,我们首先想到的词根,会是“火”fv。所以,afv就是“热”。而ufv就是“冷”。“烫”,用vfvki表示;vfvlo自然就是“极寒”。“火”的热情的象征意义,所谓“热情似火”。所以,我们用vfvdo表示“热情”,用vfvfi表示“冷淡”。

上面有两个“冷”、两个“热”,同义而词根不同。地球村语虽然控制词汇数量,但不回避这种方式产生的同义词;允许和平共处,随人喜好选用。这类不同词根产生的同义词,为将来合成新词提供丰富的材料,自有其用处。汉语合成词之多,同义词、近义词多功不可没。

5,要派生“香”“臭”,直接从形容对象“味道”派生,人们一见就能联想到词义,反而比费心劳神寻找最香最臭的事物派生效果更好。按理,“香”“臭”的直接属概念是“气味”。但“气味”非根词,得由根词“气体”ci+“味道”riy合成为ciriy。地球村语不允许合成词作词根,以免因不清楚词缀属于某一个词还是某一个合成词而引发歧义。再说构词法毕竟不是科学分类。所以地球村语两相权衡,还是认为最合适的词根以“味道”为佳。虽非最近属概念,但一样能够准确揭示词义,效果不逊。这是如何选择词根以提示词义的一个极佳例证。“味道”是riy,a的音色恰好给人以美好的联想,所以,我们就用ariy表示“香”、用uriy表示“臭”。

味道还要甜咸,二词也可以从“味道”派生,还可以以“糖”tjay派生atjay表示“甜”。“甜”的反义词“苦”自然用utjay表示,省去了为之寻找词根的麻烦。“盐”tja派生的atja表示“咸”,utja表示其反义词“盐少味淡”。

6,“多”“少”,因为都是形容数量的,而“数量”为suy,所以,asuy即为“多”、usuy即为“少”;“早”“晚”是形容时间tv的,所以,atv是“早”、utv“晚”。

7,“大”“小”是形容形状的,“形状”为njq,所以,anjq为“大”、unjq为“小”。“完整”“破碎”同样以“形状”njq为根:vnjqdv完整、vnjqfoy破碎。

8,asay表示“阳光灿烂的”,apjq表示“云多”,agwv表示“有钱的”。反之,usay就是“乌云密布不见天日的”、upjq就是“晴空万里的”、ugwv就是“没钱的、贫穷”。

9,“高”“深”是形容词上fa、下djoy的,所以:afa高、ufa低、adjoy深、udja浅。这是非名词体词派生的形容词。

10,“安静”“嘈杂”是形容声音的,所以以“声音”fey为词根派生:afey安静、ufey嘈杂。

11,“难”“易”是形容词事情的,所以以“事情”piy为根派生:apiy容易、upiy困难。

12,形容时间极其短暂,可以以“秒”si为词根,用asi表示。而usi自然就是“长久”的意思了。

13,以所形容词对象和以最具所形容词性状者为词根,各有优劣长短,正好互补,不宜偏废;以对词义的提示、联想效果最佳为最高原则。

利用某事物某种性状突出的特点,我们可以创造出生动有趣的形容词来。比如,“凶猛”一词,词根非“兽”(地球村语定义为哺乳动物、爬行动物)zv莫属。azv即“凶猛”。其反义词形式uzv自然表示“温顺”。如果“变色龙”是根词或者派生词的话,以“变色龙”为词根,可以简单派生出表示善于伪装、爱搞突然袭击、难以防范这样复杂词义的形容词来;词义同样昭昭,起到一个比喻句的表达效果。“狐狸”在大自然里,是机敏多智的象征。如果“狐狸”是派生词,就可以从“狐狸”派生“机敏多智”。而狼追捕猎物极有耐心、不肯轻易放弃的性格,正好派生“坚忍不拔”。

14,“高尚”形容对象是道德,“勤快”形容对象是性格,根词总数不过486个,“道德”“性格”不是根词。但我们可以另辟蹊径,不轻易用派生体词为词根。比如上述形容词,因为都是形容人,所以完全可以以“人”lo为词根派生。

下面是非典型形容词:

1,“另外的、其他的”,词义与bje(其他人、其他物、其他事)相关,所以以之为根,派生为abje表示“另外的、其他的”。

2,“一起的、共同的”,词义与“集体”boy相关而有别,我们用aboy表示。其反义词“单独的”,自然用uboy表示。

3,“全部的”“一半的”“一些”“一点点的”,以代词“一切东西”dv、“一半东西”dju、“一些东西”fu、“一点点东西”ciy为词根,加a派生。所以,adv lo是“所有人、全部的人”。而udv自然就是“没有一个、没有一样”,所以“无人之处”译成地球村语就是:udvlocu,当然也可以翻译成iydalocu。其他如:adju lo一半人、afu lo一些人、aciy swe一点点水。

地球村语的名词不分可数不可数名词,一样通用。afu用于可数名词时,表示“至少两个”,如afu do是“几只杯子”的意思;用于不可数名词时,表示“至少有一些”的意思,如afu swe是“一些水”的意思。

形容词的反义词对子同样可以用简写形式合成新词,如azwa“美”和反义词uzwa“丑”合成时相同部分只须出现一次,读写成:auzwa,表示“美丑”,注意重音在u。

这样的合成词,词长大为缩短,词义也好理解。

形容词可以连用,表示程度加深,相当于非常怎么样。如afv afv表示“非常热”、ufv ufv表示“非常冷”。

汉语的典型形容词可以作谓语,英语的不行,得借助系动词be才能作表语,从而成为谓语部分。地球村语的典型形容词兼容两种表达习惯,所以,“Moy azwa.”“Moy eda azwa.”都是“月亮美”的意思,都是合法的句式。

地球村语的非典型形容词,只能作定语,典型形容词则语法功能颇多,可以作定语、谓语、宾语、状语、补语,还允许像名词一样直接作主语、接受定语修饰,如:azwa eda lq dil mu美是事物的性质,pjq dil azwa云之美。

地球村语的动词和典型形容词,都允许直接作主语或宾语,无须借用其他手段,就像体词那样(形容词作表语得借助动词eda)。这样,地球村语就不需要动名词等类似的设计,语法更加简单。

在自然语言中,有部分形容词不能接受程度副词修饰,而在另一些自然语言里能接受,比如颜色词“红”“黑”等。地球村语的形容词能不能接受程度副词修饰,看逻辑上能否理解。地球村语认为“很红”“不太黑”能够理解,所以划归典型形容词。

第七章副词

地球村语的副词,指以依附于动词、形容词、其他副词作状语为基本语法功能的词。

地球村语的副词,按词义可分5个小类:时间副词、次数副词、程度副词、语气副词和范围副词。

副词在构词法上,除了三个否定副词被赋予根词形式wv、wi、wa表示外,其他一律派生。派生副词一律以we、wiy、ja、jo、ju、jq+体词根词为专用形式。

下面逐类讲述副词的构词法。

一,程度副词

程度副词一律以“ja+体词根词”为专用形式。其中,ja为虚拟词根,表“程度副词”;体词根词借形为后缀。

程度副词分绝对程度副词和相对程度副词两类。

为了便于理解和记忆,绝对程度副词一律借用数词为后缀、以数词的从一到九表达程度的从高到低、以数词“0”表示程度为零,借形兼借义。于是有:jabo最,jaca极(程度仅轻于jabo),jade非常(程度仅轻于jaca),jafi很(程度仅轻于jade)、jagu中等程度(程度仅轻于jafi),jaljq略微(程度仅高于jamju)。兼形容范围),jamju一点也不、根本就不、完全不,程度为零、最低,相当于否定。

相对程度副词借用非数词的体词根词为后缀派生。如:jafu超,jatv太、过于,jagey更、jahi一样。

利用基数词表示频度,易懂易记,而且表义细腻。

地球村语以程度副词表示比较级,所以不另设形容词、副词的比较级。比如“更热”,表达为jagey afv;而jabo afa自然是“最高”、jahi afa就是“一样高”。

程度副词可以连用,如jaca jaca azwa xi,是“非常非常漂亮的孩子”的意思。

程度副词只能修饰形容词、副词和方位体词(如“极西”jacaco),本没有修饰名词的功能,但现在用程度副词修饰名词的现象越来越多。如“很男人”,译成地球村语就是jade zay或者jaca zay。地球村语将这一现象视为副词的活用。词类的活用,作为特例,地球村语允许存在。

二,次数副词

传统语法理论的频度副和重复副词词义都与次数相关,所以地球村语统称为“次数副词”。次数副词用ju为虚拟词根,表示“次数”。

为了便于理解和记忆,频度副词以数词为后缀,以数词的从十到零依次表达频度的从高到低,借形兼借义。所以,1,jupja表示频度最高、每次都、总是。2,juljq极频繁地。3,jukv频繁地。4,juhq经常。5,jugu表示频度中等,不算经常、但次数也不算太少。6,jufi,不经常。7,jude偶尔。8,juca极少。9,jubo几乎从不,难得一次。10,以数词“0”mju构成的jumju表示频度为零,从不。

重复副词:jusv又、再。如bo jusv bo是“一个又一个”的意思。

“次数”,当为表三根词。所以,“又一次”“多次”可用“又”“多”分别跟“一”“次数”构成短语,地球村语不另造新词。

三,时间副词

地球村语时间副词仅有“立即”“一直”“永远”“将要”等专用于附着于谓词的词,不包括可作主语的词,如ladja“今天”、djoydja“明天”,作为体词,本身就是作状语的词性,所以没有也不需要副词形式。正如体词都能作定语,但并不需要体词先转为形容词才能作定语一样。

时间副词一律以we为虚拟词根、表示“时间副词”tv,借体词根词为后缀派生。

举例:wezv正在;wete已经;wego曾经;wefo将要;wefi就要、马上要;weli立即;weloy永远;wega一直;webiy从来、向来。

副词里的体词根词,显然是借形,与原本的词义没有必然关系。但提倡尽量兼借其义。利用这一点,我们可以设计出了wete表示“过去”te相关的最高频副词“已经”、wefo表示与“将来”fo相关的最高频副词“将要”。

时间副词往往跟事情所处阶段或者状态相关,即跟所谓的“时态”相关。

关于时态,学者们著述极丰,无论中外。然而,理论都极其复杂艰深,用法也繁杂细碎灵活,让习得者痛苦不堪。为此,地球村语不提“时态”,也不需要这个概念,掌握时间体词和时间副词就行了。

例句:

Xuta azwa.她漂亮。

Xuta azwa?她漂亮吗?(疑问句,语序不变,句末用升调。在文字上则句末用问号表示)。

Xuta wego azwa.她曾经漂亮。(潜台词:现在不漂亮了)

Xuta wega vrv zecu zeafu dja.这些日子她一直住这里。(如果译成英语,用一般现在时,表达时间的介宾短语和时间副词“一直”wega都可以省略:She lives here.)

Zayta wezv egwa.他正在说话(陈述句)。

Zayta wezv egwa?他正在说话吗?(疑问句)

Zayta wete ezu.他已经走了。

Zayta wezv egwa fadja zetv.他昨天这时时候正在说话。

Zayta wete eko djoydja zetv.他明天这时时候已经吃了。

Zayta wezv egwa djoydja zetv.他明天这时候正在说话。

Zayta wefo egwa.他将要说话。

Zayta wefi egwa.他就要说话了。

在语境中,彼此都知道的时间背景,可以省略不说。比如上面的例句“Xuta azwa.她漂亮。”,时间词la就省略了。

要强调事情对说话时仍有影响,用wete“已经”;要强调事情对说话时已无影响,用wego“曾经”,说明事情已经结束,成为过去,现在情况完全不同了。如:Mi wego eha mjq。我曾经喜欢猫。潜台词是:现在不喜欢了,喜欢猫的事已成历史。 而Mi wete eha ze mjq。我已经喜欢这只猫了。潜台词是:现在仍然喜欢。这就是时态所谓的“事情对说话时的影响”的具体含义。

时态也可以不用时间副词表达。如:Ta djoydja eko.他明天吃。句子就没有用时间副词wefo“将要”或者wefi“即将”。但因为有了时间体词djoydja“明天”,所以时态很明确,就是将来时。

时间体词省略,可以是承前省,也可以是蒙后省。

时间副词的不足之处是:都是双音节词,与高频的时间副词所要求的简洁不相称。为此,地球村语提供了后缀形式,代行三个最高频时间副词之责:1,jay,义同wezv“正在”。2,je,义同wete“已经”“了”;3,wo,义同wego“曾经”“过”。jay、je、wo,地球村语一直未用于根词,是专门预留给时间后缀的。

有了三个时间后缀,时态的表达也可以简洁下来。而且,同时兼容了以后缀表达时态的用法,使得不同母语的人可以选择自然习惯的表达方式。

例句:1,Zayta weli ezuje.他立即走了。(他现在可能仍然在走,也可能到了地方不再在走了。——已发生事情对说话时的影响犹在)

2,Xuta ekowo.她曾经吃过。(打那以后倒是没有再吃过)

3,Mi ezujay.我正在走。

4,Mi edawo ba.我曾经是父亲。(潜台词是:现在不是了。这个句子是婉约说法,意思是说孩子没了)

5,Mi ekoje.我吃了。

7,Mi ekowo.我曾经吃过。

汉语“吃了”“着”“了”“过”用法复杂,不要等同于地球村语的jay、je、wo。

其中难点是je、wo语用方面的区别。二者都表示事情已经结束,但wo还包含事情对说话时已经毫无影响的意思,而je用于事情虽已结束但影响犹在的场合。再比较一次:

Ze lo iyzuje Nisv.这个人去日本了。(这个人去日本可以确定,但此时此人是还在去日本的路上、还是已在日本,不明确)

Ze lo iyzuwo Nisv.这个人去过日本。(这个人早到过日本,并且现在已经不在日本了)

英语的时态是动词谓语特有的形态变化。地球村语因为时间副词可以修饰形容词,形容词可以直接作谓语,所以,与英语区别大,近于汉语。“他高了一个头”“叶子黄了”“人老了”“菜凉了”“这姑娘胖了一圈”,里面的“高了”“黄了”是“变高了”“变黄了”的意思。例句:

Mja azwayje.叶子黄了。

Mja azwayjay.叶子正在变黄。

Mja azwaywo,la jusv bjoyje.叶子黄过,现在又绿了。

Hwa areje,mja abjoyje.花红了,叶子绿了。

Cay ufvje.菜凉了。

时间后缀、时间副词由于表达的意思相同,所以用一个就行了。如果为了强调时态,也可以两个都用:Mja wezv azwayjay.叶子正在变黄。

四,语气副词。

这是专门用来表达说话人主观感受的副词。比如:终于、也、不、大概、可能。

语气副词以jq为虚拟词根,表示“语气副词”、借用体词根词为后缀派生。如:jqxo须要、jqka必须、jqme可能、jqpq大约、jqday应当。例句:

Noy jqxo ezu.你得走。

Jqme xi eha njuro.可能孩子喜欢牛肉。

Xi jqme eha njuro.孩子可能喜欢牛肉。(两个句子意思一样,仅语气副词位置不同)

否定副词表达否定,否定也是语气,所以地球村语将否定附记视为语气副词的一个小类。

地球村语设计了三个否定副词wv、wi、wa,各有专用。鉴于否定副词系极高频词,我们特别赋予其根词形式。

1,wv,这个否定词有两个用法。A,专用于eda以外的动词前,表陈述。如eko是“吃”,那么,“没吃”就是wv eko。B,用于形容词前,表示“没有变得(怎样)”。如afv是“热”,所以wv afv就是“没有变热”的意思。ariy是“香”,所以Ze cv wv ariy就是“这菜没变香”的意思。Ze hwa wv are.自然就是“这花没变红”的意思。

“有”是ayda,所以其否定式“没有”即wv ayda,等值于iyda。

2,wi,这个否定词也有两个用法。A,用于动词“是”eda、形容词、副词前时,专表示判断。如eda是“是”,所以“不是”就是wi eda,等值于qda。afv是“热”,所以“不热”就是wi afv。jafi是“很”,所以,“不很热”表达为wi jafi afv。而jafi wi afv就是“很不热”。B,用于动词前,表示意愿。如eko是“吃”,“不吃”就是wi eko。ezu是“走”,所以“不走”就表达为wi ezu。再如:wi abiy wi afv不冷不热、wi ufv wi afv不冷不热、wi af wi djoy不上不下(方位词可接受否定词修饰,其他不行)、wi afa wi adjoy不高不低。

Wv ezu(没走)与 wi ezu(不走)、 wv eko(没吃)与 wi eko(不吃)的区别相信大家能够理解。

在自然语言当中,“不是”经常省略为“不”,如“你是博士?”可答“不”,等值于“不是”。回答“没有如何”经常省略宾语只答“没有”,如“你有笔吗?”可简单回答一个否定副词“没有”。这两种用法地球村语也引入进来。由于这是省略用法,所以选用哪一个否定词,由其完整形式决定。例如:

问:Ze eda ge?这是金属吗?

答:wi.不。(相当于“不是”。由于“不是”的完整形式,短语是wi eda,派生词是qda,所以,回答既可以是完整形式的qda(不是),也可以是省略形式的wi,但不能是wv。)

问:Noy ayda bi?你有笔吗?

答:Wv.没有。(为“没有”wv ayda的省略形式。当然也可以使用动词“没有”iyda来回答。)

要注意的是,这种省略仅用于回答问题。Ze wi eda ge.(这不是金属)不能省略为Ze wi ge。同样,Noy wv ayda bi,(你没有笔)不能省略为Noy wv bi。动词“不是”的词形式是qda,动词“没有”的词形式是iyda,不能将qda跟wi、将iyda跟wv搞混了:一是副词,一是动词。地球村语不允许兼类,以使语法结构清晰、方便理解。

英语的否定副词兼动词,如Not me.“不是我”,地球村语严禁这种用法。英语这种用法的起因,是为了表达简洁。为此,地球村语已为此设计了动词“不是”qda,同样可以简洁地表达为:qda mi(不是我)。

“并非能吃的都是营养。”这个“并非”义同“不是”,是动词、作谓语,后面的子句作宾语,所以“并非”不是副词,地球村语用qda表示。

3,way,这个否定副词表示的禁止语气,相当于汉语的“不要、别”。wv ezu是“没有走”、 wi ezu是“不走”,way ezu则是“别走”。

五,范围副词。

范围副词一律以jo为专用前缀,以体词为根。

副词“都”,与“一切”dv词义相关而有别,用jodv表示。所以,adv lo jodv ezuje是“所有人都走了”。

副词jodju由dju(半数东西)而来,jodju lo是“半数的人”的意思,jodju abiy jodju afv是“半冷半热”。

副词“一点点地、略微地”,词义与ciy“极少量的东西”相近,我们以之为根,用jociy表示;专用于表示范围,与表示程度的jaljq区别开来。汉语都用“略微”表示,不分范围与程度,地球村语分成两个词。jociy ezu是“一点一点地走”的意思。

汉语副词“总共”,地球村语由形容词“总的”加状语标记词表达。

地点副词如“向上”“向东”等,地球村语或以介宾短语表达,或以方位词直接与动词合成来表达,不另设副词形式。“动词”一章已有例子:faezu向上走、ezufa走上。

地点体词“这里”,地球村语用代词“这”ze和名词“地方”cu合成的zecu表示。合成词在地球村语是不能作词根派生新词的,所以它们不可能有副词形式。而且,时间地点体词本身有作状语的词性,所以也不需要副词形式。

传统的疑问副词地球村语归入代词了。传统的关系副词,地球村语不设;传统完成时的副词,地球村语归入时间副词了;表顺序的副词,地球村语用数词表达;地球村语没有连接副词,相应的功能由别的词类承担。

英语的副词当中,最多的是方式副词。方式副词多由形容词而来。有鉴于此,地球村语不设方式副词,形容词作状语时,加状语标记词lil即可。如Xi afiy lil ekojay su(孩子正在安静地看书。),afey本是形容词“安静”,现在作状语了,所以,后面用了lil。

地球村语的形容词作状语,词义一律保持不变。如果没有相应词义的形容词,用短语或另造一个形容词出来,不允许单造一个没有形容词为词根的方式副词出来。

比如汉语有副词“亲自”,没有同义形容词,地球村语也不另造副词,直接以代词“自己”zi表示。“他亲自去”就是“他自己去”的意思,逻辑意义一样。虽然语气有轻重之别,但这可以通过地球村语特别设计的逻辑重音标记词来表达。详语法词一章。

在自然语言里,动词、形容词存在词性转换的活用现象,体词也可能活用为动词或者形容词。对此,地球村语的处理方法是:按所转换的词类用法使用就是了,无须改变词形,也无须使用任何手段,直接用如其他词类即可,毕竟这是偶然的词性活用现象。

比如体词活用为形容词,直接前加程度副词修饰即可。如汉语的“很man”“很男人”,译成地球村语则为jaca zay或者jade zay。

体词活用为动词,同样简单,用如动词即可,比如直接使用时间副词修饰。例子:Ta babaje.直译:他“爸爸”了。意译:他做爸爸了。

动词活用为形容词一样,用如形容词即可。比如:jaca edjq.直译:很飞。(不知所云。这里是示例。)

以上三种用法都是不规范的。如果能理解,则算是词类的活用,允许使用。如上面的jaca zay或者jade zay,即属可理解者。

“活用”,是一种临时性的词性转换。如果一个词获得了稳定的其他词类词性,应当赋予其合乎身份的形式,即能够体现词性的形式。比如“很男人”jaca zay被广泛使用的话,可新设计一个形容词比如azay为其正式表达方式,表示“富有男人味”的意思。这才是其合法形式。此后,jaca zay这种用法应当废弃。

副词的活用现象,不仅出现在上面说过的修饰名词上,而且还偶尔活用为形容词直接修饰体词,如“永远的青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