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开缓缓归(叁)

【羊脂玉的气质水墨画的留白】

  楚以陌打开衣柜,里面准备了睡衣,还有卡通图案的家居服。楚以陌将自己带来的衣服展平,一件一件挂到衣柜里。

   楚以陌换下了自己身上皱巴巴的连衣裙,想再找一件白色的衣衫穿,却没有。妈妈说女孩子就应该穿色彩缤纷的衣裙 所以极少给她买白色的衣服。

 楚以陌想了一下,拿出一只精致的礼盒,里面是一件月白色的旗袍,裙摆上绣了一株米色的莲瓣兰。这件旗袍是去年生日时,妈妈亲手给她做的,上面的兰花也是妈妈一针一线绣上去的,楚以陌一直都好好地收着舍不得穿。

     姚淑敲了敲房门:“陌陌,可以吃饭了。”

    “好。”楚以陌换好衣服,下了楼。

  杜修睿看到从楼上缓缓走下来的女孩子,月白的针织旗袍,一头如瀑的黑发垂在身后,像是穿越时空而来的人。很久之后,说起两个人的初见,杜修睿说:“当时我就想到了一句歌词,用来形容你是再合适不过的——羊脂玉的气质,水墨画的留白。”

   凌凯指着自己身侧的位置说道:“陌陌,你坐这里。”

 楚以陌依言坐到那个位置上,凌凯说:“好了,开饭吧。”

   楚以陌垂首吃饭,只听凌凯说:“修睿,陌陌以后也在青藤中学上课,在学校麻烦你照顾一下她。”

     “凌叔叔,你放心吧,没问题的。”杜修睿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女孩子,像是工笔画里走出来的仕女一般,纤尘不染的。她用餐的时候很有规矩,不难看出从小就受过良好的家教。

 “陌陌,你在学校遇到什么困难,可以找修睿帮忙。”凌凯又嘱咐以陌。

    楚以陌冲杜修睿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凌薇薇本来对楚以陌也没有什么好恶,但是忽然有一种本来属于她的东西要被一样一样抢走的危机感,再看楚以陌的时候,眼神凉凉的。

  虽然楚以陌一直知道自己有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今天却是第一次见凌薇薇。算起来,她应该比自己小三岁,模样像是芭比娃娃的真人版一样,非常漂亮。只不过,她似乎不太喜欢自己。

   也很自然,没有人会伸出双手拥抱一个忽然闯入自己生活的陌生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