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终

        是很久很久没有去写东西了。

        最近一直感觉心里空了,有一块塌陷下去了,每过一次就被绊个趔趄,惶恐归惶恐,又接着日复一日地打转。

        绝不似初高中的光景了,总惜着看书的时候,能觉得那是一种放松,让自己偷闲的,也算是阳关大道,反是成了一种任务,让自己心里去踏实些,有了目的的,或者希望能谈吐的更有魅力?去让自己去读。

        会事倍功半吧。

        我不去说快餐文化,或者电子浏览有多不好,也不去标榜读书多崇高,就是觉得挺慌乱的,丢掉了我从小带大的一个技能,比失去很多思想里占比很大的东西要更难受,觉得有天如果脊柱以下都瘫痪了,或者比不上这样的严重,也觉得不相上下了。圆桌派说一代人又一代人消费文化的方式。有归有,但也不能太草率,黄钟瓦釜比喻怕是欠妥当,书还是要读的。

        前天晚上昨天凌晨,泰城下雨了,还有昨天稀稀落落断断续续的雨。把今天的天刮得像是画家笔下的清亮。

        没有以前过的细腻了,从脑子里,而不是生理上。现在遇到什么都是敷衍了,底心里见怪不怪,以前每遇上草长莺飞,皑皑白雪,恰能赶逢花落知多少,无腔信口吹,就觉得一定要去记下来,用顶华丽的辞藻,去慢慢摹下来,否则就感觉负了这,有点像全为自己出现的那样。

        作为一篇总结,也作为对明天开始的希冀,愿能活的像自己,也愿能努力过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