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二十年后看自己

96
叶叶萌儿
2017.08.06 22:33* 字数 1010
图片来自网络

我时常觉得现时的自己有时候活的过于狭隘。好像很多时候看到的只是眼前短暂的苟且。为何常有此感?

就拿工作这件事情来说吧。遇到一个不会做人的领导,时常会搅得自己心烦好几天,甚至长达一周。

往后继续百般刁难,那么一提起他,火气便涌上来了。

就像我自己在工作的第二年,遇到了一个很喜欢在我的面前说其他同事坏话的领导,她跟我说某某同事跟她说我哪里哪里做的不好,某某又跟她说我哪里哪里显得非常高傲......让我觉得似乎我日常接触到的人背地里都对我有着极大的意见,表面上的和气都是虚假的。

后来,待我观察了一阵以后,发现这个其实是那位领导所谓高明的管理方法,她在任何人的背后都要假以他人之口,说出自己的诽谤。

在看出她是这样子的人之后,每每耳闻到她又在其他同事的面前诽谤我的时候,我就气得直冒烟。

时常觉得人生怎么这么悲哀啊,来到一个勾心斗角的小单位,遇到一帮鬼一样的同事。

心情时常低落。

这几日,读罢一些民国时期的作品,尤其是胡适先生的《人生有何意义》,对其中的一段话记忆尤甚:人生的意义不在于何以有生,而在于自己怎样生活。你若情愿把这六尺之躯葬送在白昼做梦之上,那就是你这一生的意义。你若发愤振作起来,决心去寻求生命的意义,去创造自己的生命的意义,那么,你活一日便有一日的意义,做一事便添一事的意义,生命无穷,生命的意义也无穷了。总之,生命本没有意义,你要给它什么意义,它就有什么意义。

仿佛这是一个过了这把年纪的老人家回头凝望时告诉你的一些思索。

而自己还没过了这把年纪,所以还耿耿于怀。

实是活的太过狭隘。

那么,如何方可看的开阔呢?

站在以后,十年,二十年,甚至八十岁的时候看现时的自己。

我想都是不错的一种方法。

站在二十年后来看现时的自己,我可能早已经回忆不起他们大部分人的名字了吧。所留下的该是些非常模糊的面孔、模糊的事情吧。

大部分的喜怒哀乐已经被岁月冲淡,只留下片甲的记忆。

那么这片甲的记忆是要忆起这样一个没品的领导在玩弄权术吗?是要忆起自己在她的当面鼓背后锣中活的愤愤不平吗?

这也未免太抬举她了吧。像这样子的领导何必太放在心上,她玩任她玩,我且过活自己的生活。思考那些有趣的问题罢!

二十年后,我会感概,和她也只是擦身而过,那短暂的岁月里,未免过于认真,过于将其放在心上。

这不是我生命的意义。

活一日便有一日的意义,做一事便添一事的意义。带着一两个有趣的问题,在下班的日子里尽兴地研究,方才是有些意义的。

而过多地把这个恶之人放于心中,想必是对生活的大不敬。

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