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企十年——写在前面的话(一)

犹豫了很久,我才决定写下下面的文字:

过去十年,“中央企业”是一个金灿灿的品牌,是共和国的长子、中国的名片,是多少大学生从象牙塔出来之后寄希望委身的“体制内”,每个人都是这样认识他的:他们代表着中国资本,在国际上叱咤风云,大举收购各类企业与资源,是中国企业的标杆与榜样,更是希望;他有着“体制内”的光环,每一个领导和职员都有对应的级别,所谓的“正式员工”几乎等同于打不破得金饭碗,却又比公务员高得多的工资,同时又不需要经过像公务员那样的层层考试筛查才能进去;100多家央企等同于100多个行业,他的企业标准就是行业标准,他创造了一个有一个的奇迹,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大庆”、“酒泉、西昌”等奇迹诞生处仅仅是央企的二级企业甚至更低级别的企业,企业的领导人吼三吼,中国肯定要抖三抖……

我就是怀着这样的憧憬进入了中央企业,并在里面供职了整整10年,,26岁-35岁,这是一个人最灿烂的十年,那时我刚刚从T大毕业,带着无比璀璨的光环,无论体力精力还是学识都自认为超群。

我天性并不是一个安分的人,10年间我待过三个央企,既在集团总部工作过,又在央企的上市公司工作过,也曾在项目上战天斗地过,在工作短短6年内从一个懵懂的大学生到企业里最年轻的“副处级”干部、“副总经理”,某种意义上将我是一个成功者,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做到了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平民百姓所能在央企里做到的最高级别,参与了很多重大项目;然而在供职不到10年后,我又被迫离开央企,并且对中央企业与自己的事业发展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这种意义上讲我又是个失败者,我没有央企人所倡导的“几十年如一日”、“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不平凡的业绩”等等所倡导精神的任性与耐性,在央企这样一个大的舞台上,我太着急,太不注重各种平衡和策略,其实更多地是不愿意看到他和自己都在如此缓慢地发展,最终导致自己彻底离开。

央企是一个奇怪的综合体:一方面人才奇缺,真的是奇缺,选对人永远是一个企业发展的第一准则;另外一方面很多有才华的人蹲守在一个默默无闻的岗位,且不说有没有浪费才华,就是连普通的上位机会也许都没有;再者各个层级的岗位上都充斥着行尸走肉,说十句话没有一句能到点子上。

央企里面的很多员工也是矛盾体:一方面自己受过良好的教育,曾经有过一技之长,也曾有过无比宏大的志愿和梦想;但是待了一段时间之后,无论真的假的,一律宣称自己不在乎任何的职位和金钱,一律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就像是契科夫套子里的人一样,但是真的不在乎吗?真的是很在乎,不信你把他们调离一个岗位或者降职试试。当过了十年以上,这些人就才华不在,变成了尸位素餐的面具,而一旦因为各种原因离开,又焕发了青春。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呢?

很多央企表面上是时代的标杆,占据着最显赫的位置,他里面的个别人(仅仅是个别人)有着普通人难以企及的才智和能力。但是作为一个整体,他又大大地落后于时代,基层员工尤其保守,很难想象在改革开放将近四十年后,还有很多人迷恋“铁饭碗”、“接班”、“解决子女上学就业”等等只有在怀旧电视剧里能看到的桥段。他里面的很多员工离开央企这个大环境,就不会再有任何的生存能力,他们迷恋企业或者说国家会管理他们的一切,生老病死,因此在遇到任何不确定因素的时候,宁可选择静坐上访也不会去考虑如何面对现实找寻出路。

很可惜,很多东西只是幻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