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的一天

1

幸初很吃力地把老旧的书柜移开一点宽度,一股子霉味儿扑面而来,书柜上朱红色的漆掉得稀稀拉拉的,一条一条就像是脱了齿的木梳刷上去似的——一看就是个颇有年代的“老古董”了。

幸初蹲下身,捋起袖子,把细瘦的胳膊伸进那窄窄的空间,在地上瞎摸着刚刚掉进去的一本书,这个书柜自从买来后就再也没有挪开过,可想而知这背后早已是一层厚重的灰尘,幸初倒是不怕,只管一只手抵着书柜另一只手在灰尘中找寻着书本。其实幸初本不是个多爱看书的人,但远离嘉明之后的生活实在有些无聊,只能拿书填补那些没有娱乐生活的夜晚。书柜最上层没有放任何东西,中间两层没有什么章法地架着厚薄不一的书,最左边还放着一瓶香水,瓶子是淡淡的紫色,是去年过年的时候嘉明在大雪里塞给她的礼物,是她最喜欢的香味。

“嗳?”幸初好像感觉到了书本的边缘,便使劲地把胳膊再往里面伸一点,只露在外面半个肩膀。她的动作有些大了,书柜隐隐有些摇摇晃晃,香水瓶正一点一点地往外挪,可是她却浑然不觉,下一秒就从架子上滚下来,吧嗒一声摔碎了,香水的味道在屋子里放肆地溢开。幸初愣了片刻,叹了口气,没有站起来,她干脆把书柜又使劲地搬开一点,发现书本赫然躺在自己的手边。

幸初拍了拍书本上的尘埃,用尽全身的力气把书柜推回了原位,然后坐在原地喘了几口气。在她的印象里,几年前和嘉明一起把书柜抬上阁楼的时候,好像还没有这么沉重,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是自己变老了的缘故,还是这柜子上的书实在是太多。

幸初扶着膝盖站起身来,把香水瓶的大碎片捡了起来,放在桌上,瓶底残余的一点香水还在晃荡着,阳光透过破碎的瓶口,折射出七彩的颜色。

香水的味道融在空气里,反倒愈来愈浓。


2

夜幕挂下来。冷风刮过脸庞。大街上人来人往。

章幸初低着头把脸埋入围巾,混迹在人群里,往香锅店的方向走去。

也就是个再平常不过的一天。

她在靠窗的位子坐下来,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车辆,看着年轻的男孩女孩们嬉笑打闹,看着路口的红绿灯由红变绿然后再变成扎眼的红。章幸初托着腮帮一动不动,黑溜溜的眼睛里倒映着这座城市的灯红酒绿,可惜都与她无关。

邻桌坐着一对安静的情侣,他们沉默着夹菜,各自低着头玩手机,偶尔搭两句话,彼此露出微微的柔情。窄窄的过道就像一条极细的分割线,分开了世界的两端,一边是春风拂浪,另一边是秋意萧萧。

她打开了一罐啤酒,猛地灌了自己一口,冰凉的液体让她打了一个哆嗦。手机屏幕亮了一下,幸初侧过头去看,“幸初,我去上班了。记得早点休息。”是程嘉明的信息。她迅速地回了一个“嗯”,然后把手机揣进了兜里。

这边的黑夜,是那边的白天。

她觉得自己是应该骄傲的,有一个上进优秀又不嫌弃自己的男友,自己帮不上他什么,能做的只有支持他的选择,和守着一颗等待的心。想到这里,幸初露出一个复杂的苦笑。自从三年前嘉明出国进修以来,他们只见过寥寥的两次,都是在冬天,时间过得真快,幸初觉得他俩分开了几个世纪,但想起来好像又是昨天才发生的事情。

程嘉明说的“早安“,是幸初的”晚安“。


其实幸初早已经习惯了,她早已习惯了在深夜一个人睡去,习惯了在早晚高峰的电车里被挤得死去活来,习惯了感到寒冷的时候自己捂在被子里给自己取暖,她习惯了一切,一直认为自己很坚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突然就难过起来,一股复杂的悲伤就像沸腾的开水,克制不住马上就要溢出来,鼻腔里充斥着满腹的委屈,轻易地就堵住了呼吸。她抽出一张纸,装作被酒精呛到的样子,一边咳嗽着流泪一边胡乱地擦着鼻涕。

“我只是想要你坐在我身边,陪着我喝两口酒。你离开太久了,我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可是一想起你来,我就好难受。“

终究是距离太遥远,思念太呛人。

3

章幸初感觉自己飘摇得就像一片云。

一摇一摆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幸初回到家,一头栽倒在床上,她梦到自己真的变成了一片轻飘飘的云,远离了喧闹的人群,飞到了高高的天空,离地面越来越远,离月亮越来越近,她跨越了太平洋,跨越了层层的云雾和鸟群,在嘉明的窗边静悄悄地落下,化成一滩清晨的雨。

月亮高高挂起,桌上还摆着下午打碎的香水瓶,装出一副不经意的样子,却隐隐飘散着一股子专情。


床边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是程嘉明发来的信息——

——“幸初,过两天我就回来看你。“

——“晚安。爱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外婆和我坐在老宅的墙角孵太阳,午后的初夏安静,除去靠在里间床头的外公,“妹啊妹”地哼着他那四五十年代的曲子。 歌词...
    木孑孑lonelee阅读 1,694评论 23 62
  • 武侠元素 武侠元素可以分为核心武侠元素和泛武侠元素两大类。 核心元素就是武和侠。武是躯壳,侠是灵魂。武就是武功,有...
    森林餐馆阅读 165评论 0 0
  • 都说4月5月是共青团的忙碌小四月大五月,今年的这种改革高压确实让我不适应。 这一段时间来我甚至...
    车前小草阅读 23评论 0 0
  • 1. “妈的,终于落单了。”张伟一口抽完嘴里的烟,两根指头掐着烟头扔在脚底下,脚底用力一扭踩灭了余火,从角落里往外...
    陈梦书阅读 5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