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敬从来不会晚

最近一直在山西右玉跟组拍戏。我们剧组住的是大洋宾馆。我们平时习惯把大洋宾馆简称为大洋。附近没有什么大的超市,平时收工后就有些累了,所以一般的零食什么的就在附近买也懒得去很远的大超市了。

连拍了几天戏偶尔也会放个假。今天组里给放了假,于是我趁着放假去比较远的大超市采购了一番。

本打算买完东西回来看下电影《羞羞的铁拳》这一天也就过去了,这样过的似乎也没太大意义。没想到一个意外的偶遇让我觉得今天没有白过。

买完东西我匆匆的赶回大洋,从超市到我们宾馆还是很远的。走到大洋附近时,我远远看到大洋宾馆前面的大马路中间站着一位老大爷左手拄着拐慢吞吞的往前走了两步,然后四处张望。这条马路上经常有拉煤的拖挂车穿过,一辆大拖挂车从后面开过来在逆行道上远远的躲过老大爷疾驰而过。

一看老大爷就是腿脚不便,而且又站在马路中间,我当时很担心,在这零下几度的气温下老人家如果没人管到晚上零下十几度肯定会出事的。我走近了些望着他,老大爷也看到了我,嘴里含含糊糊的和我说着什么,于是我走到跟前问他要去哪儿。老大爷个子矮小,身体也颤颤巍巍的,褶皱的右手紧紧的抓住我左胳膊的袖子说着我听不懂也听不清的本地话。

本来山西右玉话我能听出一些的,只不过老大爷说的含糊,所以我几乎是听不懂任何意思了,只能模糊的听他说出好像是“养老院”,还有“叫个车捎一下”这样的词。我把刚刚买的东西交到右手,左臂驾着,这样他抓着我胳膊可以站稳。我问他是不是去养老院,是不是在前面,他也含含糊糊。我不知如何是好,老大爷哎呀哎呀的很无助的样子,好像是冻的,也好像是愁得,而且还走了不少的路看着好可怜。

老大爷流着鼻涕,用手擦一下鼻涕然后又抓住我的袖子,我也顾不上这些了。我搀着老大爷往路边靠这样会安全些,然后期盼着能有个当地人在这儿经过时让他们帮忙问一下老大爷家在哪里,我想办法把他送回养老院或者家里。几辆汽车和电动车经过后,我看到一位妇女骑电动车经过。

“你好,你能不能帮我问问他住哪儿,他说话我听不懂......”那个妇女骑着电动车漠然的看着我,从我面前离开了......

我也很无助,我跟老大爷说在这等会儿。我看看能不能找个本地人好问清楚老大爷要去哪儿,同时我也担心等的时间太长了老大爷会冻坏。就这样纠结着.....

大洋门口停着一辆快递员的带小房子的三轮车。刚刚那个快递员进了大洋,我估摸着他快出来了,或许可以问问他,一般小县城的快递员都会是本地的。

我搀着老大爷走到快递车旁边。等了一会儿,终于看到快递员从宾馆的旋转玻璃门在往外走。快递员来到车旁,我让他帮忙用本地话问老大爷是不是要去养老院,听老大爷的意思应该是去养老院的。我又问快递员养老院的位置,他告诉我就在南边十字路口转盘附近。

幸亏还不太远,不过让老大爷走过去还是比较辛苦的,我说干脆打个车吧。我拿出手机打了出租车的电话。

“您拨打的用户正忙...”

如果等车的话估计要等一会儿,在这儿等着也挺冷的。想了想,我还是搀着老大爷往那边走吧,这样等也不是办法。我把左手架在老大爷右腋下,想这样搀着走,但老大爷手是露着的,这样走一路手肯定会凉。于是我把自己的左手和老大爷的右手十指相扣,然后小臂架在老大爷的腋下,这样能保证他的手不会太冷,我还能扶稳他。

我搀着他慢慢往前走,偶尔会想起自己的爷爷。老年人的老态龙钟我早已见惯,因为我从小是和爷爷一起长大的。

爷爷把我从小拉扯大,后来我照顾爷爷多年。在我们村里人看来,我已经很尽孝了。我的一个大娘就曾经说过我“仁义”,爷孙俩一老一少生活的艰难别人无法体会,但大娘的一句“仁义”却给了我足够的安慰。

虽然如此,在爷爷走的那一刻我还是觉得自己没有尽孝,这也成了我一生的遗憾。

或许有人担心我就不怕老大爷出个意外讹上我吗。其实我也怕老大爷出意外,这么冷的天谁也保不住,但是我又一想,尽人事听天命吧,至少我现在做的事情让我感到心安。

走了一会儿,我的左手也有些凉了,但是我不能松手,我如果松手,他的手会更凉。

路上偶尔有行人经过,我看到有个中年人好像是送货的进了门市,我们走到那个门市附近时他正好出来了,我赶紧请他帮忙。

“你好,你知道养老院在哪儿吗”

那个人没有理会转身去了附近别的门市。不知是他真的忙还是怎的。我心里似乎有说不出来的滋味,只不过我一心要找养老院没来的及去感受内心的这种滋味。没得到回应弄得我倒有点尴尬,好像我打扰了别人。

我们继续往前走,老大爷好像走的有点累了。我听他含含糊糊的好像说“关节炎”,好像还说“打车”,我也着急,前面不远了,而且这附近打不到车,只能再坚持一下了。我们稍微停了一下继续往前走。

路上有经过的老大爷,我就问他们,他们告诉我养老院就在前面。也有好奇的,我就跟他们解释是在大洋前面的马路上遇到的。

这一路不远,但我似乎看出了些深远的东西。中年人似乎都忙着自己的事情无暇顾及一个老人身上发生的事,甚至唯恐避之而不及,而老年人却都很热心肠帮忙指路。我想这些中年人过不了一二十年也会变成老人,到那时如果别人对他们也是视而不见,那时他们会是什么感受呢?

费了很大力终于到了养老院。透过门房的小窗户我看到里面像是有人的。我敲了敲门,从里面走出一个戴着帽子的面容和蔼的大爷。

“你好,这里是养老院吗”

“是的”

“他是你们这儿的吗,你认识他吗”

“不是我们这儿的”

我跟门房大爷解释了怎么遇上的,然后请他帮忙用本地话问问老爷子是哪儿的。他也没问清楚,估计老大爷有些糊涂了,有些事说不太清。门房大爷说帮忙打电话给问问。原来县城有三个养老院,他不是这个养老院的,估计就是别的养老院的。这样一来我就放心了,是养老院的就好办了,如果是从家了出来的就不好找了。

这时从院子里走出一个个高一点的大爷。他认识这个老大爷,然后他给认识的那个养老院打了电话。门房大爷给安排了房间暂时休息,等着另一个养老院的人来接。我把老大爷搀进屋,老大爷终于不用挨冻了,我也安心了。

养老院的房间温度正好,还有热炕。老大爷上了热炕,养老院的其他老人也过来问东问西。问老大爷怎么出来的,叫什么名字。老大爷含含糊糊的回答着。又问我做什么的,怎么遇上的,我也一一回答。

没多久老大爷自己养老院的人来接了。他们也很意外。问他怎么出来的,他只会回答“坐席”。估计是坐席完后下车下错了地方。

送走老大爷天已经渐黑。

我在想如果今天我走到大洋这里没有管的话会怎样?真的很难想象。这大冬天的,老人走不了多久就会走不动的,不知会不会倒在马路中间,这马路上来回跑得有很多大货车,而且车速很快,老人很容易出现不测的。

如果老人走到别的地方又会怎样?越到晚上路上行人越少,老人或许会被冻死在一旁。如果能遇上好心人收留还算好,可是谁会收留?

老人如果出了意外,养老院会承担很大责任。如果老人有家人,老人的家人或许又会和养老院有一场官司。

无论是什么结果都会让人后怕。

这么晚了,我也不想说别的,只希望我们遇上类似的情况能多帮一把就多帮一把吧,我们都有老去的一天,人老的时候真的很可怜。

伸一把手给老人一份温暖,举手之劳温暖的不止你我,还有每个家庭,整个社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前几天在手机里看新闻,我轻描淡写的对正吃早餐的母亲说:“那个莲花味精有新闻说是要倒闭转型了!” 母亲很是惊讶,她忍...
    青玉0502阅读 44评论 0 0
  • for循环遍历 enumerateObjectsUsingBlock遍历
    考拉小姐_zzzZZZ阅读 52评论 0 0
  • 032|资本和人才,哪一个更重要? 刘润 2016年11月7日 概念:合伙人制度 合伙人制度,就是分享而不是独享公...
    兰海萍阅读 77评论 0 0
  • 01 在西点军校,入学的第一课就是:不要拖延,立即行动!有多人人,信誓旦旦地下定决心,等到第二天醒来,就有昨天的豪...
    慕新阳阅读 108评论 2 15
  • 深闺已知秋时节, 燕自回时春发时。 愁绪游子远行客, 归处二月料峭时。
    空城锦阅读 2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