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因(上)

墨漪又开始喝咖啡了。

无论是蓝山,还是拿铁,还是摩卡,甚至连他原来一点也不喜欢的苦哈哈的美式咖啡,他都来者不拒。

咖啡因真的很醉人,比起让人头痛欲裂的酒精来说,它更得墨漪的欢心。

原因吗?

墨漪看着窗外的夜景,城市的夜晚喧闹非凡,灯红酒绿的街道和来往密集的路人,都是过路人,匆匆的寻找着什么。

玻璃窗上倒映着他那比寻常女生还要好看的面容,银白色的双瞳仿佛无情无欲。

无情无欲?呵。

他低头看了看无名指上套着的素面银戒。

内环刻着一个“榭”。

墨漪无意识的摩挲着戒指,有些微凉的手感,而手机躺在手边冷冰冰的如同冰块。

没有来电,也没有短信。

漠榭,你去哪了?

无声无息的仿佛耳鬓厮磨缠绵悱恻都是他自己的一场春梦。

“墨漪你没事吧?”醉无言坐在他的身边有些担忧,墨漪闻言只是抬头笑笑然后摇了摇头。

“我能有什么事呢?”他搅了搅咖啡,将卡布奇诺面上的花纹搅得乱七八糟,然后抬起来如同饮酒一般一口饮了一大半。

蔓延开满口咖啡因的苦涩。

今晚又要失眠了。墨漪想着。

他起身结了账,婉拒了醉无言想要送他回去的请求,独自一人将围巾围在脖子上之后便推开了咖啡馆的门。

冷风瞬间灌入领口,冻得他一个哆嗦,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又忘了带大衣。

嗯,老是忘记也不是一个好习惯呢。

墨漪调整了一下围巾的位置,然后迈开腿朝着公寓急匆匆的走去,他太怕冷了。

“我回来了。”

打开门,依然是冷冰冰的没有丝毫人情味的地方,明明是熟悉的屋子。

墨漪脱下鞋子,将围巾随手拆下来丢在柜子上,压住那张看过无数次的纸条。他还是习惯性的在屋子里走了一圈,期待着那个身影的突然出现。

还是没有。

他离开卧室,突得有些烦躁。

快步走向沙发将自己瘫倒在那柔软的牛皮里深深的叹了口气,墨漪抬手抽出藏在茶几下的烟盒,取出一支来叼进嘴里,点燃。

毫无睡意。

咖啡因刺激着神经让它无法明白疲惫是什么感觉,可是心中的抑郁却压的墨漪有些喘不过气来。

漠榭啊。

这两个字就像魔咒一般紧紧地捆绑着他的心脏。

烟草的苦味侵入肺中,醇厚醉人的味道,配合着咖啡因,让人愈发的清明。

墨漪只吸了一口,缓缓吐出的烟云掩去了他的面容,唯有那点星火明明灭灭的不真切。他将余下的香烟全部按在烟灰缸中捻灭,长长的烟身折成两半,却拗执的不肯断裂。

也是,这么软的东西怎么断掉呢。

墨漪起身去了浴室,看着冰冷的器械他也很想如同电视剧里那样开着冷水,从头到脚的淋上一遍让自己发昏的头脑稍微清醒一点。

哪怕他其实没有喝酒。

可是墨漪不能,他明天还要上班,和许多许多人一样,投入到忙忙碌碌的又一天,投入到浑浑噩噩的又一天。

狭小的浴室让心跳声变得分外的明显起来,墨漪闭上眼,修长的食指按在左胸膛,感受着那火热而有力的心跳。

耳畔似乎还回荡着那性感的低喘。

手指隔着衬衫划过那敏感的乳尖,炽热得与冰凉指尖截然不同的两种温度似乎能够将人灼伤。

墨漪靠着墙坐下,曲起的双腿间除去了腰带的束缚已经无法掩藏。

相思缠绵入骨。

墨漪随着手的动作低喘着,一向清亮的嗓音此时此刻却同那低沉的烟嗓一般沙哑。

那双金色的眼瞳突兀的出现在眼前,带着疼惜和爱恋。

墨漪不知怎的突得落下泪来,模糊了那双银瞳中的哀愁。

“啊……”

不知道到底是舒服的喟叹还是无奈的叹息,带着几分如同咖啡般的苦涩。自我释放之后墨漪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不愿去多想什么,也无力再去多想什么。

他只是草草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空气中的麝香让他有点无法呼吸,于是他便仓皇的逃离了浴室将自己摔在床上。

柔软的大床如同母亲的双手,咖啡因带着兴奋感褪去之后便是如潮水般涌来的疲倦,连日里紧张的神经不知怎的突然松懈,墨漪觉得自己昏昏欲睡。

他想了想,还是决定睡觉。

无论是为了明天的工作也好,还是为了朋友的担心也好。醉无言说得对,他不能先累垮了。

只不过最后一件事情却是起身去找了手机握在手里。

墨漪在害怕,他害怕错过任何一条消息。

他打开屏幕看了一眼,不知道是屏幕的亮度太刺眼还是屏保上那双紧握的双手太刺眼,墨漪清楚的感觉到泪水的上涌。

他关了屏幕闭上眼睛,任由泪水滑落,濡湿了一小片枕巾。

“十二点了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