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育儿专题 母亲节征文】母亲那些有声的,和无声的语言

母亲质朴无华  却赐给每个子女强大能量

       母亲这段日子住在我家,昨天刚离开。回到跟她一起住的我们弟弟那里去。

       我不知道为什么,一夜无眠。现在母亲65岁,健在。我无法想象,有那么一天跟母亲永不相见,又该如何面对。。。。。。

        一夜时间,可以想到很多。

        可能是4岁的时候吧,不是记得很清楚。因为那时候弟弟还没有出生,我跟弟弟差5岁。所以我估计那时候该是三四岁左右。跟母亲睡同一头,睡在母亲的里侧。总是翻来覆去不好好睡,累了一天的母亲忍无可忍,大声呵斥:“再动,再动打你一顿!”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就跟定格了一样趴在那里,尽管姿势不是很舒服,却也一动也不敢动,然后一静下心,竟然几分钟之内就睡着了。现在对着翻来覆去的女儿,我也会说,再动,再动妈妈生气了!不过我还添加了一句话:你找好自己一个最舒服的姿势躺着,就不要动了,静下来就很快会睡着的。

        我们那时候姐妹多,母亲不可能跟我现在一样,面对一个孩子可以耐心地说话。我很理解。四岁时候的记忆,烙印一样,刻在我教育孩子时候严肃的脸上。

        在我9岁左右的时候,我会独立做手擀面。可是每次擀面杖放下去的那一刻,总是发出很响亮的声音。估计很多次了吧。有一个中午,我母亲在灶膛下烧火,把火钳啪的摔了,大声呵斥:“有谁做点事情跟你这样的?擀面竟然跟打鼓一样的。你就不要弄了,我自己来吧!”我连忙说,我不再让擀面杖发出声音了。然后母亲就一言不发继续烧火。我把事情做完。从此,我每擀一次面,都是在悄无声息中完成的。说到这个声音问题,我还记起来,小时候在我吃面条和喝汤时候,因为太大口或者怎么的,总是发出声音。被母亲用筷子用力打过几次头。然后到现在为止,我听到旁边的人吃饭发出挺不雅的声响时候,我心里就想,是因为小时候他妈妈的筷子少打的缘故吧!

        也是在八九岁的时候吧。我母亲那时候是做豆腐卖给人的,父亲是一门心思在自己几亩田地里的。姐姐们们不在家。我晚上陪着母亲做完事情,睡晚了,早上起晚了。母亲卖完豆腐回来了,父亲从田里回来了,发现我没有烧早饭,刚起床,就开始骂我。母亲边为我辩解,说孩子小,睡晚了起晚了没有什么的,一边立刻在灶前坐下来生火做饭。不知怎么的,我抬头便见到父亲手里一个搪瓷大碗扔向母亲的脑袋,母亲头一偏,大碗在墙上粉碎。我吓得魂飞魄散:要是砸到脑袋,会这样碎掉吗?事后我跟母亲说,爸爸骂我,你不要跟他吵架呢!母亲说:“我再不护你们,你们怎么办?”

       现在想起来,那时候我们的家况不好,在村子里没有什么威信。受尽欺负。母亲就跟一只老母鸡一样,挺身而出。虽然爸爸不是别人,但她也不让他骂我们。原本不该提起这件事,这是对已去世父亲的不敬。我不是气父亲,父母爱的方式不一样我不怪的。我只是想说,在那么困难的日子里,母亲的庇护是无处不在的。如今面对女儿,我有时候会凶,可要是爸爸凶女儿了,我是舍不得的。因为一直以来,我都感觉,在女儿幼小的心灵里,高大的父亲本身就有一种力量感,再凶女儿,那对孩子简直是一种心灵的创伤。童年时候母亲爱护我们的形象,总在我眼前重现。

       那时候,家里基本没有大笔的收入。可母亲还是让两个大女儿都上了中学,下面三个子女还上了大学。每年养猪卖来的,还有田里农作物的收入,留出供五个孩子吃饭外,全部拿去卖了。全部钱都用来给我们交了学费。生活费的来源是母亲买豆腐。早在十岁不到的某一天里,我无意间听到村里有人说给我听:你妈坐在路边,豆腐担子撂一边,在那数着今天赚了几元钱呢!不经意的话,让我当时回到家里失声痛哭。原来,小孩子也懂得心酸的滋味!后来问了母亲是否有这事,母亲淡淡地说;“这有什么奇怪的,卖了一个早上的豆腐,腿也酸了。路边石头上坐坐,休息一下,数数口袋里的几元钱,腿都迈得快一些呢!”如今随着年岁的增长,我一遍遍重现着母亲坐在路边数几张毛票的那一刻,我没有一次不是泪如泉涌。

       我上学那会儿是五年制,也没有幼儿园。在我上初一,也就是12岁那一年,家里没有另外的人。某个放学回家的傍晚,回家我第一声喊了母亲,没有应答。我就预感到不妙。冲进房间一看,母亲躺在床上暗自垂泪。我追问后知道大概意思是,因为原本就有矛盾,后门那户姓徐人家的男人,在老婆的怂恿下,竟然那天在祠堂里打了我母亲一顿。我当时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噌的一声,拔脚就逃,我要为我母亲报仇!是母亲下床死死拉着我不让我去,说我是鸡蛋碰石头,千万不要去。可是在母亲躺下后,我还是站在后门口,那户人家的门前,又哭又骂,从天亮到天黑,从天黑到人静。直到声音嘶哑。这是一个孩子唯一爱护母亲,表达愤怒的方法吧!

        我们家那时候因为孩子多,经济拮据。一年平均收入大概不到一千元。在农村里,女孩子一般不会读很多书的。我们二个姐姐读到中学就帮着父母干活,18岁便嫁人了。我上面有一个考上浙大的姐姐,毫无疑问要继续读完这书,我下面是弟弟,毫无疑问家里唯一的弟弟是要读书的。我在中间,是女孩。多少人跟母亲说,这孩子不用读书了做做帮手,也可以省一笔钱的。反对的人也包括我二个大的姐姐,因为母亲负担重了,也就是她俩负担重了。这一点我会理解的。母亲只有一句话:“要是她(就是指我)自己不说不想读,就让她继续读吧!”因为这句话,母亲尝到了更多的艰辛,背负了更多的压力。这一切,只有我跟母亲知道。虽然她也没有跟我说过。

       母亲的大半辈子都是为了五个孩子而汗流浃背。对孩子也是没有过好声气。她基本不跟我们讲大道理,不是打就是骂。我曾经心里暗想过:人家母亲的笑脸,和声细语,母子同乐的场景,不知道何年何月,是否有可能来到我的面前?其实现在想起来,母亲照顾着这样一家人,不甘人后,她确实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坐下来好好跟子女讲道理。她用自己的行动给我们做示范。我们自己已经做了母亲,可以想象:在她没有笑脸的日子里,她的内心又是如何的无奈,无助,煎熬。。。。

母亲是山野之花  却灿烂在子女的每一个小家

       如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母亲开始会跟我们开开玩笑,开始给我女儿,给她的外甥女儿,孙女儿唱几首她童年时候会的曲子,会给我们做出各种童年时候曾经多么令我们姐妹垂涎的小吃,会不再拒绝,偶尔谈起她小时候,我们小时侯的苦难日子。。。。。。希望如今快乐的日子多一些,再多一些。

       因为我们那时候都是孩子,不懂得取长补短,“身教重于言教”,母亲的个性做派是一股脑儿被我们默认了。她的五个子女,个个都是独立,自主,自尊,自爱,偶尔也自卑敏感。直到我们自己为人母为人妻了,我们也会分析自己身上存在的一些个性上的局限,母亲馈赠给我们人生财富的同时,我们也连带继承了母亲身上某些负性的东西。但是我们没有怪母亲的意思。我们想到的是怎么样让这些不好的个性在自己身上得以改良,进步。

       母亲也说过,她的人生,从五岁没有了娘,开始做童养媳至今六十多年了,写成书厚厚一本,拍成电视,都可以放上百集电视连剧续了。我没有能力再现母亲的人生,只是我作为女儿,对自己童年中,跟母亲相关的一些记忆的记录。我就断断续续记,断断续续写,某一天念给母亲听,我把她的人生写成了一本我念念不忘的书。

       百事孝为先。孝顺,孝一个老人,就是顺她。实在顺不了,就沟通,功夫不够,沟通不了,就继续顺着。对于自己的父母,我想没有任何子女,没有任何理由不孝顺。父亲已经去世了,母亲在我心里的分量是独一无二的。我跟与母亲一起生活的弟弟,弟媳妇都明确表示:在外面,在家里,都不要我的母亲在老年生活里受委屈。这是原则问题。做子女没有资格去争论老人的对与错,就像曾经嗷嗷待哺的你,那时候是没有资格选择喜欢喝谁的奶一样。

       我会因为母亲的幸福快乐,不顾及自身得失。这是我最坚持的事情之一。

       最后祝愿母亲更开心一些,心里更自在一些。祝福天下母亲安享晚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